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5章 但你却差强人意!
    水之囚笼虽然坚固,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也撑不了多久,以两者修为的差距,在众人看来,蓝色水幕哪怕再强横,也必定会瞬间崩溃。

    可事实,无疑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蓝色水幕丝毫无损,天水长老磅礴的一击,就仿佛石沉大海。

    这让人群皆愣在当场,满是不可置信。

    “不!这不可能!”

    天水长老拼命的摇头,满眼惊恐,显然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

    “给我破!”

    他整个人仿佛彻底疯狂,一道道磅礴的攻击,自他手中,如狂风暴雨一般袭向了蓝色水幕。

    轰隆隆!

    四周天地闷雷滚滚,空间炸裂。

    蓝色水幕也为之震颤,道道涟漪泛起,就仿佛震动的湖面一般,但却始终没有崩溃。

    水,连绵不绝,而这蓝色水幕,也继承了这一特性,天地间浩瀚的灵气蜂拥而来,如条条大河,连绵不绝的灌入蓝色水幕之中,维持着它的运转。

    相比水之囚笼,蓝色水幕显得更加不可思议。

    似乎若不能以绝对的实力一击击溃,便永远也无法摆脱,无限修复。

    好霸道的手段!

    这一刻,人群心中皆是震惊无比,看向方毅的目光,也充满敬畏之色。

    水之囚笼,或许只有眼前这道水幕,才能真正被称为水之囚笼。

    而天水长老所谓的神通,在这道水幕面前,根本什么也不是。

    开玩笑,对水的领悟,恐怕在场所有人,就算拍马也赶不上方毅,拥有水神殿和天一真解,方毅对水的领悟,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

    而水之囚笼,不过是对水的一种运用,他只要稍一感应,便能洞悉其中的关键。

    并且凭借着自己对水的领悟,加以巩固,便形成了蓝色水幕。

    这一切,对他而言不过轻而易举。

    但在天水长老,以及一众玄天剑宗弟子眼中,却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尤其是天水长老,此刻几近疯狂,肆意的攻击着蓝色水幕。

    也难怪,他一向引以为傲的水之囚笼,此刻无异于成了一个笑话。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他似乎仍然无法接受这个现实,蓝色水幕在他疯狂的攻击下,也开始暗淡,甚至破裂,但很可惜,下一刻便又以极快的速度修复,恢复原貌。

    显然,以他的实力想要彻底击溃蓝色水幕还差一点。

    可就是这一点,让他永远也无法摆脱这座囚笼,除非方毅的能量耗尽,否则……

    这一刻,四周人群皆怔怔的看着这一幕,有些不知所措。

    而天水长老,却像一头发狂的凶兽,只可惜这头凶兽已经被囚禁。

    “够了!”

    就在这时,一个极具威严的声音响起。

    随着这声音,一道巍峨的身影自虚空踏步而来,整片空间,皆随着他的脚步而颤抖,大地皆为之震动。

    而那蓝色水幕,也剧烈的震颤着,最后轰然崩溃。

    那巍峨的身影,也随即落在众人之前,赫然正是玄天剑宗宗主,虚无涯。

    “拜见宗主!”

    四周玄天剑宗弟子,纷纷跪拜而下,连虚空中,那一道道神念虚影也纷纷行礼。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玄天剑宗宗主,整个玄天域真正的主宰,何人敢不敬?

    在场众人,也唯有方毅和蟒四,无动于衷。

    “都起来吧!”

    此刻的虚无涯,如一尊真正的远古大帝,浑身上下,无不散发着恐怖的气息,仿佛抬手间便能撕裂天地,大地皆在他脚下颤抖,他就是这片天地的主宰,掌控一切。

    人群面对着他,无不变得恭敬无比。

    即便之前的已然疯狂的天水长老,此刻也乖乖的立在一旁,不敢有任何声音。

    方毅自然不在此列,他肆意的打量着虚无涯,嘴角还隐隐勾起一抹不屑。

    这是他第三次见到虚无涯。

    第一次还是三年前,那时候的他实力还太过弱小,并没有什么感触。

    第二次便是在万妖森林,对方和孔雀王的大战,着实让他开了眼界,也让他意识到自己和对方,以及九州宗和玄天剑宗之间的差距。

    而这一次,也就是第三次,对方给他的感觉,比之前更加深不可测。

    面对着这样一个人物,饶是方毅此刻,表面仍然淡定从容,但内心却已然紧张无比。

    “你叫方毅?你很不错!”

    出乎方毅意料之外,虚无涯率先开口的却是一句赞赏。

    而且从语气中,方毅能够很肯定的判断出,这是发自内心的,并非客套话,以二人的关系,也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不光是他,四周人群也有些意外,似乎都没有想到,自家宗主竟然会认识一个来历不明的天婴二变小辈,甚至从语气和神情中皆能看出赞赏之意,这让他们感到极为不解。

    “是吗?但你却差强人意,堂堂一宗之主,竟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方毅冷笑一声,毫不客气的回道。

    禁锢冯依依,着实让他极为愤怒。

    只是这话一出,四周空间仿佛都凝固了一般,偌大的人群,竟然没有半点声音。

    人群仿佛都陷入了呆滞。

    也难怪,恐怕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一名天婴二变武者,在风雷山直面着玄天剑宗宗主,竟然敢如此口出不逊。

    这除非是疯了,否则……

    可对方像是疯子吗?

    “放肆,你简直找死!”虚无涯尚未有所反应,另一名魁梧中年已然跳了出来,浑身气息喷发,似乎恨不得将方毅撕成碎片。

    四周人群此刻也仿佛回过神来,一个个怒气冲天,若不是虚无涯没有发话,恐怕他们早就已经出手。

    而虚无涯,此刻却仿佛无动于衷,淡淡的打量着方毅,脸上并没有多大的变化。

    “你既然让她加入玄天剑宗,就应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虚无涯若有所指。

    人群却是一头雾水。

    而方毅,心中却不由一沉,这话让他有些捉摸不透,对方是否察觉到什么?九州宗的存在是否已经暴露?

    还是说,对方仅仅是指风雷老祖的事?

    方毅有些不确信,相比风雷老祖的遗物,九州宗无疑重要的多,虽说九州宗的暴露不可避免,如此庞大的一支势力,又怎么能够瞒得过玄天剑宗的耳目。

    但能瞒多久是多久,最好就是,九州宗能被当成是一股突然崛起的普通宗门。

    可事实……是这样吗?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