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5章 往事如烟(四更)
    “银奴,你简直胆大包天,给我把他拿下。”

    神丹宗为首的那名灰衣老者一声令下,顿时,两名神丹宗长老逼了上来。

    银奴见状不由大急,但此刻他完全动弹不得。

    他不畏惧死亡,可仇人就在咫尺,却不能手刃,他如何甘心。

    “方毅,你不是说你是李传道的弟子,要为李传道讨回公道吗?我就是李承业。”

    这一刻,银奴再也没有隐瞒,嘶吼道。

    神丹宗众人闻言,皆是一脸大惊,一个个不可置信的看着银奴。

    许正德更是如此,瞳孔骤然放大,只不过他此刻仍然被银奴捏住咽喉,动弹不得。

    而方毅,却不由微微一笑。

    早在第一次见到银奴时,他就怀疑对方有可能是李承业,只不过对方掩饰的太好了,而且他也觉得太巧了,所以就没有太过放在心上。

    不过,当他看到这一幕后,心中便更加确定了这个猜想。

    如今对方承认,他自然不会意外。

    “混账!银奴,休得胡说八道。”

    那灰衣老者怒喝一声,便要亲自出手拿下银奴。

    然而,方毅的身影却先一步烂在了他的身前。

    “方公子,你是何意?”灰衣老者脸色微沉,语气中透着一丝质问。

    但方毅却根本懒得看他一眼,而是看着银奴,问道:“你说你是李承业,我凭什么相信你?”

    “凭什么?”

    “凭你是我父亲的弟子,凭我这张脸。”

    银奴嘶吼道,脸上的银色面具也随之脱落而下,露出了一张极为恐怖的脸,狰狞无比,如同恶鬼一般。

    人群见状,皆不由吓得一跳。

    就连姬无仙,也是微微色变,实在是那张脸太过狰狞,已经被烧的面目全非。

    “许正德这个狗贼,污蔑我父亲,夺去我父亲的宗主之位,并且将我父亲囚禁于地牢。”

    “身为人子,我岂能不找他报仇雪恨。”

    “这张脸,就是我故意烧伤的,为的就是今天,你说我是不是李承业。”

    银奴咆哮道,歇斯底地,仿佛是想起了这些年的隐忍,他的神情显得极为痛苦,为了替父亲报仇雪恨,他放弃了一切。

    他恨,恨许正德,恨不得将对方碎尸万段。

    他恨许文龙,原本对方的一切都是他的,所有他杀了许文龙。

    他还恨那个女人,那个本该被他称为母亲的女人,他有无数次机会杀掉对方,可他却不忍心,因为那始终是他的母亲。

    方毅漠然,看着银奴,他知道对方就是李承业。

    只是他没想到

    若是师尊知道自己的儿子为了替自己报仇,不惜自毁,不知会作何感想。

    他会感到欣慰吗?

    不会!

    方毅微微摇头,他依稀记得,师尊让他转告李承业,不要报仇,放下仇恨好好生活,可如今

    事已至此,他如何转告师尊的话?

    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就让他尽情的报仇吧,尽情宣泄着心中的怨气。

    “许正德欺师灭祖,击伤自己的恩师,嫁祸同门师兄李传道,并且将其囚禁地牢十年之久,百般折磨,罪不可恕。”

    “今有李传道之子李承业替父报仇,谁敢阻拦,杀无赦!”

    方毅如惊雷般的声音传遍神丹宗,霸绝无比。

    神丹宗众人,一个个脸色巨变,却无人敢上前一步。

    随着这声音,银奴便感到囚禁自己的那股气息,消散无形。

    “哈哈哈!许正德,你也有今天!”

    银奴放肆狂笑着,神情无比狰狞。

    而方毅,却默默的看着这一切,他也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是错。

    许正德却是一脸惊恐,满脸绝望。

    “许正德,下去陪你的儿子吧!”

    银奴目光一横,五指就要一捏。

    “住手!”

    就在这时,一个妇人的声音响起,只见一名头发花白,极现老态的妇人走了过来,她微驼着背,一步步向前,浑身微微颤抖着,仿佛每踏出一步,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原本狂笑不已的银奴,看到这妇人,神情却不由一惊。

    “小姐,你怎么来了!”

    灰衣老者更是连忙迎了上前,显得极为尊敬。

    “见过夫人!”

    四周的神丹宗弟子,也连忙行礼。

    方毅闻言,瞳孔也是猛然一缩,他已然知道了来人是谁,正是师尊曾经的妻子,李承业的母亲,自己的师娘。

    她终于来了!

    准备来神丹宗之前,方毅就曾想过会不会见到对方,因为他心中一直都有一个疑惑,那就是当年,师尊被许正德污蔑,对方为什么没有出来解释。

    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更何况还有个李承业,对方为何会如此狠心?

    银奴很快便回过神来,眸中涌现一抹浓浓的恨意。

    随即,他便转过头,再次看向了许正德,杀意滔天。

    “住手,你不能杀他!”

    妇人再次阻止道,声音微微颤抖,仿佛用尽全身的力气,吼出来的一般。

    “我不能杀他?”

    银奴再次转过脸,神色狰狞的看着那妇人,咆哮道:“你有什么资格阻止我?你妄为人妻,我父亲当年被这个狗贼污蔑,你不出面解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