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5章 他死了,所以你也要死!
    那声音清脆,宛如天籁,让偌大的人群瞬间便安静了下来。

    人群不由望去,只见高台之上,一名白衣女子缓缓而落,在她怀中,还有一只火红的小兽,宛如一团火焰,一人一兽,一白一红,显得格外惹眼。

    吼吼!

    小兽低吼着,眸光明亮,惊奇的打量人群。

    “见过小姐。”见来人,赵阔明显一惊,连忙上前行了一礼,态度极为恭敬。

    来人自不用说,正是武俏君。

    “她……她难道是离火真君的掌上明珠,武俏君武小姐?”

    人群惊呼,第一时间便猜到了来人的身份,尽管他们从未见过武俏君。

    但,能够被赤焰卫统领赵阔称为小姐的,整个赤焰区恐怕也只有这么一个了。

    别说他们,即便那些执事和赤焰卫也是一脸惊讶。

    武俏君行事一向比较低调,往常像这样的场合对方根本不会出现,今天却不知……

    “见过武小姐。”

    当即他们也不敢怠慢,一一行礼。

    开玩笑,武俏君是何许人也,离火真君的掌上明君,而离火真君乃是赤焰区有数的合体境绝世强者之一。

    统领着整个赤焰区,谁敢怠慢。

    而且像离火真君这样的强者,已经很少露面,惟有发生了大事。

    就像这次,血刀魔君突然潜入,据说就是离火真君击退的。

    而武俏君,无疑就代表着他。

    “不必多礼,本小姐只是闲着无聊过来看看。”武俏君淡淡说着,微微扫了陆山一眼,而后便自顾自的找了个地方坐下。

    秋月也静静的伺候在一旁。

    一众执事和赤焰卫皆有些不名所以,但自然不敢多说什么。

    不过穆玉良和陆光明,眸中却隐隐透着一丝疑惑,因为武俏君给他们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只是一时间他们也想不起在哪见过。

    “啧啧,那就是武小姐啊!果然名不虚传。”

    “可不是,从前只闻其名不见其人,还以为长的不怎么样,没想到……”

    “是啊!武小姐不光家世了得,容貌绝佳,据说她的天赋也是极为惊人,谁若是能够得到她的青睐,那……”

    而人群,此刻一个个无不仰慕不已。

    “统领大人,我们继续?”陆山看了看赵阔,试探道。

    武俏君的突然出现,让他不确定是否和台下二人有关,故此只得小心试探。

    “小姐你看?”

    赵阔显然也有同样的疑惑,不由看向了武俏君。

    他不光是赤焰卫统领,还是离火真君最忠心的下属,乃是离火真君一手提拔上来的。

    故此,其他人都称呼武小姐,而她却称呼小姐,意义是决然不同的。

    “这是招收大典的事,父亲既然交给了你负责,那便由你决定。”

    武俏君淡淡数道,随即话锋一转,美眸也微微一沉,“不过,在这之前,本小姐有另一件事要先处理。”

    赵阔略显意外,但还是恭敬道:“请小姐示下。”

    而其他人皆是一脸好奇。

    “赵统领,若是有人窝藏玄阴宗余孽,该如何处理?”武俏君淡淡问道。

    声音并不大,但听在陆光明耳中却不亚于炸雷。

    他神情大变,这一刻,他终于想起来,为什么台上之人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原来……

    而穆玉良同样也不例外,满脸煞白。

    “回小姐,当废其修为,逐出焚天域。”赵阔回道。

    此言一出,陆光明双腿发软,差点就跌倒在地。

    但,武俏君并没有松口,继续问道:“那若是有人袭击本小姐,想至本小姐于死地呢?”

    什么!

    赵阔闻言,脸色也不由一沉,厉声道:“当斩!”

    ‘斩’字一出,只听‘扑通’一声,穆玉良已然跪在了地下,“请小姐受罪,属下有眼不识泰山。”

    而陆光明,原本就已经吓得腿脚发软,见穆玉良尚且如此,顿时也瘫倒在地。

    “爷爷救我!”

    他连忙看向自己的爷爷,无比恐惧。

    “光明,你……”陆山明显也是脸色大变。

    但还没等他的话说完,赵阔冰冷的目光便扫了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怒喝一声,最终目光停留在了穆玉良身上。

    “回统领……”穆玉良不敢有丝毫隐瞒,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属下有眼不识泰山,罪不可恕,但属下并无犯上之心,望小姐和统领能够网开一面。”

    “混账,你好大的胆子!”赵阔脸色一冷,杀意迸现。

    陆家爷孙也是吓得满脸煞白。

    “武小姐,是老朽教育无方,但还望武小姐能够念在老朽就这么一个孙儿的份上,能够留他一命。”陆山此刻也连忙跪拜而下。

    “爷爷……”陆光明更是吓得不知所措。

    “是吗?这仅仅是你的宝贝孙子一个人的错吗?他可是直言,那玄阴宗的余孽乃是你的好友。”

    武俏君眸光凌厉,冰冷的说道。

    闻言,陆山顿时脸色大变,忙道:“武小姐,还请你明鉴,那不过是这臭小子在外面扯虎皮做大旗,专门拿老朽在外面当挡箭牌,此事老朽真的一无所知。”

    此时此刻,陆山显然也顾不了自己的孙儿了。

    “爷爷……”陆光明显然慌了,想要说什么,却被陆山狠狠的瞪了回去。

    “这么说,你的宝贝孙子用你的招牌干了不少坏事了咯?就像今天?”武俏君质问道。

    这话一出,陆山眸子深处顿时有些闪烁不定。

    因为他不确定,台下那两名小子是否和对方有关,倘若对方真的是为此而来,那自己认下,说不定还能有点缓和的余地,否则……

    “是!老朽糊涂,耐不过这臭小子的哀求,所以才从中做了些手脚。”

    “但除此之外,其他事老朽一概不知,望武小姐能够网开一面。”

    此话一出,满场哗然,人群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竟然真的做了手脚。

    王文通和李兴同原本已经绝望,此刻自不用说。

    “混账,你还有脸求情。”赵阔冷喝一声,十指一弹,两道磅礴的劲气瞬间冲去,一道轰向了陆山,让他直接飞了出去,吐血不止。

    另一道的目标自然是陆光明,他甚至连反应都来不及,便命丧当场。

    “把陆执事给我拿下,禀明一切,交由宗内发落。”

    “小姐,统领,请网开一面。”穆玉良此刻也是满脸绝望。

    赵阔似乎也有些犹豫,这毕竟是他的手下,而且对方的过错也不算太大,且认错态度极好,起码罪不至死。

    但,武俏君似乎并这么想,她眸光陡然变得冷厉。

    “对不起!他死了,所以……”造化神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