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6章 水牢
    黑色巨兽吞噬完二人,似乎还不满足,想要朝那两名黑狱杀手追去。

    哗啦啦!

    下一刻,它那庞大的身躯却突然翻腾起来,似乎极为痛苦。

    吼!

    它奋力挣扎,仰天咆哮,只见在它的巨口之中,那锋利的牙齿背后,一只手掌正牢牢的扣在其上。

    那豁然正是方毅。

    原来方毅并没有被吞入腹中,而是躲在了巨兽的利齿之后。

    此刻的方毅,正一手紧抓着黑色巨兽的利齿,一手持黑煞插入巨兽的口腔之内。

    哗哗哗!

    黑色巨兽吃痛,身体不住的翻腾的着,四处乱窜,而后消失在湖底最深处。

    方毅随着黑色巨兽一路颠簸,浑身仿佛散架了一般。

    但他知道,此刻绝对不是放松的时候,不然的话,自己没有死在黑狱手中,反而要葬身这巨兽之口,那样就太不值得了。

    当下,他咬紧牙关,手中黑煞乱斩一通。

    顿时,黑色巨兽庞大的口腔之内,血肉横飞。

    吼吼!

    黑色巨兽吃痛,庞大的身躯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方毅却全然不顾,手中长家肆意砍杀,一道道剑芒刺穿黑色巨兽的身体。

    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四周再无动静,他这才停了下来。

    “死了?”

    方毅大口喘着粗气,有些惊魂未定。

    这一次计划,他原本是打算让黑色巨兽吞噬黑袍人,没想到差点连自己也一起葬身兽腹,好在最终有惊无险,计划也更完美,相信黑狱的人,必定以为自己已经身死。

    如此,想要逃出去,便容易多了。

    方毅惨笑了笑,稍稍恢复了一些体力,这才破开了巨兽的身体。

    “耶!这是哪里?”

    钻出巨兽体内,方毅发现,眼前是一个湿漉漉的洞穴,如地下长河一般,黑色巨兽庞大的身躯,便泡在长河之中。

    长河两边,有着狭窄的空地,不过却足够数人并行。

    方毅微微皱眉,好奇的打量着四周,这洞穴应该是天然形成的,而后被这巨兽当成了自己的老巢。

    确认没有危险,方毅也无心理会这些,一个闪身便来到了岸边。

    当务之急,还是要尽快恢复伤势,而且外界,黑狱的人也未必散去,在这里躲上一阵,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打定主意,方毅便闭目调息起来。

    时间就这样慢慢的流逝着,也不知过了多久,在灵液和大量的丹药帮助下,方毅很快便恢复了部分实力。

    虽然抽离了真龙之血,但是他的肉身依然强横,恢复力虽不如从前,但却也远非常人可比。

    呼呼!

    方毅深吸一口气,一个漩涡瞬间凝结,四周的空气都被牵动着。

    差不多了!

    他猛然睁开双眼,两道精芒爆射而出,透着一丝霸道无比的气息。

    此刻,他的伤势已经好的七七八八,实力也恢复了八成。

    “是时候出去!”

    打定主意,方毅便站起身来,看了看黑色巨兽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他估摸着,这一次调息,恐怕已经过了三四天。

    这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不过在亲眼看见自己被巨兽吞下,相信黑狱的杀手也应该散了。

    正当方毅准备钻入水里,离去之时。

    突然,前方隐隐传来一丝异响。

    “嗯?”

    方毅微微一惊,莫非这洞中还有什么其他的东西不成?

    当下,他便小心靠近。

    然而,前方却空无一物,这个洞穴也并不长,一眼看穿。

    奇怪!

    方毅暗自疑惑,但那声音却继续响起,似乎是一个人痛苦的呻吟声。

    这里怎么会有人?

    方毅眉头紧皱,不过脚下却寻着那声音而去,最后,他来到了洞穴的尽头,声音似乎是从另一边传来的。

    莫非岩壁之后还有空间?

    方毅心中一动,稍稍犹豫的片刻,便小心沉入水里,从水中向另一头而去。

    慢慢的,那声音越来越近,水面之上,也出现了一丝火光。

    甚至还有一些脚步声。

    方毅小心翼翼的把头伸出水面,只见一个个铁笼,被固定在水中,一半沉入水里,一半露出水面,在他铁笼之中,一道道身影,被囚禁在其中。

    这豁然是一座水牢。

    这!

    方毅顿时大吃一惊,做梦也没有想到,这里竟然会有一座水牢,而且关押着这么多人。

    这里是黑狱的地盘,难道这些人都会被黑狱抓来?

    仿佛是为了回应方毅的猜想。

    这时,一名白袍人,领着两名红袍人,正朝这边走了过来

    果然没错!

    看到这三人的装扮,方毅不由目光一冷,不过眼下这种情形,他自然不会贸然出手。

    当下,他小心的躲在了暗处。

    黑狱三人,丝毫不觉有人能混入这里,直接朝一个铁笼而去。

    “看看他死了没有。”

    来到一个铁笼前,白袍人停下了脚步。

    两名红袍人应了一声,便直接打开了铁笼。

    铁笼内,是一名身形瘦弱的少年,他枯黄的头发披散而下,惨白的脸上,看不到半点血色,气若游丝,仿佛随时都会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