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5章 凌家的变化
    ,精彩小说免费!

    张扬已经有半月未出凌家,他此刻的他正在恢复伤势的最重要的时间。

    一缕缕淡绿色的光芒从生命之子中流淌而出,缓缓划过他的经脉,顺着他的四肢百骸滋润他的肉身。

    半月来,凌家一下变成了别人眼里的香饽饽。

    不光是枯荣宗,就连土地老爷都没事往这边跑。

    最开始真是让凌越受宠若惊,毕竟凌家在金竹城虽然有些势力,但是却没有能够让枯荣宗重视的地步。

    就算是自己小儿子天生天阳之体,也不可能受到枯荣宗和土地的重视。

    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心里的激动,毕竟这两方人马都是百里之内的大势力,土地更是代表了天庭!

    和他们有来往,甚至都不用真正有什么来往,就单单是土地来过他们凌家,就足以让外界的其他势力猜测不已了。

    “父亲,马家家主到了,说是要和我们谈谈东郊灵谷的事情,他们说愿意退让一步,和我们凌家结盟。”

    凌晴雨依旧是淡蓝色长裙,纤细的脖颈透露着一丝丝高贵的气息。

    凌家原本是金竹城里六个家族之中中上游的家族。

    而马家,则是其他五个家族之一,六个家族各有联系,也有竞争。

    马家和凌家的关系,一直就因为东郊附近的灵谷农场而有一些紧张,两方家族势力大小差不多,也有几个筑基的客卿供奉在家族之内。

    两个家族势均力敌,灵谷对于两个家族来说都是极为重要的,灵谷是一种充满了灵气的稻谷,凡人食之则可以强身健体,修士食之,固本培元。

    对于修炼来说,灵谷的作用虽然没有灵丹妙药来的迅速,见效快,但是却胜在成本低,而且细水长流。

    灵谷的灵气是可以让凡人都轻松吸收的,最为的柔和沉稳。

    对于凌家这样的小家族来说,是一笔巨大的修炼资源。

    家族里的小辈,还有客卿供奉都需要灵谷。

    所以和马家的竞争从两家建立开始就没有停止过。

    凌越听到这个消息脸色微微一喜,但是却没有那种欣喜若狂的神色。

    半个月来,枯荣宗和土地的关注让凌家的地位无形之中缓缓提高起来,就算是六个家族里的其他两个势力最大的家族,都不得不开始重视凌家的地位。

    而如今马家的到来已经在凌越意料之中,只是他也没想到,马家家主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沉不住气。

    “让马瀚文那个老匹夫去东厅等着!”

    凌越没有立刻动身的意思,要是放在之前,他恐怕早就兴冲冲的冲出去了,但是现在不行。

    现在的凌家可不是当初那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凌家了。

    这个凌家是能够让土地动容,让枯荣重视的凌家,即使知道这一切都只是因为在后院里的客房内休息的一个男人,但是作为一个家主,他也必须利用起这一点。

    蓝衣的凌晴雨低低应了一声,一双温润细眸里却是数不尽的复杂。

    她是家族长女,那里不知道现在凌家的地位都是那个她讨厌的男人所带来的。

    这个男人醒来之后只出去过一次,却让凌家地位飙升,如今势力最强的谭家和高家,哪一个不得小心翼翼的摸索着和凌家对他的态度。

    她穿过花园,走过长廊,九曲十八拐,回头还是能够看到那垂柳之下的两层小楼。

    那里,有一个男人正在修炼。

    一个因为修炼而拒绝枯荣宗和土地求见的男人,他的来头似乎是很大很大。

    “晴雨侄女,你父亲呢?”

    前堂之处,一个中年富态男子带着两三个仆从等候在此,看到凌晴雨,马瀚文没敢自持身份。

    前不久土地老爷亲自找过了他,说是用南郊的一些药田换东郊的灵谷。

    金竹城因为地处平原,四面郊区均有一些得天独厚的宝物。

    药田便是其中之一,不过药田也分三六九等,最好的自然在土地的手里,次一些的也是在高家,谭家手中,最差的才轮得到其他四家。

    最差的药田当然就是一些不入流的灵药了,只是比普通草药好上一些,和真正灵药比起来根本就是野草。

    而土地老爷代表天庭,马家自然是不敢不换,可是换的药田却是一些已经灵力衰退的药田。

    虽然是土地老爷的东西,但是这些药田灵力衰竭最多也就和高家手里的药田持平。

    这种药田和灵谷比起来自然是大大的不如。

    可是马家也没有选择。

    自古有云,民不与官斗。

    土地在这里,就是官!

    他要的东西都是最好的,谁敢不从?

    现在和马家换东西都是给他们面子了,要是让他老人家不开心了,没准金竹城只有五个家族了。

    这不,马瀚文现在立刻就来凌家,完成土地老爷的任务了。

    有土地照着,凌家前途无量,送他们一些灵谷也无妨。

    这是马瀚文的想法。

    “我爹还有许些事物没有处理,还请马伯伯稍等片刻,我来带您去东厅等候。”

    凌晴雨话语里充斥着一些天生的娇柔,但是眉宇间却是一丝硬气。

    马瀚文神色不动,他身后的几个仆从却是脸色一变,正要开口大骂,被马瀚文拦了下来。

    “既然如此,那就请侄女带路了。”

    马瀚文轻笑说着。

    凌晴雨点点头,脚步挪动。

    带着一行人朝着东厅而去。

    而凌越却依旧气定神闲,似乎完全不知道马瀚文的存在一般。

    一个时辰之后,在马瀚文几个仆从都打算找凌家人理论的时候,凌越的身影才缓缓出现…

    两人交谈的时间不长,却已经交涉完毕。

    送走马瀚文的之后的凌越一个人站在凌家门口,眼神里却充满了深意。

    “看来真是一个大人物啊。”

    他叹了一口气,回头看到了庭院里在花园里发呆的凌晴雨。

    “晴雨。”

    “父亲。”

    蓝衣长裙的女子语气里充满了敬意。

    “五天后枯荣宗就会派人来接小童,你去准备一下,三天之后,为我儿践行,顺便还要好好谢谢徐浪先生!”他说到这里又看着自己面前这个乖巧的女儿道:“到时候,好好和先生道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