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0章 镇压诸天
    “将军!”

    一众天魔军大急,然而在那淡淡的光波之下,所有人根本无法上前,只能疯了一般逃去。

    刷!

    噗嗤!

    淡淡的光波横扫而过,直接划过了文天河那庞大的身躯。

    原本那强横无比的肉身,在这光波之下,就如同豆腐一般,瞬间开裂,甚至连血都来不及流出,文天河便直接被一分为二,拦腰斩断。

    不!

    方毅惊恐看着这一幕,再看着那淡淡的光波朝自己而来。

    此刻他面如死灰,一颗心也沉到谷底。

    文天河痛到扭曲的脸上,也浮现出一处惨烈的笑意。

    然而下一刻,他的笑容便凝固,变成了惊恐,和不可置信。

    原来,那淡淡的光波扫过方毅的身体,却并没有生任何变化,仿佛方毅的身体就如同空气一般,那光波直接穿透而去,没有给方毅带来半点伤害。

    哈哈哈!

    方毅自然也现了这一点,大喜不已,放肆狂笑。

    “文天河,你想不到吧!”

    “现在,你安心去死吧!”

    方毅大喝一声,抬头一掌,直接拍在的文天河那已经断成两截的身躯之上。

    嘭!

    顿时间,文天河的上半身直接炸裂而开,血肉横飞。

    就如同莫十七死时的情形一模一样。

    至此,世间再也没有文天河这个人。

    “将军!”

    天魔军众人大喝,但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文天河化为碎片。

    在那无声无息、且霸道至极的光波之下,任何人的不靠近,更何况,就算没有那道光波,方毅的强横,也不是他们这些普通的天魔军能够抗衡的。

    砰砰砰!

    轰轰轰!

    光波横扫而去,一尊尊铁甲雕像也肆意杀戮着。

    整个场中,呼吸间,便已经化为血海尸山,死的死,逃的逃。

    唯有方毅,傲立虚空之上,宛如君临天下的绝世王者。

    哈哈哈!

    方毅狂笑不已,仰天大吼:“莫十七,你的仇我已经帮你报,好走。”

    远处的人群显然有些不明所以,面面相觑,看向方毅的目光都充满了畏惧之色。

    方毅淡扫全场,自然也懒得理会众人,而是踏出朝青铜鼎而去。

    “快看!他要收服大鼎了。”

    人群目不转睛的看着天空,情绪激昂,青铜鼎乃是上古九鼎之一,国之神器,眼下就要被人收取,他们如何不激荡,尽管这和他们无关。

    轰隆隆!

    天地间,惊雷滚滚。

    方毅一步踏出,伸手一探,正准备收取青铜鼎。

    就在这时,方毅只觉得眼前景色陡然一变,变成一片无尽的虚空。

    在那无尽的虚空之中,出现了一个即将破碎的世界,那世界剧烈的颤抖着,一道道巨大的空间裂缝撕裂着整个世界,洪水滔天,天崩地裂。

    这!

    方毅大惊,这一幕他曾在赢皇留下的影像中看到过,没想到此刻竟然再次出现。

    而且更加真实,也更加浩大。

    眼看着整个世界处在崩溃边缘。

    下一刻,一道巨大身影横空出世,在他周身,九尊巨大的青铜鼎缓缓流转,九鼎齐出,镇压诸天。

    破碎的世界,慢慢稳固,巨大的空间裂缝,再次弥合。

    世界仿佛恢复了平静。

    方毅心惊不已,第二次见到这样的场景,他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意思,虽然他知道这是传说中的,禹帝铸九鼎、镇九州的画面,可这是要告诉自己什么呢?

    难道是说,这尊大鼎屹立与此,就是在稳固这个世界?

    一旦移动,整个世界便会崩溃?

    想到这种可能,方毅背脊冷汗淋漓。

    难道这就是赢皇为什么要布下一座守护大阵在这里的原因?并且还在这处秘境之中,布下滔天手段,压制着进入者的修为,同时留下铁甲雕像,和那霸道的光波守护左右?

    想到此,方毅心悸不已,他知道,他差点酿成滔天大祸。

    下一刻,他眼前的画面再次回归正常,那尊巨大的青铜鼎,毅然屹立于天地之间,仿佛撑起这片天空的一根擎天巨柱。

    “他怎么了?怎么不动了?”

    四周的人群却是一脸疑惑的看着方毅。

    因为在他们眼中,方毅仿佛突然间被定住了一般,一动不动,那只直接探出去的巨掌,也悬停在青铜鼎上空。

    不过下一刻,他们便看到,那只巨掌却收了回去。

    “怎么回事?他怎么不收取青铜鼎?”

    “可不是,那可是绝世至宝,他在想什么呢?难道他无法收取?”

    “多半是这样,看来这尊青铜鼎应该无人能够收取。”

    众人议论纷纷,神情间似乎都有些惋惜。

    方毅收回手掌,抬眼扫了众人一眼,随即他那庞大的身躯便慢慢缩小,最后回归正常,全身鳞甲已经尽数钻入体内。

    秘境中的一切,他已经知晓,文天河等人也已经死去。

    眼下他也没有必要在保持如此庞大的身躯了。

    随意清理了一些战场,他踏步而行,便要离去。

    众人显然都充满了不解,面面相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