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 独门按摩手法
    ,精彩小说免费!

    “按摩?”

    南宫婉儿懵了。

    “恩,按摩,就是那种把全身衣服脱掉,我们坦诚相见,然后我给你揉一揉,捏一捏…恩,就这个。”

    张扬眼神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南宫婉儿的身材。

    自从南宫婉儿醒来之后,自己似乎都没有机会再莫这具火辣的身材了。

    每一次见到南宫婉儿,张扬就忍不住的回想之前那股糅软。

    “你怎么不去死!”南宫婉儿二话不说拔出了剑。

    “哼,我不想死,谁都杀不了我!”张扬不屑的说着。

    “去死,我就算死在这里也不会同意的!”南宫婉儿恨恨的说着。

    “切,傲娇什么?又不是没看过…”张扬撇嘴。

    “老娘和你拼了!”

    ……

    “哦~嗯~舒服~”

    山洞里,夜幕下,一阵阵让处男心颤的声音从这小小的山洞里传出。

    准确的说是从张扬的身体之下传出。

    别误会,张扬现在虽然也是一种满血复活状态,但是他穿着衣服…

    “我说…你就不能不出声?”张扬嘴角一抽。

    这个南宫婉儿刚刚还不要,结果被自己强行按了几下之后就变了。

    嘴里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啊…

    “知道本大爷的厉害了吧?”张扬双手有一层淡淡的红光,不断的捏拿着南宫婉儿的身体。

    南宫婉儿脸色通红,她本来是不想叫出声的,但是张扬的手法真的是太棒了,让她情不自禁的就叫出来了。

    “喂!你裤子里的棒子搁着我了!你是用棍棒类法器的?”

    南宫婉儿疑惑的讯问着。

    “废话多,老实的趴着!不知道不要说话!”张扬面色淡然。

    “我这如意金箍棒不是你能打主意的。”

    张扬的灵力透过南宫婉儿的身体开始修复她的经脉。

    时间到了第三天。

    “轰!”

    似乎有人在战斗。

    “畜牲,你刚刚说什么?!”

    有人在怒吼。

    “嘿嘿嘿,我说,那个女人已经被我杀了,不信你们可以去那边的草原,那里还有她的血迹。”

    恶魔乔拉哈哈大笑,沙哑的声音里又说不出的阴森恐怖之感。

    “是西方的强者,我就是被他重伤之后才晕倒的!”

    南宫婉儿顿时心里升起一股怒火“我的人来找我了,还有多久我的修为才能恢复?”

    张扬咂嘴,回味了一下那股糅软的触感,还有南宫婉儿那件引人心神的红肚兜。

    充满了古典和诱或的味道,真是让人有一种犯罪的冲动。

    “今天已经可以动用灵气了,不过我还是奉劝你,能不用灵气,就别用,重塑经脉,这种好事,对你来说不仅仅是疗伤…”

    张扬点到即止。

    “结,北斗七星剑阵,诛了此魔为宫主报仇!”

    有人脚踏七星,剑意凛然。

    “好!”

    其余人附和。

    恶魔乔拉却不屑一笑“阵法吗?哼,我有撒旦给予的最强**,你们的剑不过是给我挠痒痒而已!”

    蜀山剑宫的七人开始和恶魔乔拉碰撞起来,剧烈的波动很快就吸引了大量的二阶灵兽的注意。

    “速战速决!”

    其中一人说道“用天罡剑吧!”

    “不行!”

    没有等其他人说话,南宫婉儿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那个混蛋知道天罡剑的用法,他见我用过。”

    “宫主?!”七个背剑的男人同时露出惊喜的神色。

    “哼,这次我有七个高手保护,我看你能够怎么办!”

    南宫婉儿盯着恶魔,然后道“我们走,看他敢不敢拦我!”

    其实南宫婉儿是心里没有普的,因为她不是筑基巅峰,所以更本没有办法了解筑基巅峰强者的心里。

    筑基巅峰强者,虽然顾忌北斗七星剑阵的威力,但是他们的骄傲却不可能允许让他们眼睁睁的看着到手的八个人头飞走。

    这可是八千分!

    一个人头一千分!

    这是什么概念?

    这一个人头几乎可以和一千颗一阶灵草相比,和一个一头四阶灵兽内丹相提并论。

    选择牧兽场的人很少,所以不管恶魔乔拉努力了二十多天,但是他的收获依旧不过收获了一颗人头,其他的都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张扬站在南宫婉儿身边,看着乔拉,最强**?

    你是在说我吗?

    “哼,想走?”乔拉手中一把金属大剑出现“还是留下来吧!”

    “宫主,怎么办?”七个背剑男人有人讯问。

    “用七星天罡剑!你们七位一体,足够了!”

    南宫婉儿一瞬间就又回到了那个冰冷的形象,杀伐果断。

    “好,布阵!”

    ……

    “这个天罡剑倒是厉害啊。”张扬望着远去的恶魔乔拉。

    “哼,我蜀山无上剑阵岂是你能想象?”朱不二冷哼一声,对于这个宫主捡回来的散修一脸的不满。

    “宫主,我们是来寻宝的,带一个拖油瓶会影响我们的。”

    朱不二皱眉。

    他是蜀山剑宫的首席长老,和南宫婉儿同时入宗,百年之前就对南宫婉儿情根深种。

    现在看到一个散修莫名其妙的就出现在南宫婉儿身边,自然是有一种危机感。

    剩下的几个蜀山长老都是相互对视一眼,苦笑摇头。

    “哎,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第一,我不是拖油瓶!第二,是你们宫主求我留下来的。”

    张扬冷笑,这个朱不二,一开始就对自己冷言冷语,哼,这老小子怕是对南宫婉儿有这特殊感情。

    “还说不是拖油瓶?你的气息不过筑基中期,哼,我们这里任何一人都足以击败你!”

    朱不二目光微冷。

    张扬眼中闪过一丝寒芒,正要出手教训教训这个朱不二,南宫婉儿立刻对着朱不二道“朱不二,我在的时候还轮不到你说话!”

    “这个人,对我有重要作用!”南宫婉儿皱眉,看着张扬,脑海里顿时闪过昨晚的场景,顿时脸上出现了一层红韵。

    张扬原本只是打算就人一命,没想到居然被人敌视了。

    “我可没时间陪你们玩,我还有事,就此别过。”

    张扬心里不屑的一笑,朱不二,只是一个筑基第七境的修士而已,对于张扬而言,忽略不计。

    但是张扬的不屑并没有被朱不二看到,甚至他以为这和散修是怕了他。

    “哼,识相的就快滚,我们还要去凶兽巢穴,你走了我们还轻松一点。”

    朱不二哈哈一笑,南宫婉儿皱眉。

    她可不愿意让张扬走,至少现在不愿意,这个男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他却能够治疗自己的伤势。

    “呵,我这人就是喜欢挑战,不好意思,我不走了!”

    张扬原本的确是要离开,但是没想到这蜀山的人居然还知道凶兽巢穴,这种地方怎么能够放过?

    “你过来,我给你按摩一下。”

    张扬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一丝笑意。

    按摩?!

    剩下七人僵直的看着南宫婉儿… 只见原本高冷的宫主如今脸蛋红润,眼神谜离“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