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4章 看本质
    ,精彩小说免费!

    帝都金鳞河上不停有大船官船穿梭,这九十九丈的巨河在那帝都雄伟巨城的身前,似乎也只是一个护城河一般的存在。

    日照一下金光四射,宛若片片金鳞,张扬起身伸了一个懒腰,身后的苏陌却没有动作。

    “听说你是道门高手,你们道门道术是不是厉害得很?”

    张扬百无聊赖的说着,以着观光船的速度,怕是要许久才能到达远处的帝都。

    苏陌一脸苦笑:“道术法术都一样,只是道术更加具备一些正气,对于驱邪除魔是有一些作用,只是道术并不比其他宗门神通法术强,关键还是看人。”

    “唔,你说的到也不错,只是你跟在我身边,怕是得小心咯,我这虽然说不是在干预群龙夺嫡,只不过我这么想,不代表那些皇子也这么想。”

    张扬眯着眼睛,看向远处那座如同洪荒猛兽一般匍匐在这里的巨城,巨城得宏伟是见一次,都震撼一次。

    他没有说假话,他的确是没有直接干预其他皇子的事,只是其他皇子会这么想吗?

    你张扬一出手,一个宗门全部都被你解决掉了,封山的封山,隐世的隐世,那里还有人敢出手援助自己争夺皇位?

    特别是手里没有一些真正能够震慑其他的权力的皇子,他们心中怕是也是焦躁不安。

    别人张扬不知道,但是二皇子和大皇子估计对他的印象就不会好到什么地方去。

    蜀山原本是支持大皇子,然后张扬一去,蜀山没了。

    而七星宫则是二皇子的忠实支持者,张扬一去又没了。

    虽然不知道外界盛传的那个没什么力量得四皇子有没有动作,但是只要是四大宗门,一律都被他给折腾没了。

    苏陌默然,心想着,你也知道你做了什么啊?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

    但是嘴里却说道“的确,现在的皇帝殿下们,估计是对前辈恨之入骨。”

    “前辈手段通天,而且思路也简单直接,用绝对的实力得到这帝都四大卫城,虽然表面上看皇子们只失去了四大宗门的支持,但是实际上,他们也失去了各大洲的力量。”

    “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来帝都,必会被四个卫城的人发现,前辈只需要一声令下,四个卫城同时出力,地方的势力很难介入这皇子之争中,他们还得靠自己和帝都里面的力量。”

    苏陌心思十分细腻,一下便将张扬的做法给看透。

    张扬点点头:“这帮龙崽子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这帝都的势力应该都已经被他们瓜分得差不多了,只有想国子监这种只会读书认死理的儒生才不会和他们同流合污。”

    “那前辈去帝都不是很麻烦?”

    苏陌皱眉,倘若帝都真的已经被皇子们瓜分干净,那现在的帝都恐怕有些混乱了。

    张扬却摆了摆手:“不可能,我量他们也没这个胆!”

    他看着金鳞河上不断拍打船只的底部,河面上陡然掀起一股大风,整个船只都有些摇晃起来。

    有人惊呼着躲进船舱,有人也是在外面看热闹。

    修士不怕这风大雨大,所以在外面也不少,只是他们都没有那船头两人有气势。

    那两人一个看似慵懒无比,但是这大风大浪居然没让他身上有半分狼狈的感觉,而另一个从开始到现在,脚部仿佛在这船上扎根了一般,站的笔直。

    “你是个道痴吧?”

    张扬突然笑了笑,即使浪声风声很大,他的话语依旧准确的落在了这苏陌耳中。苏陌一愣,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晚辈学道六十余年,每天做事就是修炼,只是这最近几年才被排过来行走一番,道主也将一些杂事交给我处理。”

    张扬这才点点头:“原来如此,看来是让我给你们昊天道门培养下一个道主啊,这老道主倒是有魄力。”

    苏陌没说话,也只是皱了皱眉,仿佛在思考什么。

    “怎么?还没想通?”

    张扬哈哈一笑:“要是感觉迷惑太多,阻碍太多,过程太多,就不要这些过程,直接跳过迷惑,直接思考本质,从开头直接连到结尾。”

    苏陌一愣:“皇子夺嫡,前辈之所以说他们不敢对你动手是因为…大人的力量!”

    “不错,我的力量,我手上有他们梦寐以求的力量,四大宗门,还有我,无双侯的力量!”

    ……

    国子监,最近国子监有些安静,这些读书的学生仿佛突然约定好了一般,都是家里突然有了急事,回家去了,这一去,就没有回来。

    国子监内,须发皆白的老祭酒靠在一把栏杆之上,眼中有些淡然,神情也是平淡。

    周围还有一些乐器,美酒,看得出来这老头小日子过的还算可以。

    只是他不着急,那些教书老师该急了,一个个愁眉苦脸,没到了这新旧二帝交接的时候,这最苦最累的还是得说读书人。

    其他的权贵都去跟着自己选择的皇子殿下是逐鹿皇位去了。

    只有读书人是对几个皇子的品德行为,性格谋略,是否关心子民是再三的考察。

    要不断的考察好几年!

    这可是个累活,但是却不敢有半分的懈怠,这可是关系到了整个皇朝的命运。

    同时呢,他们不能接受任何一个皇子的半点好处。

    而除了被选中的皇子,其他的皇子对国子监必定就是恨之入骨。

    但是这个时候了,这祭酒怎么还在一饮酒作乐?

    只见这个老头时而摇头晃脑,时而极目远眺。

    仿佛实在等什么。

    “祭酒大人,您在等什么?”

    终于有人是忍不住开口讯问。

    “哦,我啊?我这是在等一个人啊,听说这个人最近来了帝都,我想着应该是来我这找我的。”

    “恩?是什么人?”

    有人疑惑不解,这个时候,其他官员都是避着国子监的人走,那还有人敢来这里?

    只要国子监动动嘴皮子说你行为品德不正,没有担任官职的能力,说不得皇朝就给你直接遣送回家。

    “哈哈,你们这就是明知故问,你们说说,最近谁要来帝都啊?”

    祭酒喝了口酒,看得出来他的心情是极度的愉悦。

    “嘶!”

    下面集体吸了一口凉气,想到一人,只觉得头皮发麻,这背脊骨发凉。“无双侯,张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