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9章 人体封印者
    ,精彩小说免费!

    张扬眼神顿时一变,他二话不说,一道灵气打入酒井麻衣的身体之内。

    少女原本苍白的脸色这才有了一丝丝的红润。

    “这是怎么回事?”

    张扬第一次感觉有这惊慌,他完全没有想到,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酒井麻衣居然会出事。

    没有等到少女的回道,张扬仿佛就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一般,整个人一僵,他的目光从最开始的惊慌,到后来的不敢置信。

    他眼睛死死的盯着怀里,这个面容姣好,浑身充满了青春气息的女人。

    白皙细腻的肌肤,大大的眼睛,正在发育的身材,还有对任何事物都感觉好奇的好奇心。

    张扬只感觉内心深处,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刚刚刺着自己的心脏。

    是一种难以形容的疼痛和窒息感。

    他能够感受到在自己怀里这个女人身体里的气息。

    这股气息,他实在是太熟悉了。

    这段时间,这股气息一直就在他身边,那个鬼组织的人身体里我就有这种气息。

    五年前,那个奴良夜辉的气息也和这个极为的相似。

    这是,鬼神的气息。

    之前在草薙家,那些阴阳师的话顿时在张扬耳边再次响起。

    “外阴内阳,镇压符文!”

    张扬神念一动,一瞬间将酒井麻衣的身体查看了一个遍,然后眼睛里的那股悲伤越发的浓郁起来。

    酒井麻衣体质,阳属性!

    而她身体之上,的确有着一个充满了神秘威能的符文,只是那个如同胎记一般,长在酒井麻衣左胸的符文,此刻已经没有了当初的威势。

    反而被一股漆黑的气息缠绕着,难道…她就是那个被用来牺牲的,人体封印?!

    虽然早就知道,那个被阴阳师先祖用来封印鬼神的人,是一个女人,但是在张扬得知这个女人是酒井麻衣的一瞬间,内心仿佛突然有了一种难以言说的难过。

    这是什么情况?

    张扬已经彻底没了冷静,他身体之内的气息一瞬间爆发了出去。

    整个东都的修炼者被张扬这股如同仙魔的气息给吓了一跳。

    “这是什么修为才能够有如此磅礴大气的气势?!”

    “这是张扬?!”

    有人知道,这股气息的主人,但是也有人不知道。

    草薙家,原本九个玉牌,如今在短短一天之内连破六个。

    仅仅只剩下三块玉牌正在阴阳师们的全力维持之下,尽力的维持着大阵。

    但是正在阴阳师们正在头疼大阵的时候,东都内,张扬的气息冲天而起。

    气息里的愤怒,就算是他们都能够感觉的一清二楚。

    不少阴阳师都是一愣,完全不明白张扬到底遇到了什么事,居然如此的愤怒。

    “这是怎么回事,张扬怎么回事?!”

    有阴阳师立刻开始讯问起来。

    只有少数人眼神里闪过了一丝让人捉摸不透的光芒。

    “终于,要开始了嘛?”

    草薙家的长者叹了一口气:“赤幕的炎神!等你很久了。”

    张扬身上,一道赤红色的灵气巨柱冲天而起,整个世界仿佛在这一刻变得赤红起来。

    滚滚热浪带着一丝丝火星从张扬身边汹涌澎湃的四散而去。

    整个天幕都变得赤红起来,赤色的云海翻腾。

    仿佛是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色,将其他的人给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张扬只是抱着酒井麻衣。

    这具年轻的身体的主人,是一个仅仅十多岁的花季少女而已。

    为什么。

    为什么要她,偏偏要她做哪一个牺牲品?!

    张扬内心不知为何,一股股怒火滔天而起。

    “嘶!”

    张扬一把直接将酒井麻衣的衣服左胸口处的布直接撕成碎块。

    洁白的肩头和一大片白花花的肌肤就这么暴露在张扬的面前。

    张扬却只看到了仿佛是有呼吸的那道神秘符文的身上。

    “这…是什么?!”

    张扬一脸焦急的看着酒井麻衣。

    有张扬至刚至阳的灵气在体内压制奴良陆生至阴至寒的力量,酒井麻衣这才有几分缓过气来的模样。

    她对着张扬笑了笑道:“这个东西,就像是胎记一般,在我身上把你伴随了我十多年了。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个模样。”

    酒井麻衣语气里也有一些无奈:“你看,他似乎还是活的。”

    张扬有些紧张:“你不要紧吧?”

    “还好,我还以为还能够再撑几天,结果,今天就开始恶化了吗?”

    酒井麻衣说话的时候眼神有些轻松。

    她的眼睛盯着张扬,看着张扬为自己着急的模样,似乎有了几分笑意。

    看着这个小姑娘居然还有心情笑,张扬心里就气不打一出来。

    “笑什么?!”

    张扬大吼道:“你知不知道,你有多大的麻烦?!该死,之前你怎么不告诉我这一切?!”

    张扬右手覆盖在那个已经开始变得乌青的胎记之上。

    赤红的纯阳灵气已经源源不断的输送入了酒井麻衣的身体,纯阳的灵气,应该能够拖住一段时间。

    张扬抱着酒井麻衣就开始飞快的冲向阴阳师家族的领地。

    “碰!”

    张扬在大街上横冲直撞,更本不在意车流得奔腾。

    而刚刚,一亮中型的火车因为没有刹住车,被突然跳出来的张扬直接一手掀翻,然后直接倒在不远处。

    “你特么不长眼睛?!”

    张扬怒吼一声,头也不回,直接抱着酒井麻衣一路狂奔。

    “喂,你可别死啊!”

    张扬对着酒井麻衣说着。

    “我还没死,有你在,我舍不得。”

    酒井麻衣脸色越发的苍白,额头之上的汗珠越发的密集,神色也越发的痛苦。

    张扬脑海里正在想着对策。

    虽然被告知了,如果奴良陆生苏醒,那么作为封印本体的酒井麻衣,不出意外,应该就是先斩后奏!

    但是张扬不愿意,倘若是别人也就算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可是这件事情一牵扯到了酒井麻衣,他就觉得有必要确立自己的立场。

    这不是事不关己,这是他身边的人,虽然仅仅认识了几天,但是仿佛就像是很长很长一段时间一般。

    所以张扬只能够插手了。

    “舍不得,为什么舍不得,既然舍不得,就留下来陪我,哪里也别去!”

    张扬说着,突然他感受到了怀里女人突然身体一震,整个人吐出一口鲜血!而在草薙家,又有一块玉牌爆炸破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