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7章 意想不到
    “禀国主、三夫人,震州军幸不辱命,成功抓获血海天妖。”

    大殿内,蒙放躬身道。

    得知两百铁甲到来,方毅第一时间便命人通知了冯依依,毕竟玄武可是她的灵兽,震州如何,相信她也很想知道。

    “起来吧!”

    方毅淡淡笑了笑,道:“这一趟,你们都辛苦了。”

    “国主言重了!”蒙放回道。

    “震州情况如何?”方毅继续说道。

    “回国主,震州已经一统,玄武统领正在做最后的安排,按国主的指示,由天狐族暂时坐镇震州,相信玄武统领不日便会率大军前来。”蒙放如实回道。

    “好!”

    方毅不禁大赞了一句,震州一统,由天狐族坐镇足矣,震州军无疑能屯出大半的兵力。

    如今时间紧迫,正是急需兵力之时。

    一旁的冯依依闻言,也是一脸喜色,玄武乃是她的灵兽,震州能够这么快一统,她自然高兴无比。

    “来人,将血海天妖带进来!”

    随着方毅一声令下,血海天妖便被压了进来。

    “是你?”

    此刻的血海天妖,虽然神情萎靡,看似极为虚弱,但还是一眼认出了方毅。

    “小子!都是你,若非你借助刑天之力,重创了本座,本座又岂会被这些蝼蚁生擒。”血海天妖显得极为愤怒,双目之中仿佛能喷出火花一般。

    “大胆!在国主面前,容不得你放肆。”

    方毅尚未开口,蒙放却已然率先呵斥,自有一股威严。

    “哼!国主?什么狗屁国主,你们这些下界的国主,连仙界的一只蝼蚁都不如。”血海天妖冷笑连连,充满了讽刺。

    “混账!”

    蒙放勃然大怒,正待发作。

    方毅却轻轻摆了摆手,似乎并没有半点反应,反而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血海天妖。

    仙界!

    他还是第一次听人提起这个。

    “蒙将军,你一路辛苦了,先下去休息吧!”随即,方毅淡淡道。

    他到并非信不过蒙放,只不过仙界太过遥远,知道了未必是什么好事,故此……

    “是!”蒙放闻言毫不疑它,躬身退去。

    “方毅,我也告退了!”

    冯依依这时也准备起身离去,从方毅要活捉血海天妖,她便知道方毅多半有什么话要问对方,在不确定方毅是否愿意让自己得知之前,她便很自觉的选择离去。

    不过方毅显然不会瞒她,直接抓住了她的手,示意她坐下。

    冯依依心中一暖,便点头重新座了下来。

    “小子,少耍什么花样,快放了本座,不然本座必定让你后悔莫及。”血海天妖叫喧着,神色狰狞。

    “哦!是吗?”

    方毅阴冷的笑了笑,道:“今时今日,你竟然还如此不知死活,看来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说话同时,方毅一只巨掌已然探出,直接抓向了血海天妖。

    啊!

    顿时,一阵凄厉的惨叫传来,笼罩在血海天妖周身的血雾渐渐蒸发,仿佛顷刻间便要消散殆尽。

    “啊!混账小子,有种你就杀了本座。”

    血海天妖的神情看似极为痛苦,脸孔扭曲,如同地狱的恶鬼一般。

    “你当本君不敢吗?”

    方毅冷哼一声,巨掌微微用力,血海天妖的惨叫声便越发的凄厉。

    他自然不会真的杀了血海天妖,起码暂时不会,而是想先镇住对方,看看从对方口中能否得知有关冰神宫的一切,至于之后,他到不介意送给上路。久看中文网首发

    但让他没有想到是,血海天妖却放肆狂笑起来,笑的极为张狂。

    “哈哈哈!小子,就凭你?你敢吗?”

    “远古时期,炎帝不敢杀我,刑天不敢杀我,就凭你?”

    “本座保证,一旦本座死了,下一个死的就是你,而整个九州也会为之陪葬。”

    血海天妖放肆道,极为狂妄。

    “嗯?”

    方毅闻言,神情不由一呆,若是一般人说出这话,他只当是对方临死前的狂言,可看到血海天妖那一脸的张狂,和眸子里的不屑,他竟然有些怀疑了。

    他的怀疑并非因为对方的话,而是因为刑天的行为。

    为什么刑天会用自己的头颅将对方镇压在那处荒芜空间?

    按战族的说法,是因为血海天妖太过强横,刑天根本无法斩杀对方,才不得已将对方镇压。

    可事实,刑天乃一代战神,实力通天。

    更何况,刑天仅凭自己的头颅就能镇压对方,又怎么可能杀不了对方?

    难道……

    “小子,怕了吧!现在立刻放了本座,本座既往不咎。”

    血海天妖见方毅失神,还当方毅便吓住了,顿时无比嚣张的叫道。

    方毅微微抬眼,颇有些意外看了看血海天妖,他原本只想从对方口中得知冰神宫的事,却没想到,对方身上竟然还隐藏着其他秘密。

    当即,他五指一捏,一股磅礴的力道再次传去。

    啊!

    顿时,血海天妖惨叫不已,撕心裂肺。

    “说!你到底什么来历,为什么刑天没有杀你,而是将你镇压至今。”方毅喝问道,他自然不会真的被对方吓住,不过对方的话到是提醒他。

    “混账,有种你杀了本座。”

    血海天妖嘶吼,怒气冲天,然而在方毅手中,他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无数年来,被镇压在那处荒芜空间,他的能量便几乎耗尽,之后更是被方毅重创,尚未恢复又被震州军生擒。

    此刻,如何是方毅的对手。

    “杀了你?你不是说本君不敢杀你吗?”

    “既如此,本君就留着你。”

    方毅似笑非笑,旋即又道:“这世上,比死亡痛苦的手段多的是,你要不要一一尝过来?”

    方毅说着,嘴角勾起一抹残忍。

    血海天妖见状,顿时吓得脸色煞白,他突然有些后悔,不该说那些话,也许死亡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本君的话不会再问第二遍,如果你想尝试一下本君的手段,尽管试试。”

    “说!你到底什么来历?”

    方毅声音冰冷,透着一丝不容置疑。

    血海天妖眸光闪烁不定,正犹豫着要怎么回答,一种万箭钻心的疼痛已然传来,使得他浑身冷汗淋漓,撕心裂肺。

    “不要……,我说我说。”

    血海天妖神情痛到扭曲,凄厉的嚎叫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