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9章 秒杀地丹境
    “不,不要杀我,我说!”

    “我们也是刚刚找到这里,”

    那红袍人吓得魂不附体,方毅问什么,便一五一十的回答着。

    在他口中,方毅得知,黑狱还是刚刚发现姬无命被救,所以便命这些人四下搜寻,找到通过水牢的入口,这不,一行人刚刚找到,便被方毅撞见。

    连水牢内关押的人,都还没来得及转移。

    轰隆隆!

    正在方毅问话间,洞**隐隐传来一阵闷响,显然是交上手了。

    “谢谢你的配合!”

    方毅五指一捏,直接捏断了那人的脖子。

    此时,洞**的战斗声越来越激烈,四周的湖水涌动,如山洪暴发。

    现在怎么办?

    方毅眉头紧皱,黑狱刚刚发现水牢泄露,里面的黑狱杀手应该还不是很多,云飞月一行,也未必没有机会。

    可必须速战速决。

    时间一长,这些人都必定在劫难逃。

    罢了!

    好人做到底,既然已经来了,那就进去看看。

    方毅打定主意,不管神威军和天魔军的关系如何,这件事上,两者对黑狱的态度肯定都是一样的。

    当下,他便直接钻入了洞穴之中。

    洞穴尽头,另一边传来的战斗声越发激烈,整个洞穴都摇摇欲坠,仿佛要坍塌一般,一块块巨石落下,隔绝两个空间的岩壁也一块块脱落,露出了一个洞口。

    从洞口内,可以清晰的看到另一边,几十名黑狱杀手正在围攻着云飞月一行人。

    幸亏这一行人的实力都极为强横。

    但源源不断的黑狱杀手涌来,任凭他们再强横,也无济于事。

    “飞月,快救云统领!”

    刘成大喝一声,率一众天魔军挡下所有黑狱杀手的攻击,杀向云天江所在的铁笼。

    而云飞月,也早已经冲杀而去,如一尊杀神,所过之处,一名名黑狱杀手倒下。

    云飞月原本就强横无比,不比方毅差多少。

    此刻更是解救自己的父亲,完全不顾生死,彻底疯狂。

    “飞月,你是飞月?”

    云天江无比激动的看着来人。

    “救我出去!救我出去!”

    整个水牢内,被关押的人,都无比期盼的嚎叫着。

    然而

    四周的黑狱杀手却越来越多,数名白袍人和黑袍人皆已经到来,这些白袍人的实力都达到了地丹境,虽然只有一转,但却和神泉境有着天壤之别。

    “杀了他们!”

    一名白袍人大喝,身形一闪,便宛如一道急电,直接挡在了云飞月身前。

    原来云飞月离云天江只有几步之遥,却生生被挡了下来。

    “混账!你们都要死。”

    云飞月双目通红,已然杀红了眼,云龙九变瞬间出手,青色龙爪直接抓向了那名白袍人,空气寸寸报裂而开。

    那白袍人明显大吃一惊,不过他终究是地丹境强者,这一爪却还拿不下他。

    两人随即激烈的战在一起。

    原本以云飞月的实力,和白袍人到也能抗衡,可惜她太过急躁,累累受创。

    方毅看着这一幕不由摇头。

    此刻无疑是最后的机会,咬了咬牙,他没有再犹豫,身形猛然一弹,整个人便化作一道利箭,直接刺向了那白袍人。

    这一剑蓄势待发,且出其不意。

    那白袍人,根本没有想到暗处还隐藏着如此强者,顿时脸色大变,身形暴退。

    然而

    正当他准备接下这一击的时,突然,一支神念星光幻化的利箭呼啸而来,直接刺向他的识海。

    “不!”

    那白袍人满脸惊恐,面对那一剑,他尚且能够抵挡。

    可面对着神念幻化的利箭,他几乎没有多少反抗之力,那呼啸的利箭,透着洞穿一切的气息,完全不是他那少的可怜的神念星光能够抗衡的。

    咻!

    神念利箭几乎没有受到丝毫抵挡,直接刺入了白袍人的识海。

    白袍人神情一僵。

    噗嗤!

    下一刻,方毅的手中的长剑也直接洞穿了他的心脏。

    秒杀!

    在外界看来,这就是一剑秒杀。

    虽然这一剑有偷袭的嫌疑,但不可否认,白袍人确实被一剑秒杀。

    这一刻,四周人群皆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方毅,眸子尽是恐惧之色,即便是刘成等人也不例外,这些白袍人的实力,他们可是最清楚不过,那可是都是地丹境强者,与他们相当。

    可如今

    就是这样的强者,竟然被方毅一剑秒杀了,他们如何不惊。

    因为那岂不是意味着,自己等人也同样不堪一击?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救你父亲。”

    云飞月此刻同样也是一脸呆滞,直到听到方毅的呵斥声,她这才回过神来。

    她深深的看了方毅一眼,便冲向了铁笼。

    也许她做梦也没有想到,一名地脉境强者,竟然当着她的面斩杀了一名地丹境强者,且还是一剑秒杀,并且对方刚刚还和她交手,她却根本不敌。

    “父亲,我是月儿,月儿不孝,月儿来晚了。”

    云飞月跪在铁笼前,看着铁笼内骨瘦如柴的云天江,泣不成声。

    “月儿,你真的我的月儿。”

    云天江同样是老泪纵横,不过他此刻极为虚弱,再加上神情激动,没说两句,便再无力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