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2章 血腥的开始
    ,精彩小说免费!

    张扬双眼微微低垂,他敏锐的感觉到皇帝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古怪的神色。

    高高在上的皇帝低头看自己的儿子的时候,仿佛就像是在看某些…食物。

    那种充满了渴望而又冷酷的神色,就像是野兽里的那些疯狂的捕食者一般,让人心里微微发寒。

    “这种眼神…”

    张扬心里暗暗升起一丝警惕。

    现在是多事之秋,所有的事情仿佛在这一瞬间就都集中的冒出来了。

    虽然看似似乎很多都没有关系,但是,却在这些毫无关系的事情里,张扬能够感受到一丝奇异的联系。

    大殿之上,十多位皇子相互对视,但是谁敢弃权,这个时候多一个人,也许就是多一分胜利的希望!

    大皇子刘彻和二皇子刘启的阵营瞬间分开,在大殿之上,竟然就只有刘秀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刘秀毫不在意的看了看自己的兄弟们,整个人露出一丝莫名的笑容。

    “父皇,这考核是不是要有一个标准,或者规则,总不能…让我杀光他们所有人测?”

    刘秀盯着皇帝。

    皇帝咧嘴一笑:“规矩就是活下来,想做皇帝,就是要在最艰难的情况下活下来,这里面的世界可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这里面死了…那可就真的死了!”

    所有人震惊,满朝文武一瞬间抬头,都盯着那个说的风轻云淡的皇帝陛下。

    他们眼睛里露出的只有不敢置信。

    “陛下,这里真的会死人?”

    不知道有多少大臣脸色微微颤动,没有想到这个皇帝居然还有如此凶狠的一面!

    皇帝淡淡的点头:“不错,倘若在这里死了,就真的死了,这次道大殿来的皇子们,除了那个失踪的四皇子,所有人都必须进去。”

    皇帝冰冷的声音让人通体发寒:“至于怎么判断谁赢了…仅仅只需要将藏在这镇魔塔里的玉玺找到就可以了。”

    “玉玺是皇朝的镇国之宝!其内蕴含的龙气足以让任何人短时间内快速冲刺洞虚级!不过那个时候,玉玺的主人也就和国脉相连,只能做一国之君。”

    “去吧,我把一切都放在哪里了,谁找到了,朕的江山就是谁的!”

    皇帝振臂一呼,整个大殿都隐隐约约沸腾起来,虽然文武百臣都知道这里是一国之重地,但是皇帝的话语却让他们不得不激动。

    就连东宫三师都微微松了一口气。

    之前的几年,三人明示暗示多少次,皇帝都对于立太子这件事情无动于衷。

    而如今,皇子们按耐不住,大乱将起的多事之秋,皇帝终于要立太子了。

    只可惜最具备君王气质的刘赢死了。

    想到这里,三人和国子监的老祭酒对视了一眼,却发现这位老祭酒面无表情,眼神低垂,似乎在想什么事情。

    刘秀看了看周围的人笑了笑道:“如果没有人进去,那就让我,来做这第一个人吧。”

    他随后又看了看站在武王之后的张扬,眼神里闪过一丝冷冽。

    “哼!等我夺得了玉玺,诸多逆臣皆该死去!”

    他说话的时候,张扬抬头,和他对视一眼,张扬面无表情,他知道刘秀说的是他,但是心里却不知为何,升起一种古怪的感觉,这些皇子,似乎都出不来了。

    他又看了看皇帝,这种古怪的感觉越发的浓烈。

    刘秀踏入金光之中,消失不见,而在大殿之上,立刻亮起一道小光幕,其上显示的赫然就是刘秀的身影。

    大皇子刘彻冷哼一声带着自己的人也走入金光之中,二皇子刘启紧随其后。

    随即大殿之上只有群臣和皇帝的身影,皇子们彻底进入镇魔塔。

    大殿之上立刻亮起十几道光幕。

    张扬抬头,发现皇子们都被分散在各处,没有一个是在一起的,有人在沙漠里,有人在海岛上,有人在荒野上,有人在沼泽里。

    所有人都是微微一愣,他们也发现了自己的处境,已经成了孤身一人。

    “朕的皇子们,你们分别在一个单独的空间里,每一个空间里都有一头与你们修为对应的灵兽,找到他们,杀掉他们,你们就可以进入上一层世界。”

    “那里才是你们争夺玉玺的舞台,不过你们要注意了,这里不管怎么样,都是真实的,一道死了,就真的死了。”

    皇帝嘴角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随即半空中的画面全部都变了,一头头狰狞的,高大的,或者是娇小可爱的灵兽出现在各个皇子的面前。

    除了少数几人,其他人都是脸色一变。

    刘秀眯着眼睛在他面前是一头浑身金光的狮子,狮子眼神里闪烁着一缕缕嗜血的光芒,整个身体的气息赫然就是和他同样的元婴后期!

    战斗几乎是一触即发,所有人要么逃要么战,场面开始混乱起来,所幸,所有的皇子因为身为皇子,天生就比常人的修炼资源雄厚。

    神通秘术应有尽有,丹药功法也是上上之选,除了年龄小的,几个大一点的都到了元婴期。

    就算是杀敌无望也能够有一个自保之力

    只不过也不是所有的皇子都在战斗或者逃跑,比如七皇子刘能,他面前的似乎就不是什么恐怖凶狠的存在。

    而是一只乖巧伶俐的小白兔。

    刘能如今是元婴初期,在同龄人里也算是一个小天才了。

    不过很明显,他的天赋也让他养成了一个自高自大的性格。

    刘能眼神里露出一丝不屑,虽然这个兔子身上有一股不弱的能量波动,但是仅仅是一只兔子而已!

    他手里出现一杆长枪,整个人就这么直接走向面前的兔子。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脸上都是一缕古怪,相比起其他被追杀,或者打得天昏地暗的皇子,这位七皇子似乎运气不错?

    张扬却眼睛里闪过一丝异色:“那兔子有古怪,七皇子怕是有危险了。”

    这话还没说完,七皇子手中长枪挥舞出几个枪花,直接将那只兔子给钉在地上。

    兔子蹬了蹬腿,似乎就这么没有了生息。

    所有人都是松了一口气,看来皇帝还没有到那种丧失人性的地步,这个兔子看起来,就是一只普通的灵兽。

    只是他能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就看到刘能原本不屑的表情陡然一变。

    一道血光涌现,刘能的脖子出一个血肉窟窿出现在哪里。这位刚刚还在不屑一顾的皇子殿下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