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94.第1394章 再胜
    “不错!”方毅下意识点了点头,虽然尚未交手,但仅从对方的举止,便不难看出,对方牛八强的不止一筹,尤其是身法方面,想来应该更加了得。

    起码对疾风之意的领悟极为深厚。

    不过可惜,拼速度、拼对疾风之意的领悟,豹七只怕拍马也赶不方毅。

    但四周妖魔显然并不知情。

    “七哥,干掉这小子,这小子太狂了,不然还真当我们拿不下他。”

    “对!要他好看,打的他满地爪牙。”

    众妖魔情绪激昂,颇为几分同仇敌忾的样子,方毅的获胜,无疑让他们感到极为不满。

    好在如今有豹七出面,他们也不由松下了一口气。

    豹七可不是牛九,豹七乃是天婴四变强者,而且对疾风之意的领悟极深,速度极快,一般的天婴四变或许实力能够胜他,但速度,却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当然,他也同样被囚禁于此,远不如全盛时期,但对付方毅,想来绰绰有余。

    起码那些妖魔是这样想的。

    不过也有列外,以青衣大汉为首的,那数名极为强横的存在,眸光却有些怪。

    “小子,受死吧!”

    豹七双目一凝,两道精芒迸射而出,说话间,整个人便仿佛凭空消失在原地,乘风而,化为道道残影,洒落于天地之间。

    顿时,他的身影变得不可捉摸,仿佛无迹可寻,又仿佛无处不在。

    四周天地,处处充满了杀机,似乎皆在他的笼罩之下。

    “啧啧,七哥果然厉害,光凭这身法,那小子必败无疑。”

    人群有人喜不自禁,

    但这话音刚落,方毅的身影也同样消失在原地,且更加诡异,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怎么会这样?”

    众妖魔大惊,场是情况已经不可见,除了极个别实力强横的妖魔,其他人皆是一脸茫然,只因为两人的速度快到了极致,仿佛完全融入天地之间。

    相众妖魔,此刻最心惊的无疑要数豹七。

    他原本以为凭借着强横的速度,想要击败对方轻而易举,但此刻,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对方的速度竟然丝毫不弱于他。

    “小子,想不到你不光肉身了得,速度也如此了得,可惜,你快不过我,所以败的只会是你。”

    “因为你的修为太低!”

    豹七狂笑一声,浑身气息冲霄而起,既然不能以速度取胜,那么便用天婴四变的修为碾压。

    然而,方毅显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若是正常的天婴四变,他兴许还会忌惮几分,但眼前这些被囚禁太久了妖魔,却还威胁不了他,不过方毅并不是一个喜欢麻烦的人,他也没那个时间。

    “是吗?”

    只听他淡淡的声音响起,随即他身形陡然消失在原地。

    四周天地,一道道电弧密布。

    “嗯?”豹七脸色大变,前一刻,他还分明感应到方毅的气息,但这一刻,方毅在他的感知已经完全消失不见。

    陡然,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自身后传来。

    豹七瞬间转身,猛然拍出一掌。

    但随后,那危险的气息瞬间消失,紧接着又从另一个方向传来。

    “不可能!怎么会这么快?”豹七满眼惊恐,再次转身。

    但一如之前,那股危险的气息又凭空消失。

    曾经,豹七极为喜欢猫抓老鼠的游戏,因为他是那只猫,但此刻,他却恨死了这个游戏,因为他变成了那只老鼠,被对方玩于鼓掌之间,晕头转向。

    “不可能,去死!”豹七暴跳如雷,磅礴的攻击向四周狂轰乱炸,但却根本摸不到对方的身影。

    下一刻,他只觉得脖子一凉,一柄冰冷的长剑,不知何时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之。

    “你输了,因为你太慢。”

    淡淡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让他感到莫大的讽刺。

    四周的妖魔,此刻同样一个个震惊无,因为他们,绝大部分人都没有看清,豹七究竟是怎么输的。

    那柄剑,仿佛凭空而现,这么突然的架在了豹七的脖子。

    “怎么可能?他为什么这么强横,他才天婴一变,不光肉身强横,速度也如此了得?”

    这一刻,四周妖魔皆有些不可置信,方毅的强大显然远远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之前,他们完全没有将方毅看在眼里,但这两场战斗下来,不得不让他们刮目相看。

    对方赢的轻松自如,根本让众人摸不到底。

    要知道,对方不过仅仅天婴一变,这让他们如何敢相信。

    “小子,你究竟是什么人?”

    终于,以青衣大汉为首,那数名极为强横的存在,一名双目血红的黄衣男子开口问道,他浑身气息暴虐,宛如一头绝世凶兽,血红的眸子仿佛能洞穿世间的一切,被他盯,便如坠冰窟。

    哪怕方毅,此地也是心惊不已,因为在这双眸子之下,他仿佛觉得自己再无秘密,无所遁形。

    “好霸道的手段!”

    方毅暗自赞叹了一句,表面却不动声色。

    “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当自己是什么人,九州存亡之际,每一个九州生灵都有责任为之付出。”

    哈哈哈!

    闻言,黄衣男子突然放肆大笑起来,狂放至极。

    “好一个九州生灵,怎么?现在你们当我们是九州生灵了吗?大禹将我们囚禁于此的时候,何曾想过我们是九州生灵?本座不妨告诉你,九州算不毁,本座出去也会亲手毁了它。”

    黄衣男子眸恨意滔天,任谁被囚禁与此无尽岁月,只怕也多半如此。

    “但是禹帝并没有杀你们,不是吗?还是你们以为禹帝办不到?”方毅眸光也是一沉。

    尽管知道和这些妖魔讲道理几乎不可能,但他还是想试图说服他们,只可惜……

    “是又如何?莫非我们还要感谢他不成?”黄衣男子喝道。

    “小子,多说无益,本座看是你怕了吧!可以理解,你不过才天婴一变,有如此实力,哪怕在古时期也找不出几个,但想要打败我们,还差的远。”

    “怕了回去吧!等你实力足够强大再来,也许到时候你能打败我们也不一定。”

    黄衣男子明显有意激将,讽刺连连。

    方毅却不由淡然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