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这一年,英雄年幼
    ,精彩小说免费!

    “我听说,这里有人召集人手对付我?我来看看,都有谁。”

    张扬平淡的看了看四周的人群,一张张熟悉的脸,似乎都在张家年会的时候到过。

    张扬一个一个的看着,目光很平淡,但是所有人心底却都升起一股紧张的感觉,这种压力,仿佛实在直面神明。

    张扬是神明吗?他不是,但是他比神明更可怕。

    张扬就这么看着,没有说话,丹青现在大厅的最高处,最中心的位置,这个位置本应该万众瞩目,但是此刻却显得异常的难看。

    没有人在意他,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张扬的身上,所有人,包括他自己。

    仿佛这个男人自身就有无穷无尽的吸引力,这个男人不管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都是焦点。

    而他不过是张扬面前的小丑罢了。

    “你就是张扬?哼,这里所有人…”丹青还不算太傻,抢先开口想将这里的人绑在自己的战车上。

    “张扬先生,我想您误会了,我只不过是为了还人情才来的罢了,和对付张家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纪中海抢先开口,张扬回来宛若一颗定心丸,将所有犹豫不定的人都彻底稳住了。

    不管神农谷再超然,也不能和国家抗衡,张扬是谁?

    孤狼少将,一国的守护神!

    代表国家,谁敢作对?

    “对对对,我们只是给神农谷面子,我们之前不知道这个小子想要对付张家!”

    “没错,张将军明鉴啊。”

    有了第一个,自然有第二个。

    试问这世间还有谁有胆量明目张胆的挑衅一个国家?就算东岛在不济,也有五位神级高手,还有十几万的自卫队啊。

    张扬在东岛的视频在场的有几个没看过?

    那是何等的神采?

    你神农谷有这个能耐吗?

    没有,所以,他们选择了张扬,没有选择神农谷。

    张扬淡然,不管他们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至少他们的态度给了,不过有些人自然是要清理的。

    刚刚张扬虽然没有到,但是张扬的神念却很清楚的看到了,有几个人和丹青举杯共饮,这些人,已经出局。

    “我是张扬,你又是什么东西?”

    张扬一步步的往前走,所有人的目光都只能注视他,仰望他。

    余胜男已经彻底没有看不起张扬的心思了。

    最开始张扬的确让她很失望,她甚至以为张扬不过是一个混吃等死的富二代,即使公司所有人对待张扬的态度不同,但是张扬却没有露出任何的发光点。

    期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对于张扬,余胜男是真的对他十分的期待,所有人都把张扬当做了救星。

    但是他却让余胜男失望了,或许应该说是当时让她失望了。

    现在的张扬,星光万丈!

    所有人不及张扬一丝一毫的光芒。

    张扬开路,身后的张正山夫妇,秦初雪三人自然是没有任何人敢阻拦。

    走到路的尽头,张扬一步踏上台阶,台阶之上是神农谷丹青,台阶之下是张扬。

    “哎,你,还没有资格喝这杯酒。”张扬将丹青手中酒杯取下。

    丹青眼中露出暴怒,身上的气息一瞬间就飙升了上去,下一瞬间就要催动法术。

    张扬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丹青神色顿时剧变,脑门上的汗珠不要命的往外渗出,脸色飞快的失去血色。

    手中捏着的法诀顿时一僵。

    那一瞬间,丹青在张扬的眼眸里看到了一个赤瞳赤发的男人,这个赤红的世界,丹青分不清地上流淌的是血液还是岩浆。

    这个赤发及腰的男人,让他感到了灵魂深处的恐惧…

    “回去告诉神农谷,张扬一定拜访!”张扬将眼神移向其他地方,丹青才陡然松了一口气,仿佛是逃脱了地狱一般。

    “师兄!”不远处一男一女穿着长袍,对着丹青叫道。

    丹青脸色苍白,眼神里望向张扬的时候带着深深的恐惧。

    “张扬!你可知道你在和什么人说话?”一男一女中看起来依旧稚嫩的男孩开口怒斥张扬。

    “哦?我在和什么人说话?”

    张扬嘴角有一丝冷漠,神农谷又如何,龙虎山都封山了,还差一个神农谷?

    所有人都露出嘲讽的眼神,你神农谷在我们面前作威作福高高在上也就算了,我们毕竟是凡人,但是张扬不是!

    “我们乃是神农谷弟子,你若是识相就将基因强化药剂的药方交出来!不然…”

    男孩眼中的自傲之色毫不掩饰,言语之间竟然还有威胁的意味。

    张扬笑了,他一笑,整个大厅所有人的开始肆无忌惮的笑起来。

    所有人都在笑,笑这男孩的无知,笑这个男孩的命运。

    张扬大笑,猛地举杯,所有人在一瞬间纷纷举杯,大厅里的笑声肆意,所有人举杯共饮。

    张扬仰头饮尽美酒“喝!”

    神农谷的少年少女惊恐的发现周围所有人都举杯共饮,所有人看向他们的眼神的是嘲讽,之前那种奉承的神色在张扬出现之后就已经消失了。

    “给你们一分钟,我不想再看到你们。”张扬平淡的说着,仿佛是在对着空气说话。

    但是丹青却猛地动了,将被众人包裹着的两个师门弟子,狼狈无比的向着门口冲去。

    仿佛是狼狈逃窜的野狗一般。

    张扬现在大厅中心,目光冰冷的看着三人逃离。

    丹青脑子里只有一个字,跑!

    为什么跑?

    因为恐惧,畏惧。

    他们乘兴而来,带着无限的期望,带着宗门的骄傲,带着高高在上的地位来了。

    现在他们却只能狼狈逃命,而且是在别人的允许之下才有资格逃命。

    屈辱充满了丹青的内心,凭什么,张扬能够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如此强大,强大到一眼就能让自己感觉到生命危险。

    丹青不知道,他现在只想着逃命。

    有人笑,有人沉默,有人仰望,张扬看着下面的所有人。

    只有张扬有资格现在高出俯视众生,不管是东方雄还是纪中海,不管是张正山还是秦初雪,这一刻都明白,张扬不倒,他们长存。无数年过去之后,所有人依旧会记得这一年,这一天,英雄年幼,万众瞩目,举杯饮酒,写一段风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