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6章 生命禁区
    ,精彩小说免费!

    这年东风依旧和煦,有桃花纷飞,树下有青袍,房中有酒香。

    四个白袍当世大儒就这么坐立在张扬面前,场面是何等的凝重?

    就算是皇子也不敢托大,只能恭敬陪伴,只有张扬能够视若无睹,自顾自的饮酒。

    “镇压宵小,四位倒是看得起我,我这修为自保尚可,插手皇朝交替,只怕有些力不从心。”

    张扬不屑的说着,老子只要长生道,哪管你这人世间?

    他可是不想麻烦,有时候真的就想简简单单的看看这个世界上,修士到底有多么的强大。

    但是这人生路,却也不是一个人的事,有时候就是这样,有各种各样莫名其妙的事情找上你。

    你强大了,别人来求你,你弱小了,别人来踩你。

    “看来侯爷当真是一点都不想卷入这次的事情离开了。”

    太傅一脸的可惜。

    张扬也懒得去看,这些老东西,谁不知道谁?

    出来混,你最起码给点东西意思意思吧?好久没有,就一个空头支票,鬼才去出力。

    哦,你让我去玩命,就是让我给你五百年太平盛世?

    然后呢?

    我又不在这里呆五百年,我要这五百年做甚?

    张扬根本就懒得理这四个只会夸夸其谈的家伙,谈了半天一点实质性的好处都不给,还谈什么?

    “我说,几位大人,你们要是有空,就去武王那里,我这实在是忙,一会还睡午觉,再会。”

    张扬一口酒饮尽,起身就要离开,就在这个时候太保缓缓开口了:“听说侯爷对星空古路感兴趣,就是不知道侯爷对那生命禁区有没有兴趣?”

    生命禁区,张扬依旧脚步不停,生命禁区,这四个字可谓是让这个小世界的人谈之变色,西漠以西,东荒以东,南海以南,北原以北。

    四个地方,都可以称得上生命禁区!

    修士走进无处,妖魔也不敢乱入,对这四个地方,无数的修士是没有一个人回去对他们感兴趣。

    “没兴趣,我这还没活够,去什么生命禁区?”

    张扬出门就看到了那桃花树下的青袍姜天阳,只见他默默的现在那里,一脸淡然的看着张扬。

    “我们国子监对天下大势可谓是知道的不少,侯爷既然对于皇朝盛衰没有兴趣,那我觉得侯爷应该是顾道长生了。”

    太保淡然,来之前这国子监几个绝世大儒就和他们说着这个张扬。

    此人性格乖张霸道,但是却又有些飘逸,不愿意招惹世俗,一般都是敌不动我,我不动敌。

    所以那几位早就提醒过,加入这天下局势不能让他归心,就得用一些让他归心的办法。

    “我们皇朝乞立这个大陆多少年?对此可谓是熟悉无比,世俗只知道这生命禁区危险,却不知道这危险和机遇是并存的。”

    “西漠死亡矿区,里面有着真正的高阶矿石,我看侯爷这一身衣袍,也没有半件法衣护体,与其他修士挣斗起来免不了吃亏。”

    “这南海之南,有死寂岛,岛上有一种异常珍贵的蜃石,这可是修炼神魂神念的无上宝物,听说星空古路之上,也是不可多得。”

    “还有那东荒极东,也了不得,有灵石矿,只是这后来灵石矿被皇朝挖的差不多没有了,不然皇朝也不一定能够崛起。”

    “不过还好,没有了灵石矿,还有其他宝物,听说那里还有仙山一座,只是不知道是真是假。”

    “至于这北原之北,皇朝也派人去过,只是听说那里还有大批宫殿,有些想寺庙,终于的佛道传承早就落寞了,那里也不是我们这些人能去的。”

    太保淡淡的说着,张扬的身体已经停止的前进,不说其他,就第一个那些高级矿石,就让张扬想到了当初自己在南天门得到的材料,都是一等一的上好材料。

    还有七品材料!

    只是道纹难灭,张扬才将之一股脑都扔在了储物栏里。

    现在想起来,似乎还有一大笔材料没用,有些浪费,只是这些材料都是要用能量值清理一下道纹的。

    若是这这材料都制成法衣战甲,地球之上恐怕就没有人能够伤害自己的家人了,只是当时怎么就没想到呢?

    还有自己的本命法器,现在自己走了道器玲珑宝伞,对于本命法器还没有那么重的需求。

    但是肯定还是得花点心思凑一凑材料才是。

    这个死亡矿区,可以去一去,南海的蜃石,对自己也有用,对自己家人也许也有用,好东西,就要收起来,东荒那里…也可以去看看。

    张扬寻思了片刻,依旧迈步走了出去。

    四个当时大儒顿时升起一种挫败感,这张扬难道就没有一点弱点不成?

    ……

    “你…你怎么知道!”

    沈云海看着徐浪那颗油光锃亮的大脑袋,心中可谓是万马奔腾,昨天晚上那个屈辱直到现在他都不能忘记。

    这次出门就是为了去找个医师,或者炼丹师,讨一枚绝世宝药,再展雄风!

    如今被徐浪戳中了心事,立刻有些慌乱起来。

    “嘿,我怎么不知道?这是出去抓药吃?”徐浪眼中的戏谑之色简直浓郁的滴出水来。

    一边的随从也有些惊呆了,连忙低头提到一遍,这主子身体有疾,这种事,关乎主子的尊严,他怎么敢多听?

    “你真的知道?那你有没有办法?”

    沈云海仿佛是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那是死都不想放手的姿态。

    看着徐浪,沈云海差点就泪流满面了。

    被这光头欺负了,居然还得去求他。

    徐浪心里有些好笑,自己不过只是随口瞎说,哪知道这小子真的软了。

    不知道是不是昨天晚上玩的太过了,这花花公子哥有些承受不住?

    “嘿,这心病还得解开心结,我说沈公子,你但是说说看,怎么着,这突然就软了?”

    徐浪嘲讽的看了沈云海一眼,沈云海一愣,有些害怕的看了看一边俏生生的小白。

    徐浪就懂了,果然是被吓出了心理阴影了,这病,好治!

    不过病他可以治,就是这价格…徐浪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这是一笔大买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