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4章 悔恨
    “这里很安全,你就暂且呆在这吧!”

    正当云飞月胡思乱想之际,方毅的声音随即响起。

    “谢谢!”

    云飞月感激的看着方毅,说道。

    方毅也没在意,神念直接退出了太玄宫,留意着四周的一切。

    外界,正在飞速靠近的黑狱杀手,原本已经清晰的感应到了云飞月的存在,可下一刻,对方的气息却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凭空蒸发了一般。

    怎么回事?

    众黑狱杀手面面相觑,非但没有停下脚步,反而飞速而来。

    然而

    四周除了各种巨兽之外,没有一丝人类的气息。

    也许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方毅此刻就躲在巨兽腹中。

    当然,即便他们知道,湖底巨兽无数,也根本无法一一剖开。

    最终,黑狱杀手仔细的搜寻了一番,只得无奈离去。

    方毅也不由长舒了一口气,想了想,他干脆懒得出来,依然呆在巨兽腹中,待两日后再说。

    随即,意念再次进入太玄宫内。

    此刻,云飞月正盘坐在大殿之外,闭目调息着,在她身旁,云天江的脸上也开始出现了一丝血色,应该是服用了救命的丹药。

    而姬无命和火儿,正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二人。

    唧唧!

    看到方毅,火儿连忙冲了上来,姬无命也跟了上来,目光中隐隐透着一丝疑问。

    “放心吧!已经没事了。”

    方毅笑了笑说道。

    这时,云飞月也猛然睁开了双眼,她气息平稳,浑身伤势应该没有什么大碍。

    “他们已经走了?”云飞月看着方毅问道。

    方毅微微点头,算是回应。

    “那我也出去吧!”

    云飞月说着,便站起身来,要带着自己的父亲离去,她是个好强的人,更知道这座宫殿的存在,必定是对方极大的秘密,因此便不想再呆在这里。

    方毅又岂能不知道她的想法,撇了撇嘴,说道:“算了,既然都已经来了,就呆着吧!”

    不暴露都已经暴露了,也不在乎多呆一天半天的了。

    更何况,黑狱杀手必定还没有走运,一旦出去,对方依然是死路一条。

    云飞月自然也明白这些,便没有再坚持。

    咳咳!

    这时,一旁的云天江也慢慢转眼过来。

    “父亲!”

    云飞月连忙扶起自己的父亲,一脸关切,泪水止不住的流。

    “月儿,真的是你嘛!”

    云天江缓缓睁开双眼,枯瘦的脸上满是激动,浑浊的眸子里闪耀着满足和幸福的光芒。

    十二年再次重逢,父女二人,自然有说不完的话。

    方毅识趣的走到一边。

    许久之后,二人的声音才渐渐小去。

    “小兄弟,谢谢你救了我们父女。”

    云天江这时看向方毅,无比的感激的说道,先前他虽然一直处于昏迷之中,但对外界的一切,却并非一无所知,而且自己女儿能够赶到,自然也是对方的作用。

    不过相比自己,他更珍惜女儿的命。

    若是为了救自己这幅老骨头,而让女儿

    所幸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而他最应该感谢的,自然是眼前这名少年。

    “你用不着谢我,我并没有打算救你。”

    “要谢,你也应该谢他,是他让我救你的。”

    方毅指着姬无命,颇为讽刺的看着云天江说道。

    他确实没有想过救对方,真若想救,上次就可以救走了。

    云天江听闻,明显一惊,怔怔的看着姬无命,神色变得极为古怪,“他,他知道我是谁吗?”云天江问道。

    “你说呢?”

    方毅没有回答,但那神情却已经说明了你一切。

    “哈哈哈!”

    云天江一呆,突然狂笑起来,笑的极为悲切。

    “父亲!你怎么了?”

    云飞月显然不明所以,一脸急切。

    “姬天行,十二年前我不如你,如今,我连你儿子也不如,哈哈哈。”

    云天江仰天狂笑,只是那笑声到最后,比哭还难听,最后,干脆变成了哭。

    “父亲!”

    云飞月见状大急。

    然而

    云天江却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嚎头大哭,最后再次昏了过去。

    “父亲,父亲!”

    云飞月焦急无比,直到确认父亲只是因为情绪失控,暂时昏死过去,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随即,她便看着方毅,以及姬无命。

    “为什么会这样?他到底是谁?”云飞月不解道。

    “是谁?姬天行这个名字你没听说过吗?”

    “那么神威将军这个封号,你总该知道吧!”方毅冷笑道。

    什么?

    神威将军!

    云飞月脸色大变,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姬无命,显然,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对方会是神威将军的儿子,自己的父亲可以说是他的杀父仇人,可

    “记住,他叫姬无命,十二年前被你父亲袭击,最后和你父亲一样,被关押在这水牢十二年,当年他只有六岁。”

    “若不是因为他,我不杀你们就已经不错了。”方毅冷声道。

    姬无命听闻,脸上露出一丝哀伤和茫然,似乎他也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是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