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5章 南宫宫主
    ,精彩小说免费!

    张扬踏空行,只手遮天,几乎就是以碾压的姿态斩了七绝剑主!

    这让所有人的震惊不已,七绝剑主数百年前就是巅峰,如今再堕入邪道,企图用龙血强化自身。

    但是就算是如此,他居然还是败了!

    蜀山剑宫宫主已经清醒了过来,此刻的他被幸存的蜀山弟子搀扶着,摇摇晃晃的抬头仰望天空。

    那里原本有仙山一座,其上仙鹤飞舞,紫气祥瑞。

    原本那里有一座大殿,剑意凛然,气吞山河。

    但是现在,那里只有一座摇摇欲坠的废墟,只有一个残垣断壁的宫殿。

    一切的辉煌,就在这么短短的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毁于一旦。

    在一个时辰以前,蜀山歌舞升平,所有弟子都坚定的认为蜀山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一个时辰以前,他自以为自己能够学会那南宫婉儿身上神通秘术,成为这世间剑术最强者!

    但是那里想到这个张扬如同是丧门星一般的来,全没了,什么都没了!

    听着张扬那刺耳的声音,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这个看起来凄凉之极的宫主。

    “师尊…”

    花满楼也没有了往日的傲气,他此刻如同是丧家之犬一般的跑到了紫袍男人的身边,仿佛只有这个男人身边,他才能够感到一些心安。

    紫袍的蜀山宫主抬头看着张扬,张扬的眼神正好也注视着他,淡漠无情,丝毫不将他放在眼里。

    张扬就这么淡淡的看着他:“怎么样,你有什么意见?”

    有什么意见?

    张辰脸色古怪,看着那个紫袍洞虚大能级别的蜀山剑宫宫主,在这里,原本他是蜀山的掌门人,原本所有人的目光都应该在他的身上。

    但是紫袍男人却在一个十分尴尬的立场。

    不管是张扬还是七绝剑主,都远远不是他能够比拟的。

    所以他的出现就宛若是人们吃饭时的饭钱甜点一般。

    紫袍男人目光充血,一脸的怨恨,但是那又如何,张扬就这么站在他头顶,他又能如何。

    “你到底是什么人!到底是谁派你来的!”紫袍的蜀山剑宫宫主一脸的愤恨,他对着张扬咆哮。

    原本堂堂一宗之主,也是修炼界泰山北斗一般的大人物,但是此刻他却只能声嘶力竭的,如同一个普通人一般,对着张扬咆哮。

    张扬笑了笑:“我就是我,你要是觉得我欺负你了,你可以找个更强的人来欺负我。”

    “至于谁让我来踏平你们蜀山的?这个问题你得问问你自己,要不是你一而再再而三来挑衅我,我会这样?”

    张扬淡然的说着。

    “而且…就凭你们蜀山这个破宗门,也配老子出手?”

    张扬的话可谓是刺耳之极,不过在场的又有谁敢多说半句不是?

    他一人踏平蜀山,横空斩了七绝剑主,这种战绩别说是那些个元婴,就是洞虚大能他也没这个本事。

    水仙眼眸里闪过一丝异色,足够的实力,足够的霸道。

    这种男人无疑是满足任何一个女人的幻想。

    张辰和夜七则是庆幸的对视了一眼,在他们来的时候,家族里的长老们就让他们拉拢张扬。

    或许之后他们并不觉得张扬有多厉害,但是现在他们却感到无比的庆幸,他们赚了!

    都说这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是难上加难。

    但是张辰和夜七却无疑是在张扬看似危机无比的时刻雪中送了一把碳。

    看着两人的笑容,苏陌眼中闪过一丝恍然,这两个人笑得如此的得意,恐怕是之前就和张扬有开往。

    如今两人的心情就如同是买彩票这重了特等奖的感觉。

    “白长老,昊天道门和这种存在为敌是否是太不理智了?我看那个张家和夜家的两个小子笑得高兴,怕是他们已经和无双侯交好。”

    苏陌赶紧和白长老商议起来,的确,从最开始他们就慢了张家和夜家一步,但是却不能最慢吧!

    白长老早就被张扬神乎其神的手段震撼了,这种人,还是人?

    肯定不能与之为敌啊,要是他那天打上了道门,嘿,其他人他不知道,反正他自己是肯定打不过这个男人的。

    倒不如冰释前嫌,和他交好!

    区区一个掌柜的,就是十个百个,只要张扬他高兴,送给他杀了又如何?

    白长老顿时点点头,走,先去候府!

    张扬虽然还在这里,但是早晚的回候府,他们先去门外候着,表达一下诚心也好。

    这昊天道门一动,其他势力那里不知道这和昊天道门的用意?

    都是数百年的老熟人了,彼此之间的默契可以说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哼,昊天道门的白老匹夫当真以为我们世家都是吃屎的不成?还以为我们看不出他的用意?”

    “哼,他白老匹夫一撅屁股,老子都知道他拉什么屎!”

    “走,去候府!”

    ……

    正所谓树倒猕猴散,蜀山的大树倒了,还有一个张扬在东杰城。

    现在那里还有人关心蜀山人的死活,就在蜀山剑宫的人面前。所有人都准备去候府的门前守候。

    花满楼脸色难看,这些人,一开始求蜀山照顾的时候,那一张张嘴脸他现在都还记得!

    “罢了,哈哈哈,天意如此!我们认了,以后东杰城只有无双候府没有蜀山剑宫!”

    紫袍宫主神色变得极为的黯然,蜀山到了他这,落寞了。

    他就是蜀山的千古罪人!

    张扬点点头:“蜀山剑宫尚可存在,不过宫主得让她做!”

    张扬指着南宫婉儿,一脸的淡然说道:“她,是我的女人!”

    说这句话的时候张扬还特意看了看穿着新郎模样的花满楼。

    花满楼顿时脸都绿了,妈的,自己差点取了张扬的女人!

    幸好还没有,不然张扬岂不是要将自己碎尸万段?

    而紫袍男人确实眼神一愣,充满复杂的看了看南宫婉儿一眼,这个女人如今也不过金丹的修为。

    由她做宫主,的确有些轻率了,但是,她是张扬的女人,这样一来,一切的困难也都迎刃而解。

    有张扬在后面撑腰,谁敢说南宫婉儿资历不够?

    只是这蜀山的落寞是因为南宫婉儿,现在蜀山的新生也是因为南宫婉儿。

    当真是成也此女,败也此女了。

    在纠结了不久之后,紫袍宫主就做了决定,他眼睛闪过一丝决然的神色,对着张扬点了点头。“从今天开始,她,就是蜀山剑宫宫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