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转变
    走出门外,方毅长舒了一口气,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随即,他便随着两名银甲将领直接离去了。

    州使府,坐落于长云州中心,这里极为繁华,庞大的府邸大气磅礴。

    府内,一座座阁楼雕梁画栋,十分精致。

    方毅新奇的打量着,有种步入古代深宫大院的感觉。

    在两名银甲将领的带领下,他最后来到了一处繁花盛开的亭台前。

    亭台内,正坐着两名气息浑厚的中年人,在他们身后,还站着几道身影。

    “禀州使大人,人已经带到。”

    两名银甲将领面向其中一名中年人行礼道。

    方毅也不由看了过去,那中年气势不凡,神情间透着一丝威严,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正是长云州州使岳正清。

    “知道了,你们下去吧!”岳正清挥了挥手,那两名银甲将领便退了下去。

    “方毅是吧!不用紧张,今天就是找你来了解一下情况。”

    打发走银甲将领之后,岳正清微微打量着方毅,淡淡笑道,语气颇为和睦。

    “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御兽宗的宗主罗天洪。”岳正清指着另一名中年人说道。

    方毅神色如常的点了点头,就算不介绍他也已经猜到了,从对方的那冰冷的目光中,就仿佛两柄利剑一般。

    “小子,你到是沉得住气,莫非你以为你是天极卫,我就治不了你了吗?”

    罗天洪怒道,一股淡淡的威压随之释放而出,似乎方毅那气定神闲的模样,已经激怒了他,尤其是想到自己儿子的死,可能和对方有关。

    此刻,方毅只觉得四周的空气都凝固了,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

    不过他仍然不卑不亢的说道:“罗宗主此言差异,在下沉得住气,不是因为天极卫的身份,而是问心无愧。”

    说完这句话,他额头已经渗出一丝细汗,那都会为了抵抗对方的威压。

    “好一句问心无愧!”岳正清哈哈笑了笑,随手一挥。

    瞬间,方毅便感到那股威压消失的无影无踪。

    岳正清的这个举动,到是让方毅有些意外,莫非对方是顾及天极殿?

    罗天洪似乎也有些意外,不过却并没有多说什么。

    而是看向了方毅,质问道:“你既然问心无愧,为何不敢随何一鸣上御兽宗,甚至还出手伤人?”

    “哼!”方毅冷笑一声,反问道:“罗宗主莫非以为在下是你御兽宗的弟子不成,说带走就带走?你是不把在下看在眼里,还是不把天极殿放在眼里?”

    “你!”罗天洪气急,一脸胀红,方毅他自然是不看在眼里,但天极殿他如何敢。

    岳正清这时却饶有兴趣的笑了笑,道:“好了好了,罗宗主你消消气,还是我来问吧!”

    罗天洪瞪了方毅一眼,便没有再说话,

    “方毅是吧!有人在南珠群岛看见一名骑乘白色踏云雕的武者,和御兽宗的少宗主追逐,那个人可是你?”岳正清直接问道。

    “小子,你可别说不是你,我们都已经查清楚了,当时你就在南珠群岛,而且你的坐骑正是白色踏云雕。”罗天洪再次逼问了一句。

    方毅不由冷笑了一声,道:“你可别告诉我,就凭这些你就认定是我吧?”

    “怎么?小子,你现在不敢认了吗?白色踏云雕本身就稀少,你又刚好在南珠群岛,不是你还有谁?”罗天洪肯定道。

    “这,白色踏云雕好像不少,天上就有一只。”

    这时,突然一个声音传来。

    众人皆不由一怔,抬头望去,只见天空果然有一只白色的踏云雕穿云而过。

    罗天洪显然也看到了这一幕,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而方毅此刻,却完全没有心思理会对方,因为他已经认出了天空之上的那只踏云雕,正是林雪儿人坐骑小雪。

    林雪儿怎么会来到这了呢?那个方向似乎是御兽宗,她该不会是想去偷九窍通兽丹吧?

    想到这个可能,方毅不由一惊。

    以那个丫头片子的性格,这种事情还真干的出来。

    “咳咳!”岳正清似乎也觉得有些巧,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轻咳了两声,拉回了众人的目光。

    “不管白色踏云雕是多是少,还是请小兄弟直接回答吧!”岳正清淡淡说道。

    方毅这时也收回了思绪,回道:“原本我可以否认,不过我问心无愧,没错,那个人就是我。”

    “你终于承认了,那你还有何话可说。”罗天洪逼问道。

    方毅不由撇了他一眼,随即便懒得理他,自顾自的说道:“那个人虽然是我,但我们并不是追逐,只不过恰巧一同进入中海而已。”

    “小子,休要诸多狡辩,这世上哪来这么多巧合。”罗天洪怒道,似乎已经认定了方毅。

    “哦,那刚刚的踏云雕算不算巧合?”方毅反问道。

    “罗宗主身为一宗之主,莫非你认为自己的儿子,和自己宗内的长老如此不堪,凭在下的实力就能斩杀他们?”

    “小子,休得放肆,你必定还有同党,快如实招来。”罗天洪狠道,其实他也不太相信,只不过毫无线索,好不容易查到方毅这根线,他如何能放弃。

    “哼!”

    方毅一脸冷笑,这件事死无对症,根本就无法证明,所以他根本无须担心。

    但关键是,如果对方认定了,哪怕没有证据,暗地里也不会放过自己。

    方毅虽然不惧,但总归是个麻烦。

    因此,他还必须如天极长老所说,把黑锅扔给四艺门。

    “你不是想知道凶手是谁吗?这件事我还真知道,就怕你不敢寻仇。”

    “小子,我看你是想随便说个人撇清关系吧!你以为我会相信吗?”罗天洪冷笑道。

    方毅毫不在意的说道:“我既然敢如此说,自然有证据,而且当时我就在现场。”

    罗天洪听到这话明显一怔。

    岳正清似乎也有些意外,不由看了看方毅,道:“那你快快道来,究竟是何人,只要你能拿出证据,罗宗主自然不会怪罪于你。”

    “仅仅是不会怪罪吗?”方毅笑了笑说道。

    “我如果没记错的话,罗宗主可是发布了悬赏的。”

    罗天洪听闻,脸色变得极为古怪,原本是一场审问,结果对方竟然还要领悬赏。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