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4章 一剑之威
    “快走!父皇要为你洗礼。”

    正在激战中的方毅,脑海中,突然响起了一句话,这声音,豁然是来拜月王朝二公主,月如尘。

    方毅明显一惊,疑惑的看向了月如尘这边,手中却没有丝毫停顿。

    他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帮自己。

    而且,洗礼不是拜月王朝最高的荣耀吗?为什么对方要劝自己快逃?

    他的疑惑没有持续多久。

    下一刻,月如尘的声音再次响起,“洗礼会让你的实力变强,但同样也会让你迷失自我,永远忠于拜月王朝。”

    什么!

    听到这话,方毅顿时脸色大变。

    微微一想,他便知道对方说的不假,什么只有最强大最忠诚的子民才能接受圣湖的洗礼,这根本就是骗人的,为的就是将最强大的子民收为己用。

    至于最忠诚,洗礼之后恐怕想不忠诚都不行了。

    明白这些,方毅顿时有些不甘,难道只能放弃血月仙露?

    罢了!来日方长。

    打定主意,方毅身形陡然一快,气势也随之暴涨,整个人仿佛化为了一尊滔天魔神,一拳击出,迎面两名守卫,直接倒飞了出去,吐血不止。

    “拦住他,他想要逃。”

    众守卫自然看出了方毅的意图,飞快的追了上去,四周的守卫,也在第一时间围了上来,水泄不通。

    “找死!”

    方毅脸上涌现一抹怒意,出手也不再留情。

    刷刷!

    心念转动间,五色剑芒爆射而出,五色交织,化为一张惊天剑网,罩向人群。

    嘶嘶!

    无数剑气肆意纵横,将整片空间都撕裂的支裂破碎。

    剑网所过,鲜血飞溅,一名名守卫倒下。

    四周人群皆是大惊,一脸不可置信,方毅的强横让他们感到无比震惊,一名地脉境武者,什么时候强大到如此地步了,竟然同时面对着如此多的守卫,而丝毫不落下风。

    那些守卫中,可不乏天脉境强者。

    但却无人能挡其锋芒。

    月中天此时也是一脸惊讶,不过相比其他人,他的惊讶中,还透着一丝喜色。

    如此强大的武者,即将为他所用,他如何不喜。

    “去!将他拿下。”

    “是!”一名气息磅礴的黑衣男子,从月中天身后走出,而后飞快的冲向了场中,他气息极为狂暴,远超其他人,豁然达到了地丹一转。

    轰隆隆!

    黑衣男子出手霸道无比,一只擎天巨掌瞬间凝聚,直接拍向了方毅。

    四周空气寸寸爆开,仿佛承受不住这一掌的威力。

    方毅也是脸色微变,不过却并没有太过惊慌,如今地丹一转的强者,只要神念不是特别强大,他还是有信心对付的。

    当即,他毫不退缩,同样拍出一掌,迎了上去。

    轰轰轰!

    两只霸道的掌印瞬间撞在一起,一阵惊天巨响,气浪滔天。

    四周的守卫,实力不够的,皆被这股气浪掀飞。

    而方毅却纹丝未动。

    与他一样的,还有那名黑衣男子。

    “这!这怎么可能?他竟然能够接下李护卫一掌,而且丝毫不落下方?”

    “这个到底是谁?究竟是不是地脉境?”

    人群一片哗然,面面相觑,尽管他们已经无限高看了方毅,但仍然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能和地丹一转的强者战成平手,这完全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而一旁的月如香,却是惊喜不已,看向方毅的目光也变得更加狂热。

    至于月如尘,恰好相反,眸子里的担忧之色,越来越浓。

    “好手段!如香,这次你还真是个父皇带来了惊喜。”

    月中天眸光闪动,隐隐流露出一丝兴奋之色。

    “嘿嘿!父皇,那你总该把他赐给儿臣吧!”月如香一脸得意,趁机说道。

    轰隆隆!

    场中的战斗越来越激烈,黑衣男子出手也越来越霸道,似乎刚刚那一击与方毅平分秋色,让他极为不爽,此刻便恨不得立即拿下方毅。

    然而

    他越是急躁,却越是拿不下方毅。

    方毅同样也拿不下他,两人旗鼓相当。

    “不行!看来必须动用神念。”

    方毅暗自打定主意,以他此刻的修为,只能勉强和地丹一转的强者战成平手,而且还是在对方急躁的情况下。

    若非如此,想要战成平手都难。

    为今之计,也只能依靠神念了,黑衣男子他到是并不担心,他最担心的,还是拜月王朝的国主,月中天。

    不管了!

    方毅把心一横,心念一动,识海中,无数神念星光瞬间汇聚,化为一尊巨大的铜人。

    与此同时,落日弓也仿佛有感应一般,瞬间暴涨,而后自动落在了铜人手中。

    吟!

    两条火龙仰天咆哮,无数神念星光再次汇聚而来,与火龙交织在一起,化为一支璀璨无比的长箭,一丝毁灭的气息弥散而出,让人不禁灵魂颤栗。

    吟吟!

    轰!

    龙吟阵阵,巨大的铜人拉弓射箭,璀璨的长箭呼啸而出,宛如九天落雷,洞穿一切。

    “不!不”

    黑衣男子瞳孔急剧收缩,里面尽是惊恐之色,仿佛看到了这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物一般,几乎没有任何反应,他的身形便直接倒飞了出去,口中鲜血如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