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1章 十二铜人(四更)
    随着这白光覆盖,整座孤山仿佛都被封锁,再也无法进出。

    “怎么回事?”

    方毅不由一惊,眉头微皱。

    下一刻,一个冰冷的声音,在这片天地响起。

    “杀!胜出者,方能离开圣山!”

    那声音冰冷至极,虚无缥缈,仿佛高高在上的天神俯览众生,没有一丝感情。

    “嗯?”

    方毅脸色微变,露出一丝意外。

    其他人听到这声音,也是惊骇无比,显然,连她们自己也不知道,人鱼公主的诞生,竟然是如此凶残,难怪说这里只有一个人能够走出。

    这一刻,她们终于明白。

    看向彼此的目光,也变得不一样了,充满了警惕,和杀意。

    “死!”

    最先出手的是白媚儿,她不由分说,便杀向了不远处一名人鱼。

    那名人鱼顿时脸色大变,身形急退。

    随着这一幕,四周的人鱼,也陷入了一片杀戮之中。

    实力弱小的,几乎瞬息便被斩杀。

    而玉珠儿,实力原本不错,但出手却远没有白媚儿狠毒,显得颇为狼狈。

    方毅微微摇头,也没有急着出手相助,有些事,必须要她自己去适应,方毅就算帮得了她一时,也帮不了她一世。

    战斗极为激烈,片刻间,便已经倒下了数名人鱼。

    玉珠儿,似乎也已经慢慢适应过来,虽然还做不到杀伐果断,但至少自保有余。

    方毅见此,也无心再观察下去,径直朝那铜人雕像而去。

    随着距离越近,那雕像给方毅的感觉也越发神圣,仿佛一尊真正的神祗,让人心生敬畏。

    嗡!

    这时,一道白光闪过,如涟漪一般荡漾开来,天地间,浓郁的灵气瞬间汇集,如万流归海,自涟漪处凝聚成一道虚影。

    那虚影人身鱼尾,正是一名人鱼族,浑身金色的鳞甲灿灿生辉,极为夺目。

    “嗯?”

    方毅眸光一凝,闪过一抹惊讶。

    “大胆狂徒,竟敢擅闯人鱼族禁地,受死!”

    那虚影机械般的大喝一声,随即,身形便如烟雾一般,消失无形。

    等他再次出现时,却已经到了方毅身前,一只冰冷的三叉杖,也呼啸而来,似乎要将方毅彻底击杀。

    “不好!”

    方毅脸色大变,这虚影无影无形,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

    当即,他身形暴退,堪堪躲过了这一击。

    然而,他身形尚未站稳,那虚影再次消失不见。

    “怎么回事?”方毅一脸茫然。

    梭!

    蓦然,背后一股凌厉的杀意袭来。

    方毅大惊,当下也顾不得许多,转身便斩出了一剑。

    刷!

    磅礴的剑芒轰然落下,宛如一柄天刀,撕裂一切。这一剑极为霸道,方毅情节间斩出,哪怕是一般的地丹四转强者,恐怕也未必能够接下。

    但那虚影却如同没有看见一般,毫不避退,手中三叉杖也丝毫不解。

    轰轰轰!

    噗嗤!

    剑芒落下,整个空间寸寸爆开,那虚影没有丝毫意外,瞬间崩溃,如烟雾一般消散无形。

    但那三叉杖,也直接插入了方毅体内。

    好在方毅肉身极为强横,融合了真龙精血,恢复力更是胜过从前数倍。

    这一击虽然命中,但片刻,便已经恢复如初。

    嗡!

    一道白光再次荡漾,先前那虚影又重新凝聚。

    “大胆狂徒,竟敢擅闯人鱼族禁地,受死!”

    同样的话也再次响起,那虚影又攻了上来。

    “该死!”

    看到这一幕,方毅不禁大骂。

    轰轰轰!

    两人再次纠缠在一起,一如之前,那虚影对方毅的攻击完全无视,不顾生死的攻击着方毅,而方毅,只能小心应对,从来没有哪一刻,让他如现在这么憋屈。

    这虚影根本不是实物,只是灵气凝聚的能量体,没有生死。

    而且,它身法诡异,无影无形。

    如此下去,就算方毅再强横,也是必败无疑。

    轰轰轰!

    大战一直持续,那虚影已经不知重新凝聚了多少次,而方毅也不知被击中了多少次。

    好在他肉身强横,一时间到也能够支撑。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方毅心思如电,努力的思索着可行的办法。

    在他想来,这虚影,应该是由什么阵法控制,引天地灵气凝聚成型。

    想要彻底解决,除非天地灵气消耗一空,但这显然不太可能。

    那么另一个办法,便是破掉了这阵法。

    可是这是什么阵法,如何破,他根本一无所知。

    此刻,方毅心中郁闷无比。

    而后方,人鱼候选人之间的大战,也极其惨烈,几十名人鱼,已经死去了一大半,玉珠儿茫然看着这一切,神情显得无比痛苦,也许这一刻,她想退出这场争夺,但一切都已经由不得她。

    整座孤山,充满了死亡的气息。

    时间就这样慢慢的流逝着。

    在虚影无止境的攻击之下,方毅也渐渐不支。

    陡然,他看向了那尊雕像。

    若说那虚影真的是由什么阵法控制,似乎也只有那尊雕像了。

    “不管了!”

    当下他目光一横,尽管那雕像给他一种不可亵渎的感觉,但此时此刻,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