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2章 还死不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还有,你觉得罗天阵知不知情?”花怜儿有些急切,还有些茫然。

    “是你!不是我们,搞清楚,我和你可不是一路,我只是对阵法有些兴趣,同时也想请星河宗布置星域传送阵,和什么四大剑阵毫无干系。”

    方毅毫不客气,直接撇清关系。

    虽然困天剑阵此刻就在他储物戒中,但他自然不会承认。

    更何况,他还没有掌握这套剑阵。

    “你……”花怜儿气急,怒道:“没义气,若真如你所说,你觉得会有人信吗?”

    “随便,事实如此。”方毅毫不在意的说道。

    “至于罗天阵知不知情,你觉得呢?”

    他淡淡笑了笑,颇有深意的看了看花怜儿,花怜儿心领神会,脸色也变得更加苍白。

    “那……那……”她显然有些不知所措。

    方毅见此,不由摇了摇头,道:“其实,你到也用不着这么担心,因为另外两大剑阵的传人还没有出现,所有那背后之人多半不会急着出手。”

    “反倒是罗天阵,杀天剑阵已经出现,他一定会千方百计的找到你。”

    “切!就凭他?”花怜儿再次恢复往日的骄傲,一个罗天阵她到是不害怕,她害怕的是那个能命令二十八名核心弟子的人。

    如今听闻,脸色也缓和了不少。

    “大木头,看不出来啊!没想到你脑袋瓜子挺管用的。”花怜儿鬼精灵般的一笑,很是意外的样子。

    方毅脸色却是一冷,“再敢出言不逊,信不信我杀了你?”

    “嘿嘿,我才不信呢!你要出手早就出手了。”花怜儿嬉笑道,满不在乎的样子。

    “那是因为我不知道你拥有杀天剑阵,更不知道什么传承之地,但,现在却不一样了。”方毅眸光一寒,四周空间仿佛都为之一凝。

    闻言,花怜儿不由一呆,终于意识到自己什么都说了,这若是碰上心怀不轨之辈……

    “大木头,你这是在提醒我嘛!谢谢了!”

    花怜儿嘻嘻一笑,她自然知道方毅不是真的要出手,真要出手,根本就不会开口。

    “用不着谢,我只是怕有人会蠢死而已。”

    话落,方毅也已经转身,准备离去。

    而花怜儿,却气得银牙咬的咯咯响,似乎恨不得将方毅撕烂一般。

    “臭混蛋,你才蠢呢!本小姐不是看你像个好人嘛,再者说了,最大的秘密本小姐还没告诉你呢。”花怜儿看似不服气的说道,但嘴角却勾起一抹玩味。

    “我对你所谓的秘密没什么兴趣。”方毅懒得搭理她,径直离去。

    “你……”花怜儿气急,“难道你不想知道传承之地有什么吗?为什么连那个人都如此渴望,隐藏在暗处。”

    ‘那个人’,自然是指能够号令二十八名核心弟子的人。

    方毅脚下不由一顿,若说他一点都不好奇,显然不可能,更何况他身怀困天剑阵。

    花怜儿见此,似乎很是得意,慢悠悠的说道:“大木头,我可以告诉你,但你必须要帮我。”

    “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你也不想我这么漂亮单纯的女孩吃亏对不对?”

    花怜儿颇为‘无耻’的说道,嘴角还满是鬼精灵般的笑容。

    让方毅没由来的感到一阵恶寒。

    当即,他直接抬脚,懒得在理会对方。

    “等等!我说就是了,你个大木头,果然一点玩笑也开不得。”花怜儿很是不满,嘟嚷着嘴。

    她看了看方毅,仿佛下了极大的决心,这才说道:“其实,那个传承之地究竟有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毕竟没有人进去过,但,据我先祖流传下来的说法,里面有无数强横的大阵。”

    “其中有一座,甚至能够逆乱时空。”

    逆乱时空?

    “什么意思?”方毅眉头一皱,显然有些不明所以。

    厉害的大阵他见的多了,九州那座,噩梦星那座,无不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大阵,至于什么逆乱时空,却是闻所未闻。

    “简单来说,就是那座大阵能够让时间加速,外界一天,而大阵之内,却很可能已经过了三天、十天、又或是一个月,究竟能加速多少,那就不得而知了。”

    花怜儿语出惊人,方毅内心也不由猛的一震,时间加速,如此诡异的大阵,这……

    九州崩溃在即,对方毅来说,最宝贵的就是时间。

    自突破天婴境以来,他的修为虽依然突飞猛进,但,所浪费的时间也远远超乎了预料。

    这还是天婴境初期,到了中期、后期,还会更慢。

    有甚者,几十年也难得突破一重。

    若是到了合体境,甚至几百年也难得迈出一步,就更不要说化神境、传奇境了。

    修炼是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而九州的困境,留个他的却只有三百年,如今得知那所谓的传承之地,竟然有一座大阵能加速时间,他如何能不激动。

    “你确定?”他猛然回头,紧紧的盯着花怜儿。

    花怜儿似乎被他盯的有些发虚,但还是肯定点了点头。

    “好!我帮你!”方毅说着,再次转头离去。

    花怜儿先是一怔,似乎没想到方毅答应的这么干脆,不过随后便大叫起来,“喂!你就这样帮我的?三更半夜你把我一个女孩子扔在这?我受伤了动不了。”

    “你穿着护体软甲,不过是血气上涌吐了几口鲜血而已,还死不了。”

    声音渐渐远去。

    花怜儿气得牙痒,但脸上却又透着一丝古怪的笑容,“大木头,你个混蛋,本小姐一定要你好看。”

    夜色下,花怜儿几个纵身,便消失在群山之间。

    原地里,一切恢复如旧,淡淡的月光洒落而下,宁静而悠远。

    只是在那天空之上,淡淡的云层随风而动,隐隐像是一双眼睛,那双眼睛仿佛能洞穿世间的一切,但深处,却似乎又透着一丝疑惑。

    “好聪明的小子,是不是你呢?”

    一个淡淡的声音自云雾中响起。

    随后,云雾渐渐散去,那双眼睛也消失不见,仿佛一切都未曾发生过一般。

    但那洒落的月光却有些朦胧,让人看不真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