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5章 希望
    “那又如何?东瀛老祖,真当我黑狱怕你不成?”

    赤魔尊者怒不可歇。

    随着他的话,黑狱深处,一道道浩瀚的气息爆发而出,宛如一尊尊绝世魔神,足有二十来道,看气息,竟然一个个都不弱于赤魔尊者。

    什么?

    人群脸色巨变,一个个惊恐不已。

    这每一道气息,都意味着一名尊者级别的强者,如今却足有二十来道,这简直

    方毅此刻心中也不由掀起了惊涛骇浪。

    要知道,尊者级别的强者,可是极为罕见的,整个大夏恐怕也找不出几人。

    最起码方毅见过的,唯有大夏镇南王姬纵横。

    可如今,这里却一下出现了将近二十人,他如何能不惊?

    这股势力若是在外界,恐怕的整个大陆都要巨变。

    惊骇之余,方毅微微一想也便释怀,三仙岛的传说由来已久,无数年来,涌入这里的绝世强者无数,恐怕这还仅仅只是其中一部分,更多的,说不定还隐藏在暗处。

    期间,必定还陨落的不少。

    武者达到地丹七转,尊者级别,寿命都极其久远,只怕

    这一刻,方毅真正意识到东瀛岛的可怕,这里不知隐藏着多少绝世强者。

    “很好!”

    天空之上,东瀛老祖淡淡的扫视着那一道道磅礴的气息,神情也变得有些凝重。

    看来出来,饶是东瀛老祖,面对着这么多绝世强者,也是压力倍增。

    “东瀛老祖,这小子今天必死。”

    赤魔尊者沉声道,仿佛死神的宣判。

    “赤魔,你真的要战吗?好!好的很!”

    “老夫不妨告诉你,这小子老夫救定了,就算你黑狱又再多的强者,老夫也一并接下。”

    东瀛老祖怒道,声音坚定,不容丝毫置疑。

    四周人群闻言,已然吓得连连退去,一个个惊恐无比。

    开玩笑,这一场大战若是真的开打,整个东瀛城恐怕都片瓦不留,他们如何还敢在呆下去。

    “你!"

    赤魔尊者怒极,眸中寒芒闪烁,喝道:“东瀛老祖,上次你要救那女娃,本座已经给足你的面子了,如今,你三番两次挑衅,本座到想看看,你究竟有多大能耐。”

    赤魔尊者说着,浑身气息大盛,如威如狱。

    方毅心中却不由一惊,对方口中的女娃,想来应该是姬无仙无疑。

    看来血刀说的没错,的确是东瀛老祖出手救下了姬无仙。

    “赤魔,看来你黑狱是忘了千年前的教训了,还是你以为老夫大限将至,实力大不如前?”

    “不妨告诉你,老夫大限确实快到了,但杀你,却易如反掌。”

    东瀛老祖目光陡然一冷,天地间,一股霸道的萧杀之气瞬间蔓延,笼罩天地。

    这一刻,整个天下仿佛皆在东瀛老祖的掌控之下。

    赤魔尊者一脸铁青,眸中充满了无尽的怒火,正如对方所说,他就是想看看对方大限将至,实力是否退步,但仅从这萧杀之气看来,恐怕

    就算有退步,要对付他也是轻而易举。

    就算他不计代价拿下对方,黑狱也必定损失惨死,这二十名尊者境强者,恐怕未必能留下一半。

    而他自己,必定会首当其冲。

    “好!很好!东瀛老祖,但愿你能护得住他一辈子,从今以后,你散人联盟,休想再有好日子过。”

    赤魔尊者咬牙切齿,最终选择了退让。

    为了一个将死之人,拼上黑狱大半的实力,确实不划算。

    待到对方大限一至,再横扫散人联盟也不迟。

    “赤魔,你果然能屈能伸,将来,你必定会庆幸今天的决定。”

    东瀛老祖淡淡一笑,漫天的萧杀之气尽皆散去。

    随即,他看了方毅一眼,大手一挥,方毅的身形便被卷起,消失在这片天空。

    而后,他的身影也渐渐淡去,直至消失不见。

    “东瀛老祖,但愿你别让我失望。”

    看着东瀛老祖消失的方向,赤魔尊者的嘴角,隐隐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随即,他的身影也慢慢淡去。

    原地,只剩下一脸惊骇的人群,他们仿佛还没有回过神来,许久之后,偌大的人群才彻底沸腾,无不在议论着刚刚的一切。

    黑狱深处,某个庞大的大殿内,赤魔尊者正端坐于大殿上方。

    他一脸怒容,杀意滔天。

    “你确定?”

    他目光冰冷,看向下方人群中一名黑衣中年问道。

    若是方毅在这里,必定能够认出,那黑衣中年,正是当初和血河老祖,一同进入三仙到的天煞君。

    “不错!我非常肯定,那小子虽然改变的样貌,但是满头白发和武技却没有变,他就是赢皇传人。”天煞君无比肯定的说道。

    “好!太好了!终于让我们等到了,赢皇传人终于来了。”

    赤魔尊者脸色涌现一抹狂喜之色,甚至有些激动。

    “尊者,既然他是赢皇传人,那我们更应该杀了他,若非赢皇,我们又岂会被困在这?赢皇布下这三仙岛的局,实在恶毒至极,为何你还要任由东瀛老祖把他带走?”

    “难道”

    有人愤愤不平,心生怨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