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1章 双丹之谜
    与此同时,冯依依也冲天而起,宛如一座大山,正面迎向了双丹老祖。

    轰轰轰!

    一阵惊天巨响,两柄惊天刀影落下,携开天之威。

    滚滚气浪咆哮而出,两人也被震退出数百米开外,但除此之外,却并没有任何不适。

    “嗯!这怎么可能?”

    双丹老祖满脸惊骇,不可置信的看着二人。

    方毅的妖孽已经让他无法接受了,可如今,又多了两名同样妖孽的天脉境武者,他如何能够相信。

    “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双丹老祖瞳孔收缩,这一刻,他心中隐隐生出一丝不安。

    仅方毅一人,就让他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眼下又多了两人,结果

    他心中开始萌生一丝退意。

    “老匹夫,想知道嘛,去问阎王吧!”

    风神秀叫骂一声,语出不屑,四象阵图也咆哮而出,四头远古神兽吞天噬地,暴虐无比。

    冯依依的重剑,也宛如山岳一般砸下,遮天蔽日。

    方毅同样也没有留手,心念一动,红莲绽放。

    无尽的寒意瞬间席卷大地,宛如一场突来的暴风雪,刺骨至极,整个天地都为之冰封。

    “不,不可能!”

    在三人磅礴的攻击之下,双丹老祖脸色巨变,眸子里涌现一抹惊恐之色。

    也许他做梦也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一天,被几名天脉境武者逼到如此地步。

    这些以前在他眼中如蝼蚁般的存在,如今却能威胁到他的生命。

    “王八蛋,本座跟你们拼了!”

    双丹老祖目光一横,竟然想要拼命,两柄弯刀爆发出恐怖无比的气息,浓郁的地煞之气,透着无尽的毁灭气息。

    然而,任凭他在强横,在三人的围攻之下,也不过是做困兽之斗。

    轰轰轰!

    大战越来越激烈,劲气咆哮,整片天地都已经炸开。

    四周已经有不少无双城赶来的强者,但他们却都在远远观望着,不敢靠近,生怕被那狂暴的攻击波及。

    这场战斗,大部分人已经失去了资格。

    至于小部分人,却各怀心思。

    “老贼,受死吧!”

    方毅知道不能再耽搁,等四周的人越来越多,到时必定会有人出手,那时再想要拿下双丹老祖就没那么容易了。

    砰!

    他一步踏出,天地为之一沉,气浪滔天。

    砰砰!

    虚空之中,一个个黑洞洞的脚印浮现,踏破虚空。

    待第八个脚印浮现,天地间龙吟阵阵,九天之上,仿佛有万龙咆哮,震天动地。

    轰!

    方毅一掌拍出,虚空破碎,掌风之下,所有一切仿佛都化为了虚无,连空间也不例外。

    这一掌正是天龙爪第五式,洞虚。

    天龙爪前四式,探云、擒龙、破法、化魔,一式强过一式,第五式洞虚自然也不列外。

    严格来说,第五式洞虚,比前面几式加起来还要霸道,为了练成这一式,方毅已经耗费的小半年,即便如此,也只是堪堪领悟,并未发挥出这一式的最大威力。

    不过仅仅这样,已经造成了如此恐怖的威力。

    就连双丹老祖,此刻也是惊恐无比,眸子里涌现一抹畏惧之色。

    “不,绝不可能。”

    双丹老祖奋起,双刀猛然斩向了那一掌。

    风神秀和冯依依也同时出手,施展出最强的一击。

    轰隆隆!

    轰轰轰!

    整片天空已经完全不可见,被狂暴的攻击笼罩着,空间一块块塌陷,露出黑洞洞的虚空,而后又飞快的弥合,周而复始。

    四周的人群,皆无比惊恐的看着这一幕,眸子里尽是骇然之色。

    如此狂暴的攻击,简直超乎了他们的想象,更超出了他们的承受范围之内。

    如果说他们之前不敢出手,是因为还有别的心思,那么此刻,他们是的的确确的怕了。

    面对着如此狂暴的攻击,他们如何不惧。

    嘭嘭!

    几声巨响从场中传来,几道身影也从滚滚气浪之中倒飞而出。

    其中一人,豁然是双丹老祖,只见他身形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口中鲜血更是忍不住喷射而出,血洒青天。

    “这!”

    四周人群大惊,显然都不敢相信,双丹老祖竟然被击伤,而且看似受伤极重。

    方毅三人同样也不好受,不过以三对一,三人到还能支撑。

    “哈哈哈,老匹夫,地丹三转又如何?双丹又如何?你的死期到了。”

    方毅仰天咆哮,声传十里,如滔天魔神不可战胜。

    四周人群看到是胆颤心惊,战栗不已。

    “你”

    双丹老祖气急,话还没说完,一口鲜血却忍不住再次涌了出来。

    “告诉我双丹的秘密,我可以让你死的痛快一些。”

    方毅冷喝,直接开口道。

    “小贼,你休想,你以为真的能够拿下本座嘛,做梦!”

    双丹老者叫骂了一句,目光无比怨毒的瞪着方毅,突然,他身形暴起,磅礴的刀芒直接斩向了方毅,“去死!”

    他一刀斩出,便急转而下,宛如一道急电,****而出。

    原来这一刀不过是掩护,他真正的目的,竟然是要逃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