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5章 要变天了
    ,精彩小说免费!

    南宫婉儿也是一惊,来这个小世界也有快一年的时间了,这天下的一些重要的官职她也清楚了一些。

    像张扬这般的侯爷,中域皇朝可谓是多如繁星,而国子监祭酒,东宫三师却是天下唯一!

    都是这读书人的巅峰职位,都是世人所敬畏的存在,不说其他的,就他们那一身雄厚的浩然正气,怕是也没有魑魅魍魉敢近身。

    今天是什么情况,居然让四个天下读书人的泰山北斗都找张扬?

    要知道这军部和国子监那些读书人可是互相都看不顺眼的,而且听说张扬这小子可是将国子监最负盛名的三个小圣贤打到怀疑人生。

    怎么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这四人居然来拜见张扬?

    难不成走错门了?

    南宫婉儿有些惊讶,玲珑也是震惊不已,要知道,国子监祭酒就不说了,但是东宫三师,那可是代表着太子的势力啊。

    而如今的皇朝,还没有立太子,只有十几个皇子眼巴巴的等着他们的那个英明神武的父亲在他们之中挑一个太子。

    一旦被选为太子,就等于胜利了一半了!

    皇子们都渴望着坐上那个至尊宝位,但是这皇帝却数百年不曾立太子,这让他们可谓是焦急难耐。

    而现在是立太子的最后阶段,距离五百年的期限也就是十年了,最后十年必须立太子,不然东宫三师和国子监祭酒没有足够的时间考察太子的品行是否端正。

    这个考核是第一代皇帝顶下的规矩,就是因为历代皇帝都遵从这个规矩,所以这个诺大的皇朝才会久胜不衰。

    而这四位,几乎就是皇帝的引导者,地位何其尊贵?可见一斑。

    “四位好啊,今个到底是什么风,将你们四位大人物吹到了我这个不够档次的府邸来了。”

    张扬开口,一股桃花的酒香就蔓延了开来。

    四个白衣老头并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张扬连起身迎接的姿势都没有,这倒是让他们有些摸不准了。

    张扬的态度有些淡然,或者说淡定,太淡定了。

    这是极为不正常的,按理来说,每朝每代官员,只要一到新旧皇帝交替的时候,都会极力和四人拉近关系才对,怎么到了张扬这里,迎接都免了?

    这是不想混了?

    四人对视一样,皱眉。

    张扬也不说话了,就这么淡然的看着这四人。

    玲珑已经有些无语了,这个侯爷实在是有些不一样,真的不一样。

    “这次我等四人前来,是又要事相商,所以倘若可以的话,其他人能否回避一下?”

    最后还是国子监祭酒开口了,这老头语气都是中气十足,给人一种大气凌然,正气十足的感觉。

    张扬笑了:“你觉得这里有谁是其他人?”

    玲珑原本站起身离开的身体都直接被张扬拉住。

    他自己家里,想让谁留,谁就留,想让谁走,不走也得走!

    国子监祭酒一愣,张扬这样说,他也有些皱眉,心道这个张扬怎么这么不识好歹?

    不过转念一想,这里还是他家,倒是自己有些孟浪了,看来是这么多年,顺风顺水习惯了。

    国子监祭酒无奈的点点头:“好吧,这里既然没有闲杂人,那我们就要开始和侯爷说一说我们来的目的了。”

    玲珑看着张扬有些沉稳刚毅的脸庞,心里有些暖暖的。

    张扬笑了笑:“如今天下太平,尚无战事,还有什么是我这个武夫能够插手的?”

    南宫婉儿也有些好奇,到底什么事,居然惊动了这四位,看样子,这四位似乎是来求张扬的。

    “侯爷说笑了,我们都知道侯爷军部出身,一生战功赫赫,威名远扬,更是给皇朝开疆扩土,占领了三眼族的世界。”

    太子太师开口道。

    “论功行赏,侯爷的爵位就算是武侯都太轻了,说不得能够做一个异姓王!”

    这次说话的太子太傅。

    张扬哈哈一笑:“四位多虑了,我张扬求的不是爵位加身荣华富贵,倘若四位今天要说的就是这些,请便。”

    张扬做了一个请客的姿态,这让一边的两个女人心里都是一阵跳动。

    不说南宫婉儿,但是玲珑出身复杂,对于这四位的身份那可是极为熟悉,这四人之中任何一个,都能够让她背后的那位下榻而迎,躬身听从教诲。

    那里像张扬一样,这么不耐烦?

    张扬的态度的冷淡超乎了四人的预想,一个有些不可思议的念头从他们心底升起。

    “如今临近陛下退位太子登基之时,如此大事侯爷居然还能够如此的淡然处之,这份心怀,老夫自愧不如。”

    太子太保一脸的惭愧:“但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等还是希望侯爷能够放下我们的一些误会,一起联手,再给这天下五百年盛世太平,岂不是更好?”

    张扬没说话,只是又喝了一口酒,将酒杯递给玲珑。

    这个女人已经被几人的谈话深深吸引,就算他们没有吐露出半点重要的消息,但是仅仅是那句联手给天下五百年太平盛世。

    就让她心脏不争气的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这是要联手换天啊!

    这么大的手笔,居然还需要张扬参加!

    侯爷果然非同寻常,难怪会被殿下如此重视!

    玲珑如今有些纠结了,她现在是真的不想再听下去了。

    因为听得越多,她知道的越多,她背后的人也就知道的越多,如此一来,岂不是害了张扬?

    这种事情,她怎么能够做到?在张扬让她给他酿一辈子酒的时候,她就知道,这辈子,怕是永远都做不出伤害张扬的事了。

    她给张扬倒了一杯酒,起身以取酒为名离开,而南宫婉儿也是悄悄退去。

    两个女人的做法,张扬看在眼里,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怎么着?陛下还没说退位,你们就想着变天不成?”

    张扬这才淡淡的说着。

    但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张扬这话可谓是直接将四人推向了一个悬崖边上。

    直接扣了一顶企图谋权篡位的罪名上去!

    “哈哈哈,侯爷说笑了,天下谁人不知,我们四人最不可能谋权篡位!”

    国子监祭酒笑着摇了摇头。太子太师深吸了一口气:“陛下必须退位了,侯爷,这天要变了,我们需要你的力量,镇压皇朝宵小,让我们有足够的时间,能够挑选太子,辅佐新帝登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