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5章 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精彩小说免费!

    原本豪华装修的天河商会已经化为一片废墟,而一些原本在这里工作的小姑娘都已经被战斗所波及,有人重伤,有人昏迷。

    商会里的损失更是巨大,这还没有统计,但是看这模样,怕是也留不下什么好东西在这里了。

    不说燕禄山,张扬都怒了。

    天下谁不知道这天河燕家,就是自己罩着的。

    你在我面前如此作为,是显示你很厉害不成?

    张扬的话却是起到了巨大的作用,沈君言刚刚还嚣张无比的神色陡然一僵,霍然转身,就只看到一辆巨大的马车。

    还有在一边骑马而来的开阳!

    沈君言眯着眼睛,他的直觉告诉他,那车里的那个人异常恐怖。

    而徐浪则是一脸的惊喜,刚刚在沈家,他还以为那道一闪即逝的气息是其他人的,没想到真的是张扬!

    而最惊喜的莫过于这里的掌柜燕禄山,这家伙圆滚滚的身材差点就在地上打滚了。

    “你是…无双侯?”

    沈君言眼神死死盯着马车,马车缓缓而来,不急不缓,却让他感觉异常的压抑,就像是有人在他胸口出放了一块巨石一般。

    马车缓缓在沈君言身边停下,坐在马上的开阳一脸漠然的俯视着这个平时仰视的存在。

    “你也知道是我?”

    张扬掀开车辆,踏出马车,整个人直接落在沈君言身前。

    “知道天河商会的规矩吗?”

    张扬淡淡的讯问到,这个语气就如同是刚刚沈君言淡淡的讯问自己的弟弟一般,毫不在意。

    沈君言没有动,他眼中隐隐有些异色,在他看来,张扬虽然感觉恐怖无比,但是看起来却平淡之极。

    “什么规矩?”

    沈君言深吸一口气,他直视着张扬,不卑不亢的说着。

    但是这样的行为并不能够让张扬多看他一眼,反而是直接反手就是一耳光,力道之大,一巴掌就将这个刚刚还不可一世的男人打得倒飞出去!

    周围的修士见到这一幕顿时心里就明白了,这位真的是那个传闻中,猛地让人不敢相信的无双侯。

    “不知道?”张扬撇了倒在地上的沈君言一眼:“现在知道了吧?”

    沈君言眼中闪过一丝羞怒,这辈子从没有收获如此巨大的羞辱!

    他刚刚想反抗,却突然就被一只脚踩在了后背,仿佛就有万钧之力一般,将他死死压在地面之上,不能动弹。

    “喂,你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机会只有一次。”

    张扬淡淡的说着,就这么如同看狗一般看着沈君言,他的神念从沈君言的身体每一个部位扫过,带着冰冷的杀意。

    什么?!

    这位凶名赫赫的侯爷进城才多久,就要宰了七星宫天枢圣子?

    这个七星宫最负盛名,最被看好的圣子,同时也是七星宫宫主的徒弟。

    张扬这个举动可是将整个北斗城看热闹的修士都给吓了一跳。

    “嘿,还是你厉害一些,就是喜欢你这种直接!”

    徐浪哈哈大笑着走过来,看着被张扬踩着的沈君言,一脸嘲讽道:“不好意思,忘了告诉你,我认识张扬。”

    沈君言只感觉自己身体仿佛失去了控制一般,浑身感受不到丝毫的灵气波动,而自己的力气更是如同一只小狗一般。

    太过于微弱。

    而一边的沈云海已经彻底呆滞了,之前听徐浪说,他认识张扬。

    他还以为这是徐浪在吹牛。

    那里想到,他是真特么认识张扬!

    真的认识那个杀人不眨眼的无双侯。

    此刻,他的兄长就这么被张扬踩在脚下,沈云海眼中闪过一丝焦急。

    就算平日里这个兄长再看不起他,他也是一直照顾自己的兄长,也是家族的希望,绝对不能让他这么死在张扬手里。

    沈云海立刻跑到了徐浪身边:“师傅,你要的徒弟都给你了,师傅,我哥不能死啊,求求你,救救他。”

    徐浪看着这个便宜徒弟,眼中闪过一丝无语,妈的,这徒弟还这么麻烦。

    但是徐浪想是这么想,徒弟也收了,这东西也买了,徒弟求自己一件事,自己还是做吧。

    “喂,要不把这小子放了?我徒弟是他弟弟,就这么宰了有点让我难做啊。”

    徐浪就像是在商量要不要杀猪一般的和张扬说着。

    张扬挑了挑眉:“我说大哥,你一消失就消失大半年知不知道我找你找的多辛苦,都到了中域了你还在这北斗城不来找我?”

    张扬一脚将沈君言踢飞,就像是踢垃圾一般。

    “轰!”

    沈君言的身体将不远处的一座房屋给撞毁了大半,然后才停下来。

    沈云海对着张扬一拜,知道这是张扬在给徐浪面子,但是还是不敢放肆,只是小心翼翼的跑向了沈君言所在的地方。

    徐浪听着张扬的话哈哈一笑道:“没发现老子变帅了吗?”

    “没有,你只是变…光了。”张扬指着他的头笑道。

    “滚滚滚,老子这是奇遇了,一到这个世界我就被困在一个佛道大能的传承之地,直接被传承了,要不是急着出来,我都洞虚了!”

    徐浪洋洋自得。

    张扬撇了撇嘴,但是心里对徐浪的运气那是极为的羡慕。

    “对了,这位大叔是这里的掌柜的,你照顾点。”

    徐浪开口说着,指了指燕禄山。

    燕禄山心中大喜,果然没有帮错徐浪,只要有了张扬的照顾,一个商会算什么?

    张扬点点头:“自然,我会让这人全部赔偿的。”

    “这人是沈家沈君言,是七星宫天枢圣子,同时也是七星宫宫主贪狼圣君的徒弟。”

    燕禄山开口道。

    张扬笑了笑:“无妨,管他是谁,惹我了,谁也不好使。”

    沈君言被沈云海扶出来的时候肋骨已经断了一般,修为尚在,但是已经重伤。

    “今天看在七星宫的面子上,饶你一命,但是天河商会的损失,你必须赔偿。”

    张扬看着沈君言狼狈的模样,神色淡然。

    沈君言没说话,他还能说什么?

    张扬的实力实在是恐怖,能够让他瞬间失去对自己身体之内的灵气控制,这种手段,简直闻所未闻。

    沈云海连忙点头,示意自己知道。

    他生怕张扬不高兴,一怒之下将沈君言杀了。

    “你去将那个悬赏领了吧,这里也实话实说,相信燕家不会为难你的。”

    张扬转头对着燕禄山说着。燕禄山大喜过望,连连点头:“多谢侯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