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银鳞软甲
    “多谢酒老!”

    方毅连忙道谢,随即拿出两个酒葫芦,这是他刚过来时,特意购置的两壶上好美酒。

    一张蟒皮,换来一件软甲和一枚储物戒,他可以说是占了大便宜。

    原本想要答谢酒老,却又身无长物,于是便弄了这两壶美酒,投其所好,聊表谢意。

    酒老看见酒葫芦,顿时眼睛一亮。

    “小子,没想到你还挺上道。”酒老毫不客气,一把便接过酒葫芦,当即就连灌了几口,大呼过瘾。

    “酒老能够喜欢就好!”方毅微微笑了笑,转身便欲离去。

    “小子,老酒鬼我也不能白喝你的酒,这样吧!我看你还少柄剑,找齐材料来找我,我为你免费炼制一柄剑。”酒老说道。

    方毅微微一怔,看了看自己的佩剑,确实普通了一些。

    “那就先谢谢酒老了。”方毅感激道。

    “公子,我们多宝阁三天后会有一场拍卖会,到时会有不少珍贵的材料,公子可以来看看。”少女趁机说道。

    方毅随意的应付了一声,便出了多宝阁。

    到不是他对拍卖会没兴趣,而是因为他囊中羞涩。

    要去哪弄炼制武器的材料呢?

    方毅一路思索着,丝毫没有留意到,一阵微风吹过,撩起了他的衣角,把他穿在里面的银色软甲一角暴露在外。

    想了半天,方毅仍然没什么好主意。

    算了,看来武器的事只能慢慢想办法了,当下他便加快了脚步。

    没走出多远,方毅便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仿佛被什么盯上了一般。

    怎么回事?

    方毅暗自打量四周,却一无所获,当下便飞快的出了坊市。

    然而,那种感觉却一直如影随形。

    看来自己确实被人盯上了,该不会是方无心吧!方毅不由有些担心。

    不对,自己乔装过,根本不是本来面目,不可能是方无心,那会是谁呢?

    方毅充满了疑惑,自己的这个装扮只出现过两次,都是来坊市,根本不可能与人结怨,那么是?

    想了想,方毅脚下的速度猛然加快了几分。

    “莫非被发现了?”尚兴文心中一惊。

    刚刚在多宝阁门口,他便发现了有个人身穿银鳞软甲,于是便一路跟随而来,由于摸不清对方的底细,他一直都小心翼翼,没想到似乎还是被发现。

    想了想,他还是快步的跟了上去。

    然而,此刻哪里还有对方的身影。

    “阁下是在找我吗?”

    突然间,一个声音传来,随即方毅慢慢走出。

    “我和阁下素不相识,阁下为何要跟踪我?”方毅双目一寒,流露出一丝杀意。

    尚兴文脸色微变,没想到对方如此狡猾,嘴上却否认道:“兄台说笑了,在下只是路过而已。”

    “那还真是巧了,既然如此有缘,那不妨切磋一下。”

    方毅冷笑一声,便一剑攻了过去,这种鬼话,恐怕连三岁小孩也骗不了。

    尚兴文大吃一惊,没想到对方如此直接,连忙提剑抵挡。

    方毅之所以如此直接,是因为他已经认出了尚兴文,知道对方也是灵海四重的武者,如今他有银鳞软甲在身,四重武者,他根本没放在心上。

    而且他也想知道对方为何要跟踪自己。

    锵!锵!锵!

    剑影闪动,瞬间,两人的剑便在空中相击了数十次。

    “阁下究竟为何要跟踪我,速速说明,否则的话,别怪我不客气。”方毅沉声喝道。

    “哼,阁下未免太霸道了一些。”

    尚兴文冷哼了一声,连番交手下,他对方毅的实力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相比自己,恐怕还有所不如,这让他信心大增,同时也起来一丝贪念。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方毅当下也不再废话,手中长剑速度更加快了几分。

    “漫天飞雪”

    顿时,剑影重重,铺天盖地而来,直取对方全身数十处要害。

    这一剑快若惊鸿,密不透风。

    尚兴文脸色微变,随即嘴角却勾起一抹冷笑,身形鱼跃而起,长剑仿佛化作一支箭矢,疾驰而来。

    这正是他一向引以为傲的三品武技穿心剑。

    穿心剑威力惊人,在三品武技中都是比较强大的,不过却极难修炼,然而他硬是把这一剑炼制大成,成为他最大的杀招。

    面对着这穿心一剑,方毅也有些惊讶。

    刚想要躲避,却突然想起自己身上的银鳞软甲,有心试试,便不闪不避的迎了上去。

    尚兴文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不知死活,也只得拼着受伤的准备攻了上去,不过想到自己仅仅是受伤,而对方却要一命呜呼时,他的嘴角露出一丝浓浓的笑意。

    咻!咻!

    方毅的长剑率先刺中了尚兴文的身体,两道血柱喷射而出。

    叮!

    尚兴文的长剑也毫无意外的刺中了方毅的心脏。

    不过,却仿佛刺中金属一般,无法再进分毫。

    “这!”

    尚兴文脸色巨变,猛然间想起对方穿着的那件银鳞软甲,自己不正是为这个而来的吗?如此重要的时刻竟然把它给忘了。

    嘭!

    方毅飞起一脚,直接把尚兴文踢飞老远。

    太强了,这银鳞软甲防御力竟然如此强悍,方毅心中兴奋不已,

    不过眼下还不是高兴的时候。

    看了眼躺在地上,气息虚弱的尚兴文,方毅冷着脸,慢慢逼近。

    “现在你可以说了吧!为什么跟踪我?”

    尚兴文连中两剑,鲜血直流,此时他脸色惨白,明显已无再战之力。

    “我已经说了,只是路过,并没有跟踪你。”

    “很好,既然你如此不识抬举,那就怨不得我了。”方毅冷笑道,缓缓提剑。

    “你想干嘛,这里可是太玄宗山腰,若是被宗门发现,你绝对跑不了。”尚兴文急道,连忙抬出宗门。

    然而,方毅又岂会被唬住,长剑就要落下。

    “我,我说!”终于,尚兴文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的说了一遍。

    方毅的脸色微微变了变,没想到自己平白无故竟然招惹了个大麻烦。

    齐云飞他可是知道的,对方实力强横,达到了灵海八重,在整个外门都是响当当的人物,这样的人,竟然想要自己的命,这让他如何不头疼。

    “我劝你还是尽早带着软甲去给齐师兄请罪,也许齐师兄会看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原谅你,不然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