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神秘老者(求推荐)
    突然间,方毅动了,无视所有攻击,冲天而起。

    “雪落无痕!”

    这一剑直冲云霄,蔚蓝如海,无尽的寒意仿佛冻结了四周的空气。

    只见那一个个孙立刚仿佛被定住了一般。

    而后消散,如烟雾一般升腾而起,在方毅的头顶,长剑末端瞬间凝聚成形,正是孙立刚的真身。

    此刻的他一脸惊骇,似乎做梦也没有想到,方毅竟然看破了他的真身,并且刺中了他。

    虽然这一剑无伤根本,但是他感到无比羞辱和愤怒。

    方毅此刻也不好受。

    在他击中孙立刚的同时,孙立刚的长剑也在同一时间刺中他。

    走,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这是方毅此刻唯一的念头。

    借助那一剑的力量,他顺势一弹,化作一道流光疾驰而去。

    “哪里逃!”

    孙立刚瞬间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急追而下,磅礴剑气紧随其后。

    几个起落间,方毅几经生死,却仍然没能甩掉孙立刚。

    让他绝望的是,前方豁然是一处断崖。

    难道今天注定要死在这里?

    就在方毅绝望间,孙立刚的剑气已然到了,轰然落下。

    轰!

    方毅顿时如断线的风筝一般,跌落悬崖。

    “孙立刚,我若不死,他日必定将你碎尸万段。”方毅声音远远传来。

    “哼,下辈子吧!”

    悬崖边,孙立刚捂住胸前的伤口,讽刺道。

    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灵海七重的小子伤了,他就感到无比的愤怒,幸亏对方已经死了。受了如此重伤,又跌下悬崖,他可不信对方还能活。

    就连方毅,恐怕也不觉得自己能活着。

    耳边呼呼风声,方毅只觉得自己的身体急剧的往下坠。

    此时此刻,他什么也做不了,唯有等待死亡的降临。

    然而,这悬崖仿佛深不见底,一直下坠着。

    “不对,以自己下坠的速度早该砸到了地面才对,怎么回事?”

    方毅发现有些不对劲,这万钧山可没那么高。

    莫非这是阵法中的幻觉?悬崖是假的?

    方毅顿时觉得有些可能,心中大喜,只是自己该如何做呢?

    下意识的,他四周寻找着,想要抓到些什么,然而四周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只有不远处传来微微火光。

    不对,自己明明在下坠,为什么那火光却一直存在?难道自己根本就没有下坠,一切都是错觉?

    若真是这样的话,那自己该如何走出这里呢?

    方毅眉头紧皱。

    突然间,他想起了竹舍那座大阵,想起了姬无梦如何指引自己。

    下意识的,他闭上了双眼,扫除所有杂念,灵台清明。

    慢慢的,一丝微弱的火光在他的前方跳动着。

    随着这丝火光,他一步步踏出。

    直到一个苍老而虚弱的声音响起。

    “小伙子,你很不错。”

    方毅心中一惊,随即张开了双眼。

    这是一间山洞,阴暗而潮湿,正中是一尊古朴的大鼎,似乎正在炼制着什么。炉鼎后方是一名头发散乱老者,看上去极为虚弱,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死去。

    说话的正是老者,此刻他正激动的看着方毅。

    “你是谁?是你指引我来到这里的?”

    老者摇了摇头,“是你自己来到这里的。”

    “我自己?”

    方毅有些疑惑,他只知道刚刚自己是随着火光而来,难道那火光是眼前正在炼制炉鼎的火光?

    “你是何人,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

    老者笑了笑,但那笑容却显得极为痛苦。

    “小伙子,回答你的问题之前,你能不能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你问吧!”

    方毅点了点头,随即吞下了几枚丹药,他的伤势极重,此刻已经有些撑不住了。

    “小伙子,你似乎伤的很重,我这里有一枚丹药,相信比你的好用。”

    老者微微笑着,递过一枚丹药。

    方毅微微一怔,警惕的看着老者,却见对方一脸慈祥的笑意。

    想了想,方毅伸手接过,放在鼻尖轻轻一闻。

    顿时,一股奇异的药香传来,瞬间便让他觉得气血通畅。

    这!方毅大吃一惊,这丹药竟然如此神奇,仅仅闻一闻就有这样的效果,绝对是好东西。

    若是放在平时,方毅还真不敢平白无故的收人这么重的东西。

    此时此刻,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道了声谢之后,方毅便直接吞服了下去。

    顿时,一股清甜自喉咙而下,化作一股暖流向全身散去,强烈的疼痛感瞬间减少了大半,更为夸张的是,伤口竟然开始愈合。

    “好厉害的丹药!”

    方毅不禁赞道。

    老者似乎却并不以为意,只是淡淡笑了笑。

    “谢谢前辈的丹药,前辈若是有什么需要的地方,尽管吩咐,只要在下力所能及的,一定尽力办到。”

    老者满意的点了点。

    “你是这次围剿万钧山三大宗门的弟子之一吧!”

    “不错,在下太玄宗方毅。”方毅如实说道。

    尽管对方就在这万钧山之上,很有可能就是这次围剿的对象之一,但对方竟然把那么神奇的丹药都给了自己,自己又岂能隐瞒身份。

    “来的好,这一切都是我造的孽。”

    老者的样子似乎极为悔恨,痛苦不已。

    方毅微微一怔,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茫然的看着老者。

    老者似乎没有解释的意思,神情仿佛陷入了回忆之中。

    直到到片刻之后,才缓缓的看向方毅。

    “小伙子,你想不想学炼丹,成为炼丹大师。”

    方毅一呆,想起刚刚那枚丹药,若是自己能炼出那样的丹药,那今后受再重的伤也不用害怕了。

    而且,自己正急需修炼的丹药。

    下意识的,方毅点了点头。

    “能炼出和刚刚那样的丹药?”

    老者轻轻笑了笑,“甚至更好的。”

    “你有没有听过神丹宗?”

    “神丹宗?”方毅微微点了点头。

    林间府的神丹宗以炼丹助长,他早就有所耳闻,难不成刚刚那枚丹药就是出自神丹宗?那就难怪了。

    只是神丹宗的丹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这老者和神丹宗又是什么关系呢?

    然而老者接下来的话,差点把方毅下巴都惊掉了。

    “其实我是神丹宗的上一任宗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