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6章 夜七
    ,精彩小说免费!

    能够以打网游游戏一般轻松愉快的升级,这种好事,就算张扬的系统似乎都有些比不上。

    只要全天刷怪,岂不是修为就像是坐火箭一般,蹭蹭蹭的向上窜?

    这种事情,太不合理了。

    在这片广阔天地里,张扬感觉这肯定是人造的,天道绝对不可能做这么有失平衡的事。

    “没错,看来大人真的不知道这件事。”张辰语气里有几分失望,在他讲述这天外天的时候,张扬的眼里除了震惊和不解之外,没有其他的感情。

    这种神色不应该出现在能够进入天外天的人的脸上。

    张扬点点头:“我不是天外天的进入者,如果没什么事,你可以离开了,下次若是不打招呼就进来,斩!”

    张扬神色淡然,若不是这小子给自己说了一下天外天的事,他还真的不会这么容易的让这人离开。

    张辰皱眉:“大人,天罡张家并没有想和你为敌的意思。”

    “我知道了,我就想看看,到底有多少人,还觉得我是一个软柿子,想捏就捏?”

    张扬笑了笑:“你回去吧。”

    ……

    真正站在整个世界顶端的家族,他们的态度都是惊人的相似。

    在东杰城最大的青楼处,张扬还在寻花问柳,对于张扬来说,就是来玩一玩罢了。

    “哟,这位爷,里面请!”老鸨都是有眼力劲的人,一眼就看出来了张扬的不凡。

    张扬笑了笑,这种服务态度,难怪能够成为东杰城第一青楼,只不过这青楼背后势力但是挺神秘的。

    他就是为此而来。

    “听说这醉月楼新来了一个花魁,有沉鱼落雁之姿,闭月羞花之貌。”

    张扬坐下,一边一个身穿白衣的男人就对着张扬开口。

    “这花魁确实是有几分姿色的,大人不妨抢回家中,宠爱一番?”

    白袍公子哥身边一个憨厚老实的中年男人就这么直愣愣的站着,而他本人却是一脸懒散的瘫软在座椅之上,看起来慢慢的都是傲娇公子哥的模样。

    张扬看了看四周,对着这个男人笑了笑:“我都没想到在这里和你们见面,不过你们叫我出来,难道就是为了看这个花魁?”

    张扬看了看其他的地方,有不少双不怀好意的眼眸盯着自己看着。

    白袍公子哥一点都不担心张扬,或者担心其他人对他如何。

    他只是一脸淡然的说道:“男人的话题能有多少?权力和女人罢了。你走了权力,有了实力,但是还差个女人,所以我就约你到了这里。”

    张扬眼神闪过一丝惊愕:“没想到你们夜家的人还这么…有心。”

    “哎,岂止这些,说到女人,你猜猜我们夜家还查到了什么?”

    夜七露出一丝笑意:“我们还查到了你和蜀山的一个女人有些瓜葛。”

    “不过别担心,我们不是敌人,夜家不会和一个天才做敌人,特别是这个天才已经成长起来的时候。”

    夜七的话让张扬眉头一皱。

    “既然如此,你让我到这里来的意思是?”

    张扬心里有些疑惑,不知道为什么,他都有些摸不准这些大家族的想法,但是有一点可以确认,他们的确没有与他为敌的想法。

    “给你节约点时间,瞬间彼此了解一下。”

    夜七说着。

    两人的位置在二楼,这里的阁楼却不是传统的雕栏玉砌,而是充满了一种奢靡和奇幻的色彩。

    修炼者的世界,他们的法术就如同科技一般,让所有人的生活都多姿多彩。

    张扬坐在二楼,能够看清楚一楼的一切。

    此刻的一楼,整个大厅都安静了下来,不为其他,就因为一阵琴声。

    张扬听了听,这琴声的确好听,而且没有丝毫法术波动,怕是弹琴之人琴艺高超。

    “花魁出来了!”不知是何人叫了一句,张扬定眼望去,一个面遮白纱,一身蓝色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淡蓝色的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的女人从天而降,宛若嫡仙降世,当真

    是风华绝代。

    她轻抚长琴,眉目如画,一双眸子里仿佛有着江南烟雨,温柔含蓄。

    “好一个花魁,就是本公子都有些心动了,就是不知道那白纱之后,是怎么样一个天仙一般的美人。”

    夜七颇有几分玩味。

    “不知道这个花魁,要多少钱一晚!?”

    有人早就按耐不住,一声粗狂的嗓门大声讯问着。

    “爷,花魁不陪客,花魁已经被老板送给了那位爷了。”

    大厅之内,老鸨站在那花魁身前,手指指着二楼的张扬,开口说道。

    “什么?这花魁今天才表演一次,怎么着就是别人的了?!”

    有人不服气,张扬面色淡然,看着一边的夜七:“这是要演那一出?”

    “哈哈,只是美女配英雄罢了。”夜七笑了笑。

    张扬没说话,下面却有人说话了。

    “哟,这不是东杰城里威风八面的无双侯吗?”

    有人嘴里的冷笑,眼神看着张扬不怀好意。

    “怎么?侯爷也喜欢这青楼女子不成?”

    另一个人淡然说着,但是字眼间却带着嘲讽。

    “夜公子,我觉得您还是远离这个男人的好,我们这次,可是专门为了杀人来的!”

    醉月楼里,十数个元婴高手同时爆发出强悍的气息。

    张扬脸色未动,只是看着夜七笑了笑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醉月楼已经开始慌乱起来,十几个元婴高手的气息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不少修士直接被这一道道强横的气息给吹飞出去。

    望月楼的窗台陡然碎裂,一个个修士飞出来,跌落在地。

    场面一瞬间混乱起来。

    夜七笑了笑:“大人,难道不觉得等别人上门找麻烦太麻烦了吗?只要给他们一个机会,这些蝼蚁不都扑面而来了吗?”

    张扬漠然:“看来你是真的想见识见识我的实力?”

    “那你就瞪大眼睛看清楚了,本侯的力量,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仰视的!”

    张扬之间一道金光闪耀,在夜七凝重的眼神里,张扬之间微弹。

    一道道赤金光芒宛若长剑,瞬间将整座醉月楼斩成废墟!

    鲜血缓缓从废墟之内流淌而出,那十多位元婴高手的生命气息,一瞬间,化为虚无。

    “哼,我只希望,你们夜家,能够看清楚,我的实力!”张扬转身大踏步离开,只留下了夜七和那个憨实的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