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5章 力牧
    “铜人秘境?”

    力拔山喃喃念道,仿佛陷入沉思之中。

    “传说我黑耀城的守护大阵乃是赢皇留下,难道是真的?”

    良久,他冷不丁的说了一句。

    方毅听闻,不由一惊,忙问道:“你刚刚说守护大阵是赢皇留下?”

    “不错!”力拔山微微点头,“力家历代下来都有这样的传说,只是没人知道真假,不过这传承玉牌若真是来自铜人秘境,那这说法便十有**是真的。”

    只是,赢皇为何要为力家留下这样一座大阵,他和力家先祖有什么关系?

    力拔山似乎满是疑惑。

    方毅也是一样,如今看来,那尊铜人必定是力家先祖,赢皇为什么要以力家先祖的样子铸造铜人呢,而且还为力家留下这样一座大阵。

    似乎对力家格外好,这着实让方毅有些不解。

    “小兄弟,传承玉牌对我力家至关重要,所以”

    “放心!力某绝对不会亏待你。”

    力拔山直接说道,显然,他对传承玉牌志在必得。

    方毅也不意外,他能够拿出这枚玉牌就已经做好的打算,这枚玉牌在他手中,也毫无用处。

    对方诚意满满,送了他这么一份大礼,他又岂是小气之人。

    而且,如今得知,这座大阵很可能是赢皇留下的,既然赢皇如此看重力家,那他就更没有理由留下这枚玉牌了。

    “力城主,不知这传承玉牌又何用处?”

    方毅没有急着回话,而是好奇的问道。

    力拔山看了方毅一眼,似乎有些犹豫,不过想了想,还是说道:“不瞒小兄弟,在力某手中的这块传承玉牌,乃是力家的根本,不仅能够启动黑耀城的守护大阵,而且”

    力拔山说到这,微微顿了顿,最终还是接着道:“而且还蕴藏着落日九箭中仅存的三箭。”

    “哦!”

    方毅不由眼睛一亮,想到了一种可能。

    力拔山显然也想到了这种可能,所以才对这枚传承玉牌志在必得。

    “我原本以为,落日九箭中其他六箭已经失传,却从来没有想过,力家的传承玉牌竟然不止一块。”

    力拔山叹道。

    言下之意,已经再明显不过了,他怀疑方毅得到了这枚传承玉牌中,也蕴含着落日九箭。

    “力城主既然有疑惑,为何不证实一下,也好让在下可以见识一番。”

    方毅淡淡说道。

    这枚玉牌他可没少研究,最终却一无所获,力家说不定真有什么特别的手段。

    “好!”

    力拔山微微沉吟了片刻,最终点了点头。

    显然他也想证实心中的想法,顺便让方毅知道,这枚玉牌只有力家人才能开启,在其他人手中,只是一块普通的玉而已。

    只见十指捏诀,一道璀璨的光芒夹杂着一丝血色,朝传承玉牌而去。

    嗡!

    传承玉牌仿佛瞬间活过来了一般,肆意的吞噬那股能量,随后光芒大盛,微微颤抖起来。

    力拔山见状不由大喜。

    “跟我来!”

    他大喝一声,便径直朝那传承玉牌而去。

    方毅此刻也是心惊不已,这玉牌看来还真是力家的传承之物,当下,他也随着力拔山而去。

    传承玉牌光芒大盛。

    方毅只觉得眼前景色突然一变,下一刻,他便来到了一片空旷大地上。

    砰砰砰!

    四周传来一阵阵巨响,整个大地都在剧烈的颤抖着,仿佛有什么庞然大物在奔跑一般。

    下一刻,一道巨大的身影出现在方毅视线内。

    那身影高大百丈,如山岳一般,顶天立地,精壮的筋肉闪耀着古铜色的光辉,浑身散着极其暴虐的气息,他背负弯弓,肆意奔跑,大地在他脚下颤抖。

    暮然,他转过头看向了方毅。

    那张脸,和铜人秘境中那具尸体,以及铜人雕像,竟然一模一样。

    这!

    方毅不由大吃一惊。

    然而,他尚未反应过来,那身影却直接取下弯弓,奋力的朝他射出了一箭。

    该死!

    方毅不由脸色大变,身形急退。

    就在这时,一只手掌搭在了他的肩上,同时,一个声音也随之响起,“不要慌,你现在所看到的一切只是影像。”

    说话的自然是力拔山。

    此刻他一脸激动的看着那道身影,浑身更是忍不住微微颤抖。

    “落日九箭,这里面果然蕴藏着落日九箭。”

    “不过可惜,也只要三箭。”

    力拔山兴奋的同时,似乎也有些惋惜。

    方毅这时也已经回过神来,看着那巨大的身影,脸上不由露出一丝骇然,那身影如魔神一般,举手投足间,无不散着毁天灭地的气息。

    一箭出,苍穹破!

    “这就是落日九箭?”

    “还有,这人是谁?”

    方毅不由问道。

    “不错!”力拔山重重点头,“这就是落日九箭,至于这道身影,应该就是我力家先祖力牧。”

    “力牧?”

    方毅微微皱眉,先前他就听对方说起过,不过当时他却并没有放在心上,但此刻他却有些疑惑。

    按力拔山的说法,这力牧是远古时期黄帝身边的大将。

    可黄帝时期,距今已经四万多年了,赢皇距今也不过两万多年,这两者根本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可既然是这样,力牧的尸体为什么会在铜人秘境的地宫之中呢?

    还有,赢皇为什么要以力牧的原型铸造铜人呢?

    方毅顿时觉得有些头大。

    不过关于力牧尸体的事,他还不准备告诉对方,因此也没有问。

    而且他知道对方也必定不知情。

    “好了,出去吧!”

    力拔山大手一挥,眼前的景色便消失不见,二人再次回到了大殿之内。

    “小兄弟,现在你知道我所说不假吧!这枚玉牌对我力家至关重要。”

    力拔山心情大好,颇有深意看着方毅说道。

    方毅笑了笑,他如何不知道对方的意思,当即回道:“既然这枚玉牌是力家传承之物,那力城主就留下吧!就当是在下给力城主的回礼。”

    其实方毅知道,眼下就算他不同意,对方也不可能会还给他。

    而且这块玉牌留在他身上也没有半点用处,之前拿出玉牌时,他也早已经做好的准备。

    既然如此,倒不如大方一些。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