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4章 讨回公道
    “贱人,你给我滚出来!”

    许正德咆哮不已,一路疾驰。

    然而,没走出多远,他便脸色大变,随即一口鲜血更是忍不住喷射而出。

    “怎么会这样?”

    他一脸惊恐,连忙掏出数枚丹药服下,脑海中,却在飞快转动着。

    终于,他想到了银奴,以及那枚白丸。

    “银奴,是你!给我滚出来。”

    许正德暴怒不已,额头青筋暴起,神色极为狰狞。

    “没错!是我,可惜你知道的已经晚了。”银奴慢慢走出,这一刻,他仿佛换了一个人,目光凌厉,锋芒毕露。

    “你!混账,你好大的狗胆,竟然敢对本宗下毒。”

    许正德浑身杀意滔天,显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这个在他眼中,如蝼蚁一般的奴仆,竟然敢对他下手,并且把自己耍的团团转,他如何能不怒。

    “我岂止对你下毒,我还要杀你。”

    “对了!再告诉你一件事,许文龙,你的宝贝儿子,也是被我杀的。”

    银奴无比快意道。

    什么?

    许正德闻言,双目赤红无比,神情狰狞的如同恶鬼一般,“小杂种,给我死来!”

    他彻底暴怒,再也顾不得体内的剧痛,一只巨掌直接拍向了银奴。

    银奴眸中大惊,不过却并没有多少慌乱之色,只见他浑身气息陡然暴涨,原本还只是人脉境的气息,瞬间便攀升到了天脉境巅峰,差一步便能踏出地丹境。

    “好!好!小杂种,你果然早有所图,竟然达到了如此地步。”

    “你到底是谁?意欲为何?”

    许正德厉声喝道,一掌击出,自己却率先喷出了一口鲜血。

    “想知道?去下面问你的宝贝儿子吧!”

    银奴冷笑一声,毫不退缩的迎了上去。

    轰轰轰!

    两人瞬间对上数掌,尽管许正德身中剧痛,但他好歹也是地丹境强者,一时间,颇有几分旗鼓相当的样子,甚至银奴反而被压制着。

    “小杂种,你以为毒害的了本宗吗?本宗今天必将你碎尸万断,以慰我儿在天之灵。”

    许正德暴怒无比,出手极为毒辣。

    只是话虽如此,但他的气息却越来越弱,那剧毒随着他调用元力,已经慢慢侵入五脏六腑。

    但这对银奴而言,显然还不够。

    这里的战斗,很快便会吸了引其他人的到来,

    若不是有人扬言今天会杀上神丹宗,把附近的武者全吸引来,神丹宗弟子不得不出面打发众人,恐怕二人的战斗早就被发现了。

    所以,他必须尽快解决对手。

    当然,他也正是利用这次机会,才敢出手。

    轰隆隆!

    然而,就在他无比担心之时,远处突然传来阵阵闷雷之声,惊天动地。

    随即,一个声音如炸雷般响起。

    “太玄宗方毅,前来为师尊李传道讨回公道,许正德,滚出来!”

    随着这声音,方毅和姬无仙的身影便出现在天空之上。

    “太玄宗方毅?那不是黑耀将军吗?怎么会是他?不是说李承业吗?”

    “是啊!没想到黑耀将军竟然是李传道的弟子,他不是赢皇传人吗?而且还是镇南王府郡马。”

    “啧啧,他身边的难道就是无仙郡主,果然郎才女貌。”

    下方,前来凑热闹的人群,一个个惊讶无比的看着天空。

    林间府和清河府临近,方毅的大名早已传遍,几乎无人不知。

    其实别说林间府,就算是整个大夏,没听过方毅大名的人也已经不多,尤其是少年武者,方毅已然成为了他们的偶像,一步步晋升,成为大夏将军,最后更是得到无仙郡主的青睐。

    如此励志的人生,他们无不奉为自身的目标。

    “这下神丹宗恐怕要大变了,方毅竟然是李传道的弟子。”

    “可不是,难道当年许正德真的是用卑鄙的手段,夺走了李传道的宗主之位?”

    “肯定的,不然黑耀将军又怎么可能要为李传道讨回公道。”

    人群议论纷纷,下意识的,他们已经相信了那些传言。

    人就是这样,一旦他们崇拜一个人,那么对方所说的一切都是对的,就像此刻的方毅,人群都相信他是站在正义的一方。

    就连神丹宗弟子,此刻都有些茫然。

    他们原本还想拦下对方,可得知方毅的身份之后,却不自觉的,心生敬畏。

    即便是神丹宗一众长老,此刻也是面面相觑。

    “方公子,你说李传道是你的师尊,可有凭证?”

    神丹宗众长老中,为首一名头发花白的灰衣老者,看向方毅问道。

    方毅微微有些不耐,不过为了从人群找到李承业,让李承业相信自己,当即他大手一番,一只炉鼎和一本秘录便出现在他手中。

    “是神丹秘录和化神炉!”

    神丹宗众人大惊,脸色巨变,一个个目露渴望,但却无人敢上去一步。

    与此同时,方毅的神念也笼罩人群,想要从人群中找到表现异常之人。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所有人的表现都大同小异,并没有多大区别。

    难道李承业没来?又或者他真的已经遇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