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9章 黑影
    ,精彩小说免费!

    毫无疑问,酒井麻衣并没有看到合适的工作,只能唉声叹气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麻衣,怎么了?没有找到喜欢的?”

    铃木晴子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在喧闹的车厢里仿佛都让人感觉格外的舒服,这也让原本因为没有适合工作的酒井麻衣心里微微好受了些。

    “的确没有,不过没关系,估计我去东都之后,也不一定能够过打工的日子。”

    酒井麻衣看着张扬说着,这话的意思也算是明显,就是在告诉张扬,你这自己现在的正常生活都没了。

    张扬毫不在意,之前还没有被人注意的时候,他就说了,让这女人离开,她自己不走的,也怨不得张扬,现在也就是张扬还管她,要是换一个人,早就将这个女人抛弃了。

    铃木晴子眼神也有些狐疑的看了看张扬,刚刚她能够感受到之前那个邋遢男人的惊恐之色。

    她自己是阴阳师家族培养的子弟,一直以来都以除魔卫道为己任,并且在自己的创新之下,铃木家的阴阳之术不但能够充分发挥出阴阳术,而且和一些拳脚功夫也被她柔和在自家的阴阳术之中。

    这是从一些武者身上学来的一些功夫,以灵气为引,运行一些武功心法,那绝对是大材小用。

    修炼者,这是地球上会修炼的生灵的总称,而阴阳师也是其中一个分支。

    他们体内的能量自然就是灵气。

    而武者本来就是普通人类不甘平庸,想要以凡人之躯强行打破规则的一种产物。

    只可惜,这些凡人终究只是凡人,和修炼者比起来,区区武功,不足挂齿。

    只是凡人们还是有可取之处,比如练体。

    武功虽然对于修为没有丝毫直接的作用,却能够强身健体,不知道多少阴阳师身体内蕴含着磅礴的能量,但是却从纯粹的**力量来说,却和常人无异。

    铃木晴子开创了一个阴阳师里从来没有出现的流派。

    武术流。

    以武强身,以术杀敌!

    她是家族里最为优秀的传人,就连她,在追击那个邋遢男人的时候,都会因为他诡异的手段和不弱的修为感到棘手。

    而刚刚,邋遢男人分明就是想要用这两个路人一般的男女作为要挟自己的筹码。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失败了,带着一丝丝的惊恐。

    张扬出手,自然不会留下什么尾巴,以他的眼界,这个女人最多不过筑基,她怎么可能够看到张扬出手?

    “这位先生是?”

    铃木晴子看了看张扬,她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很眼熟,但是又没想起来。

    这段时间这个女人一直在追击那个名叫“鬼”组织出来的邋遢男人,也没来得及看电视,不太清楚张扬是谁。

    但是有一点可以确认,自己绝对见过这个男人,至于在什么地方见过,她一时之间竟然也没有想起来。

    张扬笑了笑:“我是她朋友,准备东都,额,准备去黄金家族。”

    他的东岛语言极为的熟练,这些原本就脱胎于龙国文字的语言根本不用担心学不会。

    “哦,原来如此,先生居然是黄金家族的客人?”铃木晴子心里微微一震惊,心想,黄金家族也是关东地头蛇,虽然之后一些古代势力的浮出而被打压,但是和其他弱小的势力不同,这个势力,拥有足够强大的自卫能力,短时间内,幕府和其他古代势力

    是没有办法吞并它的。

    而在关东一带,就是他们铃木家,也要给黄金家族一些面子。毕竟能够被称为黄金家族的势力,在东岛绝对是首屈一指的。

    “算是吧。”

    张扬没有提刚刚那个邋遢男人的事,只是转头看向窗外,有些出神的模样。

    铃木晴子皱眉,她当然不是感觉张扬没礼貌,而是感觉,这个男人有些古怪。

    看得出来,张扬是不想和她多说什么,而她也只能退而求次,转头看向一边的酒井麻衣。

    对于两个女人的悄悄话,张扬耳朵里完全就是清楚的不能再清楚。

    但是他却没有说什么,只是神念一动,将一个带着阴邪气息的黑影一剑斩成两半。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原本在铁路之上奔驰的火车之上会有一些奇怪的黑影,但是这都不重要了。

    他们都死了。

    张扬撇了一眼那个在阳光下宛若是优雅郁金香的女人。

    冲她来的?

    就在他思索的时候,一个学生模样的男生从走廊里走到张扬身边。

    “你好,请问这里有人吗?”

    张扬三人闻言同时抬头,只看到一张略显苍白的脸颊和一双如同是古井幽泉一般,清澈透明的眸子。

    就算是夏天,也让人感觉到一股清凉。

    男生穿着一件短衣,衣服清爽模样。

    张扬摇头:“没人。”

    他说话的时候看都没有看铃木晴子。

    但是铃木晴子依旧是眼里缩了缩。

    “那就好,得救了!”

    男生坐在张扬身边,一脸开心。

    ……

    “三丁鬼大人,幽鬼被抓,我们追踪的人也损失惨重,而且,刚刚听到报告,草薙家的执法人出现了,在这么下去,情况不妙啊。”

    在东都在的一座小丘之上,有两个人在眺望越行越远的列车。

    中年男人穿着黑色的紧身衣,一副低下的姿态对着另外一个被黑雾所笼罩的男人说着。

    三丁鬼没有动,他只是看着远处的火车,眼中似乎是有两团绿油油的火焰在焚烧。

    直到那个拖着长长身躯的火车消失在视野之内,他才缓缓回头。

    “幽鬼进入了东都,事情比之前复杂了一倍不止,鬼主大人肯定会追究的,你说,怎么办?”

    三丁鬼说着,身体上,三团绿油油的火焰就从虚空之中冒了出来。

    虽然是火焰,但是却浑身散发着令人心寒的寒意。

    跪在他面前的中年男人顿时一颤,感受着周围突然下降的温度,他眼神里露出一丝恐惧。

    “不,大人,再给我一次机会…”

    话还没说完,小丘之上又恢复了平静,仿佛一切的声音的都戛然而止。

    原本活生生的中年男人直接化为一座冰雕模样,眼中的惊恐,甚至是那一丝丝弥漫在空气里的一丝丝的恐惧的气息,依旧在那里。

    仿佛一切都被冰冻在这里。

    三丁鬼化为一道黑烟消失在原地。而那个被冰冻的男人在一阵微风之后,直接化为一摊冰渣,融化在整片土壤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