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3章 有请下一位
    ,精彩小说免费!

    “所谓的战斗,那是建立在两个人修为实力差不多的前提之下,双方激烈的碰撞,那才叫战斗,而国子监,等着被我碾压吧。”

    张扬在夜幕中缓缓的前行,他住在军部,但是依旧会在夜里出来走动一下,看看这个世界的帝都繁华。

    帝都之内依旧是灯火通明,明亮的灯火将整个帝都都照亮,这个帝都的心脏,即使在夜晚,也在告诉的发展着。

    有人说这里是歌舞升平的不夜城,有人说,这里是埋没人才的英雄冢,有人说,这里是纸醉金迷的销金窟。

    身份遭遇让这个诺大的城市在无数人严重同时有着无数的身份。

    张扬淡然,对于世人来说明天的战斗就如同是看戏一般,有很多人甚至都认为国子监赢定了,毕竟将军台可是要抗住对面三个人的连续攻击才可以。

    但是张扬一个人,那里可能打的过对面三人车轮战。

    这一开始就是一场不公平的战斗,但是只有经历过不公平,才能更加证明自己的实力足以成就将军。

    “来吧来吧,我都迫不及待了。”

    张扬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整个人变得超然起来,所说金丹期他还有些弱小,那么元婴期的他,注定要横扫所有强者,问鼎小世界最强的战力!

    ……

    时间过得很快,不管是普通人还是修士已经早早的等待下天斗大殿之内,这个所谓的天斗大殿大概就是为了制造给大量人看的格斗场,场地异常的巨大!

    “来来来,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军部和国子监的交锋,战火再起,有没有人来赌一场的?”

    一个极为大嗓门的男人扯着嗓子在这天斗大殿门前说着。

    张扬都被吸引了一下目光。

    “买国子监赔率一赔一点五,买军部获胜一赔十!”

    这个声音接着想起来,张扬脸色顿时就露出了几分无语。

    有没有搞错,自己一赔十?

    自己就这么不堪?

    你们见过强者吗?见过什么是真正的盖世英雄吗?

    算了,不跟你们计较,一会就冲你们的愚蠢行为,我都得多揍几拳你们的国子监强者!

    军部的人已经提前入场准备维持秩序了,张扬也进入了天斗大殿,一进来,就感觉这气氛是尤为的热烈。

    “国子监,毕胜!”

    “九松最强!”

    “魏云必胜!”

    “高长歌最帅!”

    一片呼喊之声,张扬看去,不少少女,豆蔻年华不顾形象举着彩旗,彩旗之上分别写着九松,魏云和高长歌。

    反正是彩旗招展,锣鼓声天!

    难道这小世界还有追星一说?

    就在张扬有些发愣的时候,国子监的人突然走了经开,核心赫然就是三个穿着儒袍的年轻男人。

    每一个都长的丰神俊朗,读书人特有的气质在他们眉宇之间散发的淋漓尽致。

    张扬撇了撇嘴,没说什么,倒是身后不少男人看着全场女人都为了那这个书生抛头露面,疯狂痴迷,也有些酸溜溜起来。

    “哼,等我有了实力,我一定打得他们跪地求饶!”

    有男人眼中闪过一丝妒火。

    “英雄,我辈楷模,看来我们是英雄所见略同,那些愚蠢的女人那里知道她们身边就是下一个传说的种子?”

    有人符合。

    “少侠过奖。”

    张扬嘴角抽了抽,那里来的奇葩。

    他准备上台了,时间也差不多了。

    “哼,怎么?你们军部的人怎么还没到,莫不是到了最后关头怕了不成?”

    九松是第一个上场的,他嘴角露出一丝不屑,书生意气似乎在他这里显得更是彻底,不把一切放在眼里的态度,让所有人眼前一亮。

    天武侯没说话,怕了?

    张扬怕什么?

    洞虚大能都斩了,你觉得你比洞虚强?

    天武侯懒得说什么,这群书生除了眼高手低,就是没皮没脸了。

    “哈哈哈,怎么连和我对话的勇气都没有了吗?”

    很明显九松大概是误会了,还以为军部怂了。

    看台之上,坐着三个白袍男人,分别是此次来和张扬对战的三个青年俊杰的师尊。

    九松开场先声夺人的气势让他的师尊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不错不错,书生意气就要这么挥斥方遒。

    没有指点江山的魄力,那里来的提升实力的动力?

    “张扬何在,可敢现身一战?!”

    九松的气势越发的高涨,张扬迟迟不出现让他心里的自我膨胀到了极点。

    天武侯和军部其他一些大人物对视一眼,均看到别人眼中那一丝不屑。

    “是时候了。”

    天武侯仿佛是感受到了什么,目光落在了渐渐走来的张扬身上。

    这个男人,就连元婴后期的他都没有办法摸清楚深浅,一个区区元婴初期的书生,就敢和他叫板?

    张扬缓缓的上台,看都没看九松一眼:“那谁,对就你,来吧,我就是张扬,让你先出手。”

    张扬可谓是真的嚣张,让你先出手?

    你真当自己是什么盖世强者了?

    “我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还有,要让,也是我让你,军部的莽夫!”

    九松脸色难看的看着张扬。

    “你让我?就凭你?”

    张扬笑了,他第一次拿正要看了看这个九松,然后整个人就消失了。

    至少在九松的面前是这样,没有法力波动,没有空间波动,他消失了?!

    原本怡然自得的白袍老头突然就瞪大了眼睛,在观众的眼里,张扬不是消失了,而是位置移动。

    “就你,你让我?”

    张扬的声音从九松的身后传出:“既然如此,我就是不客气了。”

    张扬一把抓住九松的脖子,像是提小鸡一般将他提起来。

    “…九松,你在干什么,反击啊!”

    白袍老头急了,九松怎么就像是霜打了的茄子,一瞬间就没有了刚刚那股子锐气了?

    这一个戏剧性的变化让整个天斗大殿都爆发了一阵不敢置信的喧哗。

    怎么可能,九松可是国子监有名的强者,元婴初期,已经是当时天骄,怎么可能将一个军部的莽夫都打不过?

    “下面,我要动手了!”

    张扬早在抓住九松的瞬间,灵气就将九松的经脉全部截断,让他灵气不能运转,身体不能动弹,只能任由自己乱来。

    张扬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看着国子监的方向,一拳直接将九松英俊的面庞打出鼻血。

    “爽!”

    张扬将这九松直接用灵气托起来。双手和双腿不停的像是打沙包一般疯狂的输出。

    “轰!”

    不知道九松被打成了什么模样,张扬最后一拳将他击飞落在了国子监的位置附近。

    “有请下一位!”张扬淡淡的说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