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1章 金丹种子
    “没兴趣!”

    接过紫青双剑,方毅微微瞥了剑问天一眼。

    他一向不是个喜欢多事的人,更不喜欢无谓的战斗,虽然这个剑问天有些嚣张,但还不值得他出手。

    四周人群,似乎都没想到,方毅竟然如此果断拒绝。

    虽然这应该是最好的决定,但他们心中都不免有些失望。

    镇南王府声名显赫,何曾退缩过。

    可如今

    “呵呵!是没兴趣还是不敢呢?”

    剑问天冷笑连连,一脸鄙视,只见他手中光芒一闪,一枚金灿灿的种子便漂浮在他手心。

    “金丹种子!”

    人群惊呼连连,看着那金灿灿的种子,双眼发光。

    “天啊!我看到了什么,他竟然有一枚金丹种子,那他为什么不融合?”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据说只有自身凝炼出来的金丹种子,才会最契合,突破后实力也更强横,通常极为妖异的天才,都会选择自己凝炼金丹种子,除非实在不行,才会融合外来的金丹种子。”

    “不错!这剑问天实力强横,必定是不会轻易融合的。”

    “啧啧,真是人比人气死人,这枚金丹种子,无数人都求之不得,他却”

    人群议论纷纷,充满了渴望。

    方毅也有些惊讶,不仅仅是因为那枚金丹种子,还因为,在他的灵海中,似乎也有着同样一枚种子。

    在开启太玄宫之前,那明月最后化为了一滴水,落入灵海之中。

    若是方毅没记错,那滴水,和剑问天手中的金丹种子就极为相似。

    难道那也是一枚金丹种子?

    方毅有些疑惑,但眼下显然不是查看的时候。

    “不知阁下现在有没有兴趣呢?”

    剑问天的声音再次响起,他一脸阴笑的看着方毅,“只要你能赢我,这枚金丹种子就归你,但若是你输了,就乖乖的把紫青双剑奉上,敢是不敢?”

    剑问天激将道。

    四周人群闻言皆是一惊,紫青双剑虽然珍贵,但相比金丹种子,自然还是大大不如。

    这剑问天竟然拿出金丹种子来诱惑对方,还真的舍得下本钱。

    剑问天自然舍得,因为在他看来,这是一场稳赢的战斗。

    而且不下点本钱,有怎么能让多人动心呢。

    “你确定?”

    方毅笑了,虽然他不是一个喜欢多事的人,但若是有人硬要送枚金丹种子给他,他似乎也没有理由拒绝。

    虽然他并未用的上,但有人却继续,比方说柳随风。

    “当然!区区一枚金丹种子而已,不过你想要,还得先赢了我再说。”

    剑问天若无其事的说道。

    不过眸子深处,却闪过一抹阴谋得逞的冷笑。

    “正好!十皇子在此,就请十皇子替我们做个见证。”

    剑问天说着,随手一弹,那枚金灿灿的金丹种子,便朝十皇子而去。

    十皇子身份尊贵,他自然不用担心对方会贪图他的金丹种子。

    因此,行事看似极为大方。

    十皇子颇显意外,不过也没有拒绝,随手便接过了那枚金丹种子,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一番。

    随后,他的目光便不由看向了方毅。

    四周人群,同样也一齐看向了方毅,似乎都想知道,方毅敢不敢应战。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

    方毅淡笑,随手一抛,紫青双剑便飞向了十皇子。

    剑问天见状,阴沉的脸,渐渐舒展开来,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仿佛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四周人群显然都有些激动,一个个紧张无比。

    就连风神秀,似乎都有些信心不足的样子,唯有冯依依,一脸淡然,没有半点反应。

    “你怎么一点都不担心?是不是不知道北斗剑宗的厉害?”

    风神秀颇为好奇的看着冯依依问道。

    十三等人,也如他一般。

    尤其是姬无命,似乎极为担心。

    冯依依颇为不耐的撇了风神秀一眼,原本她是不打算回答的,不过看到姬无命等人,她还是说道:“那是如何?在师兄面前,他什么都不是。”

    “这!”

    风神秀撇了撇,觉得冯依依对方毅有些自信过头。

    不过想起风神梦的话,他又觉得,可能是自己太不了解方毅了。

    场中,人群自觉的退到了一边,给二人让出一大块空间。

    方毅缓缓走下台来,与剑问天遥遥相对着。

    “小子,知道我的名字,还敢应战,你也算有几分胆量。”

    “看在这份上,今天剑某不要你是命。”

    剑问天冷笑着,他到并非不想要方毅的命,只不过大厅广众之下,方毅又是出自镇南王府,他自然不敢太过分。

    而且,这次不花一分一文拿下紫青双剑,他还得谢谢对方。

    “哦!是吗?”

    “既然这样,我也不能小气,也留你一命吧!”

    方毅淡淡回道,看不出有丝毫波动。

    四周人群显然都有些意外,方毅的淡定让他们有些困惑,同时也有些期待。

    “呵!好大的口气,小子,我到要看看一会你还能不能沉得住气。”

    剑问天冷喝一声,身形也陡然一动,整个人便化作一道流光,急射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