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4章 姬无仙的危机
    不好!

    方毅顿时脸色大变,面对白虎君,他尚且有一战之力,可面对着赤魔尊者,唯有死路一条。

    即便有无数石俑大军,也无事于补

    要知道,尊者级别的强者,可不是其他人能比,每一个都是这片大陆,最顶端的存在。

    此刻,方毅心中只有一个字,那就是逃,逃的越远越好。

    四周空旷无比,唯一能逃的地方,也只有长生殿。

    随即,他目光一寒,五指一捏。

    嘭!

    一声炸响,白虎君几乎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头颅便如西瓜一般爆开,红白之物飞溅,一代绝顶强者就此陨落,恐怕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落得如此下场,竟然死在一名地丹三转武者手中。

    “放肆,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当着本尊的面杀人,罪不可恕。”

    赤魔尊者大怒,一脸铁青,身形更是宛如一颗出镗的炮弹,一路横扫而来。

    四周的石俑大军纷纷被卷起,爆裂而开,所过之处一片狼藉。

    “当着你的面又如何,终有一日,我必杀你。”

    方毅狠道。

    不过说话同时,他整个人已然化为一道金光,射向了长生殿入口。

    他自然不会傻到现在就和对方抗衡,以他此刻的实力,只怕连地方一击也接不下,唯有逃命。

    “混账!你哪里逃。”

    赤魔尊者大怒,曾几何时,一个小小地丹三转武者,竟然敢在他面前如此猖狂,他如何不怒。

    砰!

    只见他一步踏出,整个天地为之一凝,四周空间仿佛瞬间冻结,如同铁板一块。

    方毅原本****而出的身形,也如同便定住了一般。

    “小贼,在本尊手中你还想逃,简直痴心妄想。”

    赤魔尊者嘴角勾起一抹讽刺,距离方毅也越来越近。

    “该死!”

    方毅不由大急,若是被对方追来,就算他有十条命也不够死。

    拼了!

    当即,他咬紧牙关,体内整条龙脉陡然大盛,璀璨无比,一股浩瀚无际的龙气瞬间破体而出。

    吟!

    九天之外龙吟阵阵,有如万龙咆哮。

    磅礴龙气冲天而起,瞬间汇集,化为一条百丈神龙。

    咔咔!

    神龙咆哮,威压天下,原本被禁锢的空间,瞬间出现一丝松动。

    就是现在,方毅一步踏出,猛然拍出一掌。

    轰轰轰!

    顿时,空间寸寸爆裂,形同铁板般的空间,瞬间爆开,那股约束也随之消散无形。

    好机会!

    方毅不由大喜,整个人再次化为一道金光,钻入长生殿那黑漆漆的入口。

    “混账!”

    赤魔尊者大怒不已,身为绝顶强者,竟然让一个地丹三转武者在自己手中逃脱,他如何不怒,心中杀意也越发的浓烈。

    以至于,他根本懒得理会那些被围困的黑耀强者,也跟着方毅钻入了长生殿。

    这是一间石室,除了进来时的入口,前方又出现了三个洞口,每一个都一摸一样,也不知通往何处。

    “这是?”

    方毅微微皱眉,有些犹豫不决。

    然而,根本由不得他思考,后方赤魔尊者已然杀到。

    “小贼,今天你插翅难逃。”

    眼看着赤魔尊者逼近,当下,方毅也顾不了许多,随便选了一个洞口便钻了进去。

    这是一条长廊,昏暗无比,除了每隔一段距离便有一尊石俑之外,别无他物。

    这些石俑有些不同,呈金色,一看就极为强悍,远超外界那些。

    好在相同的是,方毅的到来直接被无视,这些石俑并没有苏醒过来。

    “太好了!”

    方毅微微松下了一口气,心中暗暗祈祷,赤魔尊者可千万别和自己选择了同一个洞口,那样的话,就麻烦了。

    也难怪他如此,实在是赤魔尊者太强横了,尊者级别的强者,还是他目前需要仰望的存在。

    别说打,在对方手中就算逃,方毅也没多少把握。

    好在这一次侥幸逃脱,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其实方毅也没有想到,赤魔尊者竟然也进入了铜人阵,这里面不是说是绝地,怎么

    时间慢慢流逝,身后一点动静也没有,方毅的一颗心也完全放了下来。

    可以肯定,赤魔尊者和他选择的不少同一个入口。

    总算是暂时脱离了危险。

    方毅不由长舒了一口气,这时,前方传来一丝亮光,似乎已经到了长廊尽头。

    方毅连忙加快脚步,走出了长廊。

    出现在他眼前的,依然是一间石室,前方同样又出现了三个洞口。

    “这是?”

    方毅不由一惊,看着这无比熟悉的石室和洞口,就和一开始的一摸一样。

    难不成这是一处迷宫?还是什么诡异的阵法?

    方毅微微皱眉,铜人阵内,这些石俑大军虽不会攻击他,但是这些玄妙的阵法,可不认他什么赢皇传人,好在没有石俑大军的攻击,他可以安心观察这些洞口。

    只是一番研究之后,他仍然一无所获。

    想了想,他再次选择了一个洞口进入,一无所料,这还是一条长廊。

    不同的是,石俑有些许的变化,比之前更多。

    如此几番,方毅也不知走过了几条长廊,仿佛没有尽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