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0章 再斩一人
    ,精彩小说免费!

    “前辈到底什么人,为何和我两宗过意不去?!”

    云山忍不住讯问,在刚刚飞燕大长老人头落地之时,**道掌门就已经通知弟子火速带着宋佳前来了。

    也不知道能不能赶上。

    “我能是什么人,一个普通人,沉浸红尘间的一名浪人。”

    张扬心里也是有几分的自我陶醉。

    普通人?你骗鬼的吧?

    普通人能有这个实力?一句话就斩了一个筑基高手?

    就是刚刚被斩一臂的连云宗宗主都不敢喘一口大气。

    那飞燕大长老的碧环乃是一品法宝,自己本命法宝也不过一把飞剑,也不过一品法宝。

    那人身边长剑飞舞分明已经通灵怕是二品法宝也不无可能。

    若是惹得这家伙不高兴,刷刷刷几下,岂不是都成了他剑下亡魂?

    “你们最好快一点,我喝酒的速度,可不慢。”

    张扬一口酒下肚,瓶中烈酒已经去了四分之一。

    这么下去再来三口,三人之中怕都是一人陨落。

    “秦若冰,他到底是谁?”孟轻语忍不住讯问。

    张扬这一人一剑一瓶酒,就斩了三位筑基高手。

    这种修为怕是绝世无双,就算张扬不说,秦若冰不说,在场的人也没有一个是傻子。

    张扬是个狠人,这种狠人举手投足之间都是血海翻滚,这种人不可能默默无闻。

    “呵呵,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对于你来说,已经毫无意义。”

    秦若冰眼中露出嘲讽。

    “当初说你蠢,就是因为你有眼无珠。”秦若冰冷漠的说着。

    “…秦若冰,你怎么说话的?”夏萌萌眼中一冷。

    孟轻语再怎么也是她朋友,而且刚刚才被洛子夜伤害过。

    这个秦若冰可真的不会说话。

    “哼,自作孽不可活。”

    秦若冰冷哼一声不在多说。

    张扬回头看了看,秦若冰说话虽然不好听,不过张扬感觉,她说的不错。

    他张扬的身份对于孟家来说,知道了,反而是一种永远都难以释怀的遗憾,既然没有了机会,还不如忘记。

    “算了,萌萌,她说的不错,是我当初瞎了眼,是非不分。”

    孟轻语心情复杂,心里当真不是个滋味。

    特别是看着洛子夜,在那几个筑基高手没有出现的时候就如同丧家之犬,在有宗门高手出现之后却又变得猖狂起来。

    只是张扬理都没有理他,就当他是个小丑一般在一边大放厥词。

    而在张扬弹指饮酒之间再斩一人的时候,洛子夜又跪了。

    略显细长的头发带来的不是潇洒和不羁,而是恶心。

    孟轻语头一次在洛子夜身上感受到了恶心的情绪。

    将洛子夜推开,孟轻语现在想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祈求宋佳平安,然后回家。

    也不奢望张扬这种男人的原谅了,这个男人何须要自己的原谅?

    以前一直以为多说一句都是对张扬的施舍,现在才知道张扬是带着怜悯的态度才和自己多说废话。

    张扬喝着酒,不说话,他不说话,对面三人没有人敢动。

    刘莉真的沉醉了,她见过张扬踩着楚天豪登上江南老大的地位,看着张扬一步步崛起。

    但是都没有这一次来的震撼。

    情种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生长着,变大,但是刘莉却发现,这个男人真的是她一辈子的冤家。

    种了情,却没有了斩情的想法。

    她走上了无情的修炼之路,却在内心深处,为张扬动了真情。

    “还有一口酒。”张扬摇晃着酒瓶子,眼中似有炽火红莲,又有金乌盘旋。

    在三个筑基高手的眼中,张扬已经彻底改变了模样。

    他的身躯有万丈,身上有赤红帝袍,身后有大日沉浮,身前有红莲万朵,头顶有金乌盘旋,脚踩大道三千。

    这是何等的身姿。

    他是张扬还是传说中的赤帝?

    没有人知道。

    但是在普通人的眼中张扬却依旧那样,一口酒,一颗头!

    烈酒已尽,人头何在?

    “宋佳没有到,既然如此,剑来,斩!”

    张扬手中剑指一动,天元剑一剑斩出,对着连云宗长老云山就是一道璀璨的赤金剑芒。

    “不!”

    云山身边有隐隐有一座巨山隐藏在云雾之中,云山法相。

    张扬倒是眉头一挑。

    “法相?”

    云山的法相就是一座大山,张扬神念一扫“有意思,云山法相之中还有一座云山法宝。”

    “难怪被称为云山长老,不管是法相还是法宝都是和云山这个词很相近。”

    张扬淡淡的点评着。

    “不动如山!”云山浑身灵气暴涨人,法相,法宝三位一体合三为一。

    防御力瞬间上升了数个层次。

    “颇有创新,但是实力不足,可取一二,以为后人学习。”

    张扬点头。

    天空中赤金剑芒却已经如同半月的月牙,从天空中的巨大云雾山峰中瞬间穿透。

    张扬右手一提,第五瓶酒落在手中。

    “碰!”

    云山长老人头落地。

    “胡华,你记下刚刚云山的招式了吗?”张扬一口烈酒下肚,回头看着已经震惊的胡华。

    胡华这才恍然醒悟“记住了,三位一体,此法必定会记录在每一个修炼班中,这次学生修炼。”

    张扬点点头,天空已经只剩下两个人。

    两宗宗主!

    不管是连云宗还是**道此刻都已经彻底面无人色。

    他们想逃,但是却逃不了。

    “再给你们一瓶酒的时间,倘若再见不到人…”

    张扬不怀好意的看了看两人。

    两人心里一凉,他还要再斩一人?!

    “算了,不一个一个的斩了,我直接一起送你们归西,然后再踏平你们的宗门,亲自将宋佳带回来!”

    张扬眼中露出一丝不耐烦。

    “不要,很快了,我的门人说马上就到!”**道的宫装女人彻底受不了了。

    自从当了宗主之后,多少年了?

    多少年没有遇到这种生死危机了?

    不过是收了一个天才弟子,有安排了一段婚姻罢了,这可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命,放在宋佳的身上绝对是高看她了。

    但是那里想到一个普通人的朋友里居然隐藏了一个不知道修为多高的老怪物!

    “那好,你还有一瓶酒的时间。”张扬淡淡的说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