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3章 青白峰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太上宗,霜华仙子刚刚进入山门,将一大堆原石还有一个温不弃。

    不得不说,这家伙可真的是已经为了皇甫君竹这个所谓的圣女而放弃了一切,居然连温方侯的事情都已经不在过问,一心只想接近皇甫君竹。

    “老祖,神源已经送来了,这就给您送进去。”

    霜华仙子和几个还风韵犹存的妇女同时将一块块原石扔进一处山谷。

    只是她们脸上那种兴奋之色还没有,整个宗门都抖了一抖!

    一声巨响从远处传来,轰轰烈烈!

    张扬一脚踢碎了那座千丈剑峰,整个人更是朝着太上宗长驱直入。

    路上的太上宗弟子无一不是一瞬间被赤色剑气剁成肉泥。

    张扬从北而来,剑气微动,就能够将太上宗化为一处绞肉场。

    皇甫君竹跟在他身后,面色有一些苍白,只知道修炼的她虽然对于杀人没有太大的感触,但是对于这么恐怖血腥的场景,她却是有一些不舒服。

    “什么人,竟敢欺负到我们太上宗的门上!”

    一声威严的怒吼,一个穿戴高贵的女人带着好几个仙人巅峰的高手飞快赶来。

    张扬踏在青白峰上,脚下山峰诡异的呈现出青白二色。

    两种颜色流转之间,给人一种难言的玄妙之感。

    这青白峰是太上宗最为玄妙的三座山峰之一,能够以青白二色的变化来助修士修炼,领悟天地法则,甚至是顿悟!

    而这青白峰的峰主更是在整个太上宗都是靠前的青白剑主是太上宗为数不多的一个男修。

    听说是曾经青白圣女的道侣,只是这个男人却让青白圣女甘愿为他不斩情。

    不斩情,对于修炼太上忘情录的修士来说,就是莫大的伤害,情根深种,不斩情证道,最终的结果就是自己化为这爱情的养分。

    以己身来补充情种,最终只能够身死道消。

    而青白剑主却因此留在了青白峰,青白峰因此也成了太上宗剑修最多的一个山峰。

    张扬踏空而行,剑气纵横数十里,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台修士收割机,一旦被发现,就被收割了生命。

    “剑意!”

    张扬眯着眼睛,看到了青白峰上面的青衫男人。

    他手里只有三尺青锋,身上身后都再无一人。

    其他修士已经逃走,只有这个人,依旧纹丝不动。

    “你是剑修?”

    青白剑主一手持剑,一手背负在身后,长发随风飘动,却仍然没有后退的意思。

    “不算,只是略懂一些。”

    张扬也负手而立,两人的气息将整个青白峰的山头的植被尽数给掀翻。

    “好凛冽的剑气,你居然不是剑修,真是让人失望。”

    青白剑主淡然,他将长剑放在自己面前,左手轻轻拂过剑身,整个人散发出一种特殊的波动。

    张扬摇了摇头:“不管是不是剑修,能够做对手,就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修士。”

    张扬的话说的有一些深意,他盯着青白剑主:“你不是我对手,你走吧,你的剑,刚正不阿,宁折不弯,我不想杀你!”

    青白剑主却笑了笑:“人生自古谁无死?只是早晚不同罢了,仙人可与天同寿,但是真的能够长生吗?”

    他语气里带着几分沧桑:“没有了魂,活的再久,也是行尸走肉,只是我发誓,青白峰在我就不会离开,青白峰毁我也就亡了。”

    张扬皱眉:“我可以让你先出剑。”

    “哼!你可是在小瞧我?剑修的世界,没有那么多曲曲折折,管他是是非非,我自一剑斩之!”

    青白剑主挥剑:“来吧。”

    张扬叹了一口气:“我的剑道虽然不纯粹,但是也没有办法了。”

    一股剑意从他身体里爆发而出,他右手之上,一道道仙气凝聚,化为一把长剑模样。

    “来吧。”

    两个男人各自挥剑,剑意滚滚荡开,整个青白峰土崩瓦解,仙人的力量对于一座山峰来说,还是太过于勉强。

    “真是疯子!”

    皇甫君竹眼睛里闪过一丝异色,张扬居然真的没有动用其他的手段,完全就是凭借剑意和剑道神通。

    这样的男人,似乎似有一些傻,但是却让皇甫君竹心里升起了一种有一些奇怪的感觉。

    比起修炼界那些修士的尔虞我诈,张扬这个人简直就是道德标兵!

    他虽然行为像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小人,但是却异常的守信,说一不二。

    无赖里带着一丝自己的坚持。

    皇甫君竹都有一些摸不清这家伙的脾气了。

    张扬手中剑气散开,他对着面前的青白剑主微微一叹:“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随。”

    对于剑修来说,对方出剑的那一刻,就可以读出对方的经历。

    张扬隐约之间看到了青白剑主的情感,心里多了一丝叹息。

    他缓缓绕过青白峰,皇甫君竹一脸的愕然,随即就看到了青白剑主的身影露出一条血线,整个青白峰一分为二。

    张扬继续向前,这次看到青白剑主之后,他越发的觉得这个什么太上宗根本就是误人子弟来的。

    什么狗屁太上忘情录,在张扬看来,这无疑就是一个控制人心的东西。

    “也好,等我踏平太上宗,这种有背人类七情六欲的邪魔外道还是毁了吧!”

    张扬一脚下去,一些峰主和山峰根本将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被张扬狠狠踩死。

    一路之上血流成河,三十六个已经有大半被张扬踏成废墟!

    而在张扬斩了青白剑主之后,太上宗的人就已经反应过来了。

    太上宗宗主是一个穿着高贵的女人,带着一大队人马直接杀了过来。

    “大胆,敢来我们太上宗撒野?”

    太上宗宗主是一个风韵犹存的老女人。

    张扬却淡然一笑:“是我,徐浪!”

    而与此同时,在宇宙某处,一个光头和尚。

    他一路飞奔而去,小白似乎因为危险并没有出来。

    “阿琴!”

    而他身后,一个血色的身影正在飞快的靠近。

    “妈的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有人想我?”徐浪回头对着血红身影飞快的喷出一些类似于抱怨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