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4章 酒井麻衣
    ,精彩小说免费!

    对于东岛,张扬从来没有认认真真的欣赏过,这次,以走路的当时张扬走了数十公里,一路从沿海地带走向了东都。

    正是七八月份,已经没有了樱花盛开纷飞的场景,只有绿色的青草和大树,还有电车和高铁。

    东岛是一个矛盾的地方,人民内部有些严格的等级划分,地位地下的基本上也就和奴隶差不多。

    特别是最近几年,修炼者都是不知道几百年前的老古董,对于东岛如今的生活方式极为不满。

    一直在干涉证府,试图让东岛恢复成百年前那种更加等级森严的社会体制。

    而如今习惯了自由的人民那里还想回到以前那种压抑的社会环境?

    所以说,东岛的修炼者和人民之间,似乎也有不小的矛盾。

    而在外面,东岛有着异常巨大的野心。

    甚至还妄想统治世界。

    但是这里的人却没有那种巨大的野心何等感觉,相反,有时候你会觉得这里的人比之龙国都有礼貌一些。

    也许是民族文化,也许是社会环境造成的。

    张扬感觉这一路走来,自己似乎是摆脱了招惹富二代的体质,一路居然只有几个陌生人善意的微笑,几乎没有人来打扰。

    “真是有些不习惯了,没有富二代找麻烦的日子太无聊了。”

    张扬默默吐槽一句。

    当然,这一路上,张扬居然遇到了真正的东岛妹子,软妹子,真正存在于动漫和无数宅男想象中的妹子。

    大概是在接近东都的时候,郊区还有农民耕种,有些破旧的神社,有绿油油的稻田。

    张扬遇到这位穿着短裙和短袖,留着中长直发的女孩的时候正是在这个破旧的神社里。

    这里似乎隐隐约约还有一丝丝的诡异波动,张扬来看看,就遇到了在这里有些狼狈的女生。

    这女人当真是让张扬见识了东岛女人的特色,仿佛是不穿短裤露出一点点胖次都不好意思出门一般。

    完全就是衣服学生打扮,不知道怎么挂在了树上,一直下不去,还好张扬出现了…

    后来张扬才知道这女人仅仅是因为在老树上睡觉,然后掉下来结果衣服被挂住,才如同猴子一般掉在树上。

    后来女人自来熟,完全不顾及张扬陌生人的身份,说是愿意一路去市里,打算找份暑假工。

    对此,张扬也是无语,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这个女人看自己的目光异常的古怪。

    似乎是兴奋,又似乎是不敢置信,甚至还有一丝丝含春的感觉,这让张扬是一阵莫名其妙。

    莫不是自己长的太帅了被东岛妹子一见钟情?

    只是张扬对于这妹子没什么太大的感觉。

    “张君,我叫酒井麻衣!”

    酒井麻衣只是一个普通东岛女孩,有些呆萌,也有些接地气。

    张扬越发觉得这个酒井麻衣似乎是对自己另有所图一般。

    她看自己的眼神从来就没有正常过。

    一直都是一种古怪的模样,仿佛…仿佛就像是追星一般,对,就像是粉丝看到了自己的偶像一般。

    出乎预料的热情如火,从认识她到如今,才过去两个小时,这女人居然就这么叽叽喳喳的说了整整两个小时。

    从天文地理,到人土风情。

    只要能想到的,似乎小姑娘都说了一遍,一边说还一边一脸期待的看着张扬,仿佛在期待这个男人微笑一般。

    张扬真的被这女人热烈到有些让他浑身不自在的目光给看怕了。

    “你能不能别老盯着我看?”

    张扬有些无语的说着。

    “为什么?张君是个害羞的人呢?”酒井麻衣捂嘴偷笑,张扬却是嘴角抽了抽。

    我害羞?

    卧槽!

    老子一双铁拳打遍天下无敌手好不好?

    老子在你们东岛五万军队阵列里来回穿梭,屠杀一切好不好?

    我可是世界第一强者!

    你说我害羞?

    张扬脚底的石板路都可出现了几条裂缝,他神色有些僵硬,不在说什么。

    之后的路,酒井麻衣果然没有正大光明的看着张扬了。

    而是偷偷摸摸的看,看的张扬是真的有些不知所措了。

    他整个人都懵了,怎么会遇上这货?

    他甚至想过要不要施展神通直接从这个女人面前消失。

    但是他还是忍住了,老子天不怕地不怕,不就是被一个怀春少女给盯上了吗?

    正好让你见识见识本座的脸皮!

    “张君,我突然大笑你的表情都没有笑过,是不是你面瘫所以不会笑啊?”

    酒井麻衣从路边的小卖部里买了一些零食,给张扬吃一些,但是张扬没有要。

    修炼者就算是不吃不喝也能够维持生命运转。

    两人走了一会,酒井麻衣就嚷嚷着自己累了,要休息。

    但是张扬那里管她累不累,自己不眠不休的走了好几天都没说累,你累就自己休息。

    张扬笔直往前走。

    酒井麻衣有些失望的看着张扬的背影,咬了咬牙,还是追了上去。

    一走,就是半夜,直到走到一处水田处,周围青蛙蝉鸣不断,突然张扬听到扑通一声,他才转头发现,那个一直叽叽喳喳的酒井麻衣居然倒在了地上。

    小女生看起来异常的疲惫,手里拿着手机,一个很老旧的翻盖手机。

    她倒在地上,膝盖已经磨破了,看起来惨兮兮的。

    张扬回头就无语了,看着这丫头就这么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他也没能真的狠心直接离开。

    对待一些善意的人,也要用相同的善意对待对方。

    这是张正山的话,张扬想了想,走了过去,蹲下身子,给这个女人用纱布和酒精处理了一下。

    然后又将女人的鞋子给脱掉了。

    酒井麻衣穿的是一种小皮鞋,大概是学校经常穿的一种,并不适合长途跋涉,她跟着张扬走了大半天,从来没有休息过,如今白嫩的脚底有好几个大血包,有几个都已经被磨破了。

    一双雪白的袜子上染的血迹斑斑。

    张扬皱眉,他真的有些不懂为什么这个女人要这么坚持。

    “你应该停下休息,而不是跟着我。”

    张扬将她的脚处理了一下以后才对着酒井麻衣缓缓开口。

    原本神色萎顿,一脸疲惫的少女却因为张扬的关心变得笑容满面:“可是,我不想和张君分开!” 张扬无语,又是那道炙热的目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