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4章 守宗大阵
    天蓝星,九峰之上。

    某座大殿之中,冯依依正闭目调息着,她浑身气息磅礴,只是脸上略显疲惫。

    也难怪,虚无涯将玄天剑宗交给了她,而九州宗,自方毅离开之后,九峰峰主和姜别离等人,也相继离开了天蓝星,进入了茫茫的灵界。

    两大宗门的重担,便一下落在了她的身上。

    好在玄天剑宗还有数大长老,一些日常事务到用不着她操心。

    反而九州宗的事还要更多一些。

    青一等人虽然没有离去,但他们对宗门内部的事务显然没有什么兴趣,一心埋在修炼上。

    故此,她便不得不接过这副重担。

    更何况,她答应过方毅,一定会好好看着九州宗,所以……

    只是,十年时间一晃而过,方毅却迟迟未归。

    “嗯?”

    陡然,她猛的睁开双眼,两道精芒迸射而出,紧接着便凭空消失在原地。

    再次出现时,已然是一片宽阔的广场。

    而在广场之上,青一、黑二、血三、蟒四,已然先她一步赶到,四人皆望向虚空,眸中透着浓浓的忌惮之色。

    冯依依同样如此,因为他们皆感到一股磅礴的能量正在逼近,肆无忌惮。

    轰隆隆!

    闷雷之声也随即传来,滚滚不绝。

    恐怖的能量,仿佛乌云一般,自四面八方压顶而来,整个九峰瞬间如同黑夜。

    看到这一幕,几人皆是脸色大变,因为这景象,无疑已经超乎了他们的想象,即便是青一,虽然已经达到了天婴七变巅峰,但这能量,仍然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一刻,九州宗弟子也如临大敌,一个个冲了出来,仰望着虚空。

    “就是这?”

    “哼!星河宗宗主江正东在此,小贼,给本座滚出来。”

    一个如惊雷般的声音在九峰上空炸响,一道磅礴的身影也自虚空踏步而来。

    他神态高高在上,俯瞰着九峰,眸中透着怒意,如凌驾众生的天神。

    星河宗宗主?

    听到来人自报家门,一众九州宗弟子无不大惊失色。

    开玩笑,星河宗在整个启辰星范围内都赫赫有名,根本不是一般的宗门能够比拟,如今星河宗宗主竟然亲临九州宗,他们又如何不惊。

    而且光凭这气息……

    “阁下来我九州宗,意欲为何?”冯依依眸中同样闪过一抹震惊,不过脸上毫无惧意,直接喝问道。

    对方既然来者不善,那她也无谓给对方好脸色看。

    “哼?意欲为何?本座行事何须向你们解释,让你们宗主滚出来。”

    江正东眸光骤然一冷,想起当初的一切,他便不禁咬牙切齿。

    如果不是方毅,他已经齐集了四大剑阵,说不定都已经突破到了合体境,可结果,因为方毅,四人就在他眼皮底下逃走,让他最终一无所获。

    这份恨意,如何能消。

    “大胆,九州宗由不得你放肆。”蟒四不禁怒喝一声,虽然明知不是对手,但九州宗何曾怕过任何人。

    “哼!不知所谓。”江正东冷笑一声,看向众人的目光,如同看向死人一般。

    而后,他竟然连看都懒得再看众人一眼,冰冷的眸光扫向了九峰各处。

    “既然吓得不敢出来,那……给本座踏平九州宗。”

    他一字一句,杀意冲天。

    话落,四周闷雷滚滚,自那浩瀚的虚空之中,一道道磅礴的身影破空而来。

    什么!

    一众九州宗弟子大惊,同样怒意滔天。

    踏平九州宗?

    九州宗在他们心中可不仅仅只是一个宗门,还代表着九州,代表着无数九州先烈的希望,谁若敢放此狂言,哪怕实力再强,他们也决计不会答应。

    即便青一等人,同样也不会答应。

    “阁下好大口气,就让我兄弟二人来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青一叱喝一声,与黑二对视了一眼,便一齐冲霄而去。

    来人实力极为不凡,远远超过了二人,所以二人也不敢丝毫大意,选择了一齐出手。

    然而,江正东又岂会将二人放在眼里,冷笑连连。

    “不知死活的东西,就凭你们两只蝼蚁,今天本座就要让所有人知道,得罪星河宗的下场。”

    “杀!”

    杀字一出,他已然率先迎向了二人。

    而四周那一众星河宗强者,也飞快杀来,一个个气焰冲霄。

    这些星河宗强者人数虽然不多,但个个都是一等一的强者,根本不是九州宗这些普通弟子能够抗衡的。

    好在血三蟒四领着一众妖魔挡了下来,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可即便如此,血三蟒四等人也难以支撑。

    青一黑二更是险象环生,修为上巨大的差距,可不是那么好弥补的,江正东不仅是天婴九变强者,还是星河宗宗主,自然不是一般人可比。

    冯依依见此,也不再丝毫迟疑,十指结印,九峰瞬间大变。

    无数符文涌现,化为了一张无比璀璨的阵图。

    而九峰,便仿佛九根插天巨柱,又有如九柄出鞘的利剑,锋芒绝世,与那阵图遥遥相应。

    “哼!简直班门弄斧。”

    江正东鄙笑一声,星河宗以阵法而闻名,如今这小小的九州宗,竟然企图用守宗大阵来对付自己等人。

    这简直……白痴到了极点,最起码他是这样想的。

    而且他也早就察觉到了这座守宗大阵,不过并没有放在心中罢了,即便此刻还是一样。

    “破!”

    他轻喝一声,随意斩出一剑,一道璀璨的剑影随即爆射而出。

    剑影之上,无数符文涌动,那豁然是符文之剑。

    璀璨的剑影朝着那阵图而去,仿佛要将那阵图彻底撕裂。

    下方的人群无比惊恐无比,只因为那一剑太过磅礴,且玄妙无比,有开天灭地之威,如此惊天一剑,那阵图看似崩溃在即。

    然而,令人没想到的一幕出现了,符文之剑落下,那阵图仅仅是泛起了一道涟漪,那一剑所裹挟的磅礴之威,也如石沉大海,荡然无存。

    这——

    江正东瞳孔猛的一缩,满是不可置信。

    刚刚那一剑虽不是他最强的一击,但亦相差不远,更有符文加持,一般的阵图轻易可破。

    即便破不了,也绝对不会像眼前这般,可事实……

    “不可能!”他眸中闪过一道精芒,再次劈出了一剑。造化神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