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4章 最宝贵的礼盒
    难道一切真的已经注定?

    不!

    方毅很肯定的摇头,他相信人定胜天,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他缓缓走上前,轻声的安慰道:“无梦不会想看到你现在这样,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你开开心心。”

    姬无仙转过头,绝美的脸上挂满了泪珠,神情显得极为无助。

    方毅见状,只觉得心隐隐的作痛。

    他一把将姬无仙搂入怀中,用坚定无比的声音说道:“相信我,我不会让无梦有事,就算这个世界没有仙丹之丹,那还有别的世界,就算九州都没有,我们还可以离开九州。”

    “嗯!”

    姬无仙依偎在方毅怀中,轻轻的点头。

    不知为何,靠在这宽厚的胸膛之上,她突然觉得轻松了不少,仿佛压在身上的重担,被卸下了一般。

    仿佛是感应到这一幕。

    冰层中,姬无梦嘴角的笑意更浓。

    时光如水!

    姬无仙慢慢平复着自己的心情。

    而方毅,却在想着心事,提起离开九州,他下意识的想到禹帝、赢皇、还有生殿。

    九州似乎是个死局,想要离开,就必须破掉那座大阵,可大阵一破,九州就会崩溃,也许那些至强者能够在九州崩溃之前离开,但是其他人呢?其他九州生灵呢?

    禹帝没有办法,赢皇也没有办法。

    他们都只能稳固那座大阵,为后来人争取时间。

    可连他们都没有办法,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有办法?

    这一刻,方毅感到一丝茫然。

    但看到姬无仙那伤心欲绝的样子,以及姬无梦此刻的情况

    “对了!有件事,我还没有来的急告诉你,你弟弟还活着。”

    看着姬无仙,方毅淡淡的说道。

    “我弟弟?”

    姬无仙明显有些茫然,抬头不解的看着方毅。

    “恩!你弟弟姬无命,他还活着。”方毅笑了笑,肯定的说道。

    “无命?”

    姬无仙显得无比激动,不可置信的看着方毅,那神情

    “是的,无命,他还好好活着,现在就在镇南王府。”

    方毅再次肯定道,随即便将姬无命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

    不得不说,这个消息对姬无仙来说无比重要,让她低落的心情,很快便平复下来,甚至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回镇南王府,看看自己的弟弟。

    看着这一幕,方毅也由衷的笑了。

    清晨。

    大殿内,长生殿一众神色都显得有些凝重。

    “少主,你真的要走了?”

    大殿主看着方毅和姬无仙二人,问道。

    “当然!”

    方毅点头,他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姬无仙,如今姬无仙已经找到,伤势也已经痊愈,自然没有再留下来的必要。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还请少主示下。”大殿主请示道。

    这!

    方毅不由微微皱眉,深深的看着大殿主,虽然一直被长生殿的人称为少主,但是他从来没有真把自己当成什么少主。

    此刻,就更不用说命令这些人了。

    “三仙岛的使命已经完成了,你们也自由了,或许你们应该去外面的世界好好看看。”

    方毅由衷的说道,其实他内心挺同情这些人。

    这些人的先祖被赢皇安置在这,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外面的时间,世代被困在这,唯一能接触外界的,就是那些从外界来的武者,但他们却注定了是天敌。

    “自由?”

    大殿主似乎有些茫然,其他人也和他差不多。

    也许他们年纪大了,已经过了那种充满激情的岁月,而且他们从未见过外面的世界,也没有那么向往。

    “那赢皇未尽的事宜呢?那座大阵,最多只能支撑五百年。”

    大殿主颇有些激动的说道。

    方毅闻言,到是没想到,大殿主对这事竟然如此上心,也难怪,这些人一直以赢皇为尊,那怕过去了无数年,依然如此。

    若不然,也不可能仅因为一枚传国玉玺,自己就被他们视为少主了。

    只是这件事他也无能为力,最起码暂时是这样。

    “我知道,但是我们有其他的办法吗?”

    方毅不想让对方失望,无奈的说道。

    “有!最起码我们可以和生殿共进退。”大殿主坚定的说道。

    方毅默认,这确实是个选择,可以他的实力,在那些尊者境的大战中,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也许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提升自己的修为。

    “少主,赢皇选择了你,传国玉玺选择你,所以你一定不能放弃。”

    “禹帝没有放弃,他稳固了九州,为后来人博得一线生机,给后来人争取了时间。”

    “生殿也没有放弃,他们一直守护着那座大阵,与黑狱抗衡至今,并且努力的培养着各种天才,企图找到破局之人。”

    “赢皇同样也没有放弃,他铸造了十二尊铜人,留下了三仙岛,为后来人争取了两万年的时间,并且,他还留下了一些宝贵的东西,给他的传人。”

    大殿主激动的说道。

    长生殿众人,皆眼巴巴的看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