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9章 一瓶好酒杀一人
    ,精彩小说免费!

    “胡厅,你这是?”京城大学校长已经懵逼,说实话,活了一大把年纪了,他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了。

    早就听说了这胡黑面是出了名的不通人情啊,不管是警嚓的大换血还是最近的执法程度都极为的苛刻。

    但是校长看着面前那个低头鞠躬的男人,实在是有些看不出来,这特么那里是黑面神?

    “我去,轻语,我感觉护花哥火了。”夏萌萌瞪大了眼睛。

    黑面神胡华看到张扬二话不说先来个鞠躬,这算什么?

    这是战术还是战略?

    孟轻语都懵了,这个胡华谁不知道?她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自己亲爸就被这个黑面神给推下岗位的吧?要不是这个男人,也许孟浩然已经是警嚓第一人了。

    还有那个看起来挺精神的,怎么今天都转性了,张扬的来历到底是什么,怎么会这么大?

    此刻若是再想不明白张扬来头巨大孟轻语都可以找一块板砖拍死自己。

    “都离远一点,一会连云宗和**道的筑基高手估计都回来,哼,我倒要看看,这两个宗门有多厉害!”

    张扬将第二个酒瓶扔出,身体站了起来,整个人气势高涨。

    “既然来了,就出来吧,让我看看你们是那些大神,我张扬到底惹的惹不起!”

    张扬的话如同有些莫大的力量,将空间都为之震动一般。

    天空居然多出几道涟漪,有几个人影显化。

    赫然就是**道掌门,飞燕大长老,连云宗宗主和云山长老。

    四个筑基,都不过筑基一二境,这种修为,不管是太阳真火,天元剑,斩神刀,还是其他的招式,都可以轻易灭之。

    “怎么,两个威名赫赫的宗门最后仅仅只有四个筑基高手?”

    连云宗宗主皱眉,他能够感觉到张扬的不平凡,但是在他的神念中,张扬就是一个普通人,这种感觉极为的矛盾。

    就如同一把绝世的剑,却是把木剑,但是却有些极致的锋芒。

    很矛盾,很危险。

    张扬第三瓶酒在手,大喝一口,周围胡华等人已经散开。

    张扬大步走去,如同洒踏流星。

    “宋佳在什么地方?”

    张扬轻声的讯问,目光很凛冽的看着两个女人,不用怀疑,这两人应该就是**道的人。

    “宋佳已经被我收为弟子,这事我已经和宋家说明,不知道友有何指教?”

    飞燕大长老总感觉这个张扬危险无比。

    “收为弟子?她可是自愿?”张扬点了点头,喝了一口酒。

    飞燕大长老想了想,拜师学艺的确是自愿。

    “自愿,我没强求。”

    张扬眉头一挑,这到让他有些惊讶了,不过想想也是,宋佳一个缺乏自信的丫头,有一天被人告知自己是天才的时候,也会忍不住点头同意吧?

    “那好,此事作罢,我再问你,宋佳的婚事可有此事?是否自愿?”

    张扬盯着飞燕大长老。

    连云宗宗主皱眉“联姻一事自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们做的决定和他们自愿做的,有什么区别?”

    张扬没有说话,但是天幕中已经金光一闪!

    连云宗宗主根本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右手已经直接掉落!

    没有鲜血喷洒,张扬故意以极高的温度将连云宗宗主的伤口烫成焦糊之状。

    血管和血肉混合在一起,根本没有学喷出来。

    张扬眼神冰冷。

    “我让你说话了吗?!再说一句,我宰了你!”

    连云宗宗主脸色微白,修炼者,这点伤势算得了什么?只是张扬的实力却太恐怖了。

    这是何等的修为?

    剩下三人心中一惊,都偷偷的升起一丝的后怕之色。

    “我在问你一句,她到底是不是自愿的?”

    张扬语气冰冷,一字一句的对着飞燕大长老说着。

    “不…不是…”

    飞燕大长老平时身份何等尊贵,那里能够如此轻易就认输?

    但是张扬的威压太过恐怖,那种普通面临尸山尸海的感觉。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扛得住的。

    即使飞燕大长老极力想要抵抗也更本没有任何作用无奈之下只能承认。

    “好,你告诉我,龙国法律里有没有关于修士强行安排普通人命运的相关内容。”张扬手中烈酒浇剑。

    仿佛是想给手中利刃一同痛饮一般。

    “有的,只不过因为时间太过仓促,未曾定下当地怎么刑法。”

    胡华恭敬的回答。

    “既然如此,我就给你们做个决定如何?”

    张扬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求之不得!”

    胡华心中大定,张扬的决定和龙国高层的决定无疑是相差不多的。

    “斩!”

    张扬手中天元剑早已因为主人心中的杀意而剑意凛然。

    此刻张扬嘴唇一吐,斩!

    人还没动,剑锋已出。

    三尺青锋奔驰而去,势不可挡!

    飞燕大长老脸色大变,手中白绫飞出三丈,一把卷住张扬的剑。

    但是张扬的剑无坚不摧,就算天下至柔也只能被一分为二,白绫刹那之间被剑锋撕裂。

    飞燕大长老右手一抖一个碧绿手环立刻飞出迎风而涨。

    飞燕大长老拉着这个变大不少的碧绿环准备抵挡这一剑。

    但是天元剑怎么也是天剑老人这种筑基巅峰的绝世强者耗尽一生心血所造就的法宝,和一个筑基一境的法宝之间,根本没有比较性。

    “碰!”

    金石交错之声响起,原本作为飞燕大长老本命法宝的碧环在金石交响之中一分为二。

    飞燕大长老眼神中充满了不敢置信的神色,脖颈之处有一道血痕悄然浮现。

    “碰!”

    飞燕大长老身体落下,尸首分离。

    **道大长老接不住张扬一剑!

    胡华眼中闪过一丝笃定,这是必然的,但是也有一丝向往之色。

    张扬的实力已经深不可测,他才是修炼者一生所追逐的对象。

    “饮酒之间割人头,杀人不过头点地,好一个风华绝代的人物啊。”

    京城大学某个文学系的教授忍不住眼中大放异彩。

    此等人物如同当年诗仙李白一般,当真是已经站立在绝对的顶端,高处不胜寒的寂寞。

    人未动剑已出,绝世之间却没有人能够抵挡这一剑。

    这人到底是谁?

    天元剑一剑功成又折回张扬身边,飞舞之间宛若一个有生命的孩子。

    张扬提起第四瓶酒。

    “这第四瓶,你们谁敢和我共饮?”

    张扬盯着天空中已经面无人色的三人,指尖微弹,酒瓶已开,酒香再次蔓延开来。“倘若不饮,那我希望能够在我喝完这瓶酒之前,看到宋佳本人,若是人未到,我一瓶好酒杀一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