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9章 打了小的,来了老的
    ,精彩小说免费!

    原本的聚会本来就是修士和凡人之间的交流,而那个修炼者之间的比赛,也只是修士在凡人面前展示自己实力,让凡人产生敬畏的途径罢了。

    修士可以奴役凡人,但是修士却是极为珍贵的资源,特别是强大的修士。

    刚刚这位被张扬一拳打爆了头的密宗修士是个筑基中期的高手,修为在筑基第五境,也算是一方强者了。

    但是这个人却被张扬给弄死了,在众目睽睽之下,要是主办方给张扬放走了,那么密宗怪罪起来就得头疼了。

    而历届的聚会都是龙国作为主办方,调动了整个国家的力量和几个友好宗门的力量才能够勉强维持秩序。

    张扬这一处,无疑就是在打龙国的脸。

    所怎么着,也不能够让这一男一女跑了。

    两个金丹初期和一个金丹中期的强者拦在张扬面前。

    “两位还请留步,在我们的聚会上杀人,不给说法就离开,是不是太不把我们龙国,放在眼里了!”

    说话的是哪个金丹中期的修士,他是一个如同刀客一般的男人,他浑身气息都如同一把绝世宝刀,能够斩尽一切不平。

    张扬笑了:“刚刚你看到了吧?”

    金丹中期修士没说话。

    张扬嘴角露出一丝不屑:“你是金丹修士,神念再不济也有数百米了吧?怎么,你就这么看着那个恶心的男人欺负这么漂亮的美女?”

    金丹中期的刀客冷哼一声:“那也是他们势力之间的事,龙国的责任是维护国家的安稳。”

    “放你娘的狗屁!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连这点小事都只敢做缩头乌龟,还维护国家稳定?”

    张扬破口大骂,他语气里充满了嘲讽,面对金丹高手也面不改色。

    罗青青眼中一亮,她看着张扬的身影,心里顿时就多出几分欢喜,这个男人总是让人印象深刻。

    对于他打爆别人脑袋的事,罗青青的确也被吓了一跳,但是她还是觉得张扬是没有做错的。

    “不管怎么说,你也杀了密宗的人,必须的有个交代,等一会密宗高手来了,你们自行解决,但是现在,你们不能有!”

    刀客坚定的说着,他看向张扬的表情也是一场的凝重,仿佛知道张扬这个脸色的厉害。

    整个天台之上,各种酒水食物,桌子椅子都混乱不堪,整个中心就只剩下了五个人。

    张扬看了看这个刀客,突然他笑了:“好,既然你让我等,我也不为难你。”

    他回头看了看陈小璐,这个女人站在他的身后,不敢多说什么。

    直到现在她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不,应该说张扬到底做了什么。

    “你怕不怕?”

    张扬的声音难得的温和了下来,没有像之前威胁她那般的冷漠。

    陈小璐脸色苍白,不知道是被风吹的,还是被吓的,有些让人同情的柔弱。

    她没说话,但是眼睛里的一丝丝恐惧却是掩盖不住,毕竟只是一个小势力的女人,当她得知自己招惹了天下最强大的几个势力的时候的那种绝望,可能是比之张扬的威胁还要让她害怕。

    张扬眼神更柔和了几分:“不用怕,有我在,这里,没有人能够伤害你。”

    不知道是张扬的声音起了作用还是这个女人控制住了情绪,陈小璐的眼中恐惧的神色变得稍微淡薄了一些。

    张扬拉着她在天台中央坐下,整个人就这么淡然的坐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

    陈小璐也只能跟着张扬坐下,在这个天台上,甚至可以说,在整个龙国,她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这个占了自己身体的男人。

    这一刻这个男人仿佛变了,变成了一个举世瞩目的焦点,但是却有一种让别人感觉这个男人他本来就应该是这种存在的感觉。

    他本来就应该万众瞩目,本来就应该被所有人仰望。

    陈小璐有些好奇,张扬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刀客很意外,张扬居然会这么配合自己,他完全没想到,因为以刚刚张扬一拳就打爆了密宗高手的头来说,这个男人的实力绝对是金丹左右的层次。

    最次也是个筑基巅峰,不然他就是傻子,敢在这里闹事没几分本事就是活够了想自杀又下不去手那种。

    “你让我很意外。”刀客看着张扬,也走了过去,坐在张扬对面。

    张扬笑了笑,看着面前这个冷峻无比的刀客笑道:“你是龙国的金丹?”

    刀客点点头。

    张扬也点点头,不再说话。

    两人就这么沉默了下去,天台之上的其他人却忍不住窃窃私语。

    今天的场面实在是太震撼了,让他们控制不住的想要相互之间安慰一下。

    但是只有一个人,一个女人蹲在了那具无头尸体之前,看着张扬一脸怨恨。

    “你等着吧,密宗高手会让你生不如死!”

    女人咆哮着,她是大和尚的双俢伴侣,如今这大和尚不见了,她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张扬根本不为所动,什么生不如死,都是假的,只有拳头大,才能让别人生不如死,张扬不认为密宗的人拳头比他大。

    很快两个金丹期的老和尚出现在了张扬的视线之中。

    两人都是上了年纪的老头了,但是却依旧是有着结实的肉身,看起来也孔武有力,两人上来之后没有动手,反而是走向了那具无头尸体处。

    盘坐在尸体一旁开始念诵经书。

    整个天台都能够听见这两个老头的念经声。

    张扬漠然的注视这这两个老头,两人诵读了半个小时之后,才将目光投向一边端坐的张扬。

    “就是你杀了我的徒弟?”

    其中一个老头淡然的说着,语气里没有一丝波动,仿佛就像是说路人一般。

    张扬眉头一挑:“没错,一拳打爆他的狗头,也算是脏了我的手。”

    没有人能够想得到张扬会这么嚣张的说这种话,他们光是看到这两个老头的时候就感觉浑身颤抖了。

    这是修炼者对凡人的威压,也可以说是生命层次上的威压,就像是小白兔遇上了老虎一般。

    这是来自生命层次的恐惧。 老头看着张扬一脸不屑的模样,非但没有发火反而露出一丝赞赏:“很好,好久没有这么符合老衲胃口的人了,你既然杀了我徒弟,那里就给我当徒弟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