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3章 牧星使姜天阳
    ,精彩小说免费!

    “你是怎么发现的?”

    有人生从天空响起,仙人俯首,顾盼之间就有着一股子仙气。

    “我已经完美筑基,神海道藏已开,神念宛若汪洋大海。你一缕残魂,再厉害也逃不过我的神念。”

    张扬身上已经开始燃烧,烈火神甲,赤帝火皇身自带神通。

    配合赤帝火皇身一起使用防御力量大大提升。

    “不知道前辈何人,藏在这小小世界,不感觉寂寞吗?”

    张扬双目之中有金光闪过,头顶三丈有一柄无柄金色大刀,以神念为刀,斩尽敌方神魂。

    斩神刀,连神道修士都极为忌惮的神通法术,张扬不知道对面的修士到底是练气练体或者练神。

    但是一缕残魂,不管他生前是什么修士,都会忌惮这斩神刀。

    “有意思的小家伙,还会斩神刀,可比第一个进来的人有天赋多了。”

    天空中,那道身影飘然若仙,一身青袍之下有一张平凡的面孔。

    “我自然不是他可以媲美的。”张扬瞥了一眼林天狼,林天狼嘴角抽了抽,没说话。

    “说吧,你藏身在这里意欲如何?”张扬淡然的说着,此刻他的神念却紧张的盯着上面的那缕残魂。

    “哈哈哈,小家伙,知道我是谁吗?”天空中青袍飞舞,让人看不清他的脸。

    “我乃天庭驻扎此星的紫节牧星使,为天庭牧守一方,你觉得你一个区区筑基的小东西值得我如此?”

    青袍男人脚底浮云散去,浑身有些紫气笼罩,眉心有一点紫砂,身后有天意九重。

    九重天之主,地球地位最为尊贵的男人。

    紫节牧星使!

    张扬心里也是微微一惊,没想到这黄纸伞竟然有如此来头?

    但是随即他就有几分释然。

    除了这种大人物,又有谁能够绘制出天庭三分美景?

    三千琼楼玉宇可是千古奇观。

    “竟然是牧星使大人,我倒是失礼了。”张扬眼神微微动了动,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没想到区区林家居然有如此机缘能够得到曾经地球之主的法器。

    张扬微微鞠躬“鄙人张扬,天庭山神神位,额,手里还有一个地御的地御印。”

    “恩,在你身上,我已经感受到了这股气息,不然我也不会这么容易现身。”

    紫节牧星使点点头,眼中露出打量之色,仔细打量张扬,发现这家伙是真的天资聪慧。

    年龄不到二十,不到弱冠之龄就有了筑基修为,也算是后生可畏。

    不过他总觉得张扬身后那个已经消失的帝袍法相有些像是赤帝的身影?

    难道这小子得到了赤帝传承?

    一想到这里,青袍牧星使眼神中顿时流露出一丝异色。

    “本尊当年也不过如此,你们过来,本尊还有事情讯问你们。”

    青袍男人虽然仅仅只有一丝残魂,但是此人生前境界却不知道已经修炼到了多么恐怖的地步。

    他一言一语之间就能够让张扬都感觉道一种莫名的压力。

    这是权势的压力。

    张扬默默的上前一步,他收回了自己的一些攻击手段,但是心底却没有丝毫的松懈。

    修炼界的残酷可是出了名的,只要有一丝机会,都有可能会阴沟翻船,还是小心为妙。

    “自从上次天庭征战到现在,过去了多久了?”

    青袍男人走到了一座小楼之上,盘膝而坐,看起来平和淡然。

    林天狼现在脑子里很乱,现在这两个人说话的内容让他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什么牧星使,山神,天庭之类的。

    但是他却能够清楚的感觉到那个突然出现的男人的可怕,连张扬都忌惮的人,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林天狼心里默默的想着。

    很明显,张扬和那个青袍男人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们是修炼者,而自己仅仅只是武者。

    所以林天狼并没有动身,在青袍男人面前,就算他一生戎马,也感觉十分的不适。

    张扬独自跟着这位牧星使走进了阁楼。

    “我不知道。”张扬对于牧星使的话只能淡淡的摇头。

    “我只知道,千年之前,天庭南天门突然封闭,从此就再也不和人间联系。”

    张扬将他从徐浪那里得到的情报适当的说出去一些。

    “千年之前,没想到这一觉醒来,已经过了一千年了。”

    牧星使笑着摇摇头,眼神里却充满了一丝怒火。

    他是堂堂天庭牧星使,却在他镇守的星球之上被异族修炼者围杀!

    仅仅只剩下一丝残魂苟延残喘,不管是谁都会为此而感到愤怒。

    “是的。”

    张扬缓缓点头,他还没有把握住如何和一个牧星使说话,但是他不需要在意。

    就算是牧星使,张扬斩神刀在手,也不畏惧。

    “小家伙,不用紧张,就算夺舍,我也不会夺你的。”青袍男人淡然一笑,在他身上,张扬才看到了什么叫做儒雅。

    “我堂堂天王子孙,怎么会做出残害同袍之事?”青袍男人不屑的说着,从他的眼眸里,张扬看到了一种孤傲。

    是的没错,就是孤傲。

    “你应该去过天庭吧?就在不久之前,我能够感受到你身体上天庭的气味。”

    青袍男人自顾自的说着。

    “是的,我去了,就在不就之前,天庭已经毁了。”

    张扬微微一叹。

    “…”青袍男人沉默了一会,张扬没有等待这个男人,即使是天庭牧星使,也不过一丝残魂。

    凭借一丝残魂就想占据主动?

    张扬可不是千年之前的古人,对天庭的敬畏也没有么多么。

    即使你知道关于星空古路的事又如何?不过是黄纸伞里的一丝残魂罢了,在我面前摆谱?

    “牧星使大人,张某还有事,倘若没有什么事,我先告辞。”

    张扬转身,手中青铜长戈已经出现,这战戈是张扬目前为止最强力的法宝。

    青袍男人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这战戈,他认识,是天庭制式武器。

    只有元婴期才能够配制的三品法宝。

    上面有天庭道法加持,利于破甲,破气。

    “等等!”

    青袍男人深深一口气。

    “我想和你做一个交易!”

    张扬已经转了身背对着青袍男人,听到这句话,张扬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不知道,牧星使大人怎么称呼?”

    张扬淡淡的讯问着,从刚刚这个青袍男人出现,到现在,几乎都是他在掌握主动,一直讯问张扬。

    直到现在张扬才扳回了局势。“姜天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