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8章 生殿与黑狱
    时光飞逝,转眼间,三天便过去了。

    这三天,方毅待在镇南王府哪也没去,除了修炼之外,便是指导姬无命修炼。

    不得不说,姬无命的天赋还是极为不错的,虽不如姬无仙,但也远超其他人。

    若不是他从小不是被关着,而是在镇南王府,相信他的实力必定极为惊人。

    至于现在,能达到什么程度,方毅也不清楚。

    “方方大哥,你什么时候会再回来。”

    姬无命不舍的看着方毅,在他心中,方毅曾是他的恩人,如今更是他的亲人。

    “也许用不了多久。”

    方毅微微笑了笑,其实他根本不确定。

    圣殿一行会怎么样,还未可知,三仙岛就更不说。

    下次再来天都,他可不希望只是自己一个人,最起码要带着姬无仙一起回来。

    “好好修炼,等方大哥下次来,希望能看到你变得更加强大。”

    方毅鼓励道。

    “嗯!”

    姬无命重重的点头,“方大哥,你会不会去找大姐?我听说大姐去了三仙岛,他们说三仙岛有去无回,我担心”

    姬无命欲言又止,一脸担心,显然不敢想下去。

    “放心吧!那只是对一般人,你方大哥可不是你一般人。”

    方毅笑了笑回道,“而且,下次回来时,方大哥一定会把你大姐带回来。”

    方毅一脸坚定,像是在给姬无命保证,又像是给自己定目标。

    “凡事切记量力而行,不可鲁莽行事。”

    姬纵横不知何时出现在二人左右,告诫道。

    “是!”

    方毅连忙应道,表现出应有的尊敬。

    “去吧!他们已经在府外等你了。”

    姬纵横点了点头,最后说道。

    “方大哥,你一路小心。”姬无命说道。

    方毅笑了笑,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目光,随后便转身离去。

    天都城北,庞大的城门外,已经聚集了不少武者,他们一个个气息磅礴,都是这次获得圣武令的强者。

    此次前往圣殿,路途极其遥远,众人便决定相伴而行。

    方毅三人缓缓而来,众人的目光,也一下聚集了过来。

    争夺战时,方毅一掌击败地丹三转强者,给他们的心灵造成了极大的冲击,此刻看向方毅的目光,也充满了敬意。

    就连天武侯,此刻也深深的看了方毅一眼。

    “好了!人都到齐了。”

    天武侯扫视着众人,接着道:“圣殿距此极其遥远,即便是本侯全力赶路,也要一月有余,而且路上有些险地,以你们的实力,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但以防万一,所以让你们一同上路,彼此也有个照应。”

    “记住,在大夏,你们可以是敌人,但出了大夏,你们必须团结一致。”

    “是!”众人齐声应道。

    “嗯!”

    天武侯微微点头,锐利的目光再次扫过众人,“那就上路吧!祝你们好运。”

    随着他的话,一道道身影冲天而起,踏空而去。

    呼呼!

    耳边传来呼呼风声,天都也渐渐消失在视线内。

    “总算是出来了,这几天可憋死我了。”

    风神秀心情大好,四周观看着。

    三人一齐乘坐在小胖身上,到也乐得自在。

    冯依依却已经闭目修炼起来,她完全就是一个修炼狂人,比方毅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对圣殿知道多少?”

    方毅这时开口问道。

    因为赢皇的关系,对圣殿,他始终保持着警惕之心。

    赢皇究竟是如何失踪的?是不是圣殿所为?身为赢皇传人,圣殿会不会对付自己?

    这些问题一直缠绕着他,让他不得不谨慎行事。

    “看来你还在担心。”

    风神秀闻言,嘿嘿笑了笑,道:“圣殿来历神秘,恐怕没多少人了解圣殿,因为圣殿甚少与外界接触,圣殿弟子,更是永远守在圣殿之内。”

    “不过你走运,我风家恰恰对圣殿有些了解。”

    风神秀作出颇为得意的样子。

    “少说废话,说重点。”方毅撇嘴道。

    “啧啧,黑耀将军,镇南王府郡马,果然就是不一样,连脾气都见长了。”风神秀故意调笑道。

    “再说废话,信不信我直接把你扔下去。”

    方毅目光一凝,警告道。

    “别,别”

    风神秀嘿嘿笑了笑,这才继续说道:“圣殿的来历我就不知道了,据说他们与九州同在,远古史记中,虽很少提及,但那时它确实就已经存在了。”

    “圣殿之所以闻名,完全是因为禹帝,这个想必你应该知道吧!”

    方毅微微点头,早在铜人秘境开启时,武星河就曾告诉他这一切,还有那句警示,“生殿毁,九州灭。”

    “不错!就是这句警示,你知道禹帝为什么要发出这样的警示吗?”

    风神秀问道。

    方毅摇了摇头,颇为期待的看着风神秀。

    “嘿嘿,其实我也不知道。”风神秀嘿嘿笑了笑。

    方毅闻言,顿时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别急,虽然我不知道禹帝的用意,但是我却知道他警示的对象。”风神秀接着道。

    “哦?警示的对象,谁?”

    方毅颇为不解,这不过一句警示,难道还有特定的对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