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豪门狗血
    ,精彩小说免费!

    十天之后是白珂的生日,也是白珂妹妹白姝的生日。

    往年两人都是一同庆祝,当然宴会的主人公都是白姝,白珂就像是个陪衬一般,除了美貌一无所有。

    可是今年不同,白珂身为贺家二少的未婚妻,她的生日宴自然由贺家来举办,而且贺子弈特意叮嘱管家,要把这场生日宴会大办特办,一定要彰显出贺家对白珂的看中。

    生日宴当天,白珂在化妆间穿着一身洁白的手工绣花蕾丝高定礼服,妆容精致,整个人看起来清尘脱俗美得不可方物。

    “大少爷,二少爷拒绝和白小姐跳开场舞。”管家面露难色的走到贺子弈的身边低声说,身为宴会主人公的未婚夫,开场舞理所当然应该由他们两个跳。

    贺子弈脸上毫无惊讶的表情,轻轻点头表示知道,然后淡淡的说:“既然他不愿意,那就由我和珂珂跳开场舞。”

    “大少爷?”管家有些惊讶有些释怀又有些伤感,如果贺子弈身体没有问题,成为白珂未婚夫的本应该是他。

    “我要让他知道,只要有我在,贺家就是我说的算。”贺子弈对贺子煜最近的所作所为已经有些反感了。

    “是。”管家不再多想。

    *

    当白珂的妈妈安荣带着她的宝贝小女儿白姝到了聚会门口的时候,刚好碰到一向看不起她出身的陈太太。

    “真是恭喜白太太了,生了一个这么棒的女儿,瞧这宴会的规模,贺家对她可是非常看重的,日后结了婚生个大胖小子,白小姐怕是要成为圈子里人人都羡慕的对象了。”陈太太嘴角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看起来像是真心的恭迎。

    可是安荣的表情却有一瞬间的狰狞,陈太太明面上是在恭维她,实际上是在嘲讽她,她的两个女儿都和贺家的二少爷纠缠不清,该和贺二少订婚的没有订婚,反倒是那个除了丢人一无是处的女儿成为贺二少的未婚妻。

    安荣不冷不热的说:“谢谢陈太太了。”

    “白二小姐是越发出色了,”陈太太转头看向安荣身旁有些不自在的白姝,亲切的拉起她的手,“我家那个不成器的侄子跟白二小姐年龄相仿,我见到白二小姐便喜欢极了。”

    这话说的露骨极了,明面上是喜欢白姝,实则是在说哪怕白姝再优秀也只能配得上她的侄子。

    白姝的眼底飞快的划过一抹恨意,陈太太这是光明正大的对她进行羞辱!

    白姝把这些都记在心中,等到她翻身的那一天,这些对她进行过嘲笑的人都将受到她无情的报复!

    安荣攥起拳头,长长的指甲扎在手心的嫩肉上才让她没有当场骂出来,“陈太太,我和姝姝还有事就先进去了。”

    说完便带着白姝朝门内走去。

    陈太太站在原地没有动弹,表情漫不经心,轻声哼了一声:“唉,我可是真心实意在祝贺你呀,怎么就不理解我呢。”

    进来之后安荣等了半天也不见白珂请人叫她上去,只能和别人一样站在大堂。

    在安荣身边恭迎她的,她看不上她们的家世,那些家世好的又不愿意搭理安荣,安荣越想越生气。

    她小声对白姝说:“真是我的好女儿,踩在自己亲妹妹的身上攀上了这门好婚事,反过头来六亲不认,我怎么能生出这样的女儿。”

    白姝的手被安荣攥的生疼,但是她却不敢当众失态,只能轻柔的安抚安荣:“妈妈你别生气,也许是姐姐没想起来呢,要不然我们上去看一看?”

    安荣本意就是想要上去的,现在白姝递了一个台阶她便主动接话道:“我们就上去瞧一瞧我这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好女儿。”

    因为知道她们是白珂的家人,所有并没有人阻止她们。

    母女二人在走廊碰到贺子煜,安荣看着白姝害羞的样子会心的笑了笑,然后松开白姝的手,轻轻拍了两下白姝的手,眼神若有所指,自己朝前面走去。

    路过贺子煜身边的时候,贺子煜轻轻颔首。安荣对贺子煜这个女婿满意极了,自然也是笑着点点头。

    当贺子煜看到白姝的时候,他是有些无地自容的,身为贺家二少,他不仅不能够给喜欢的女孩幸福,还要让她看着他和别人在一起,更何况那个人还是她的亲姐姐。

    本来这场备受瞩目的生日宴会是属于白姝的。

    贺子煜的嘴唇颤抖了一下,看着白姝的眼神中满是痛苦,他无声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白姝对着贺子煜温柔的笑了一下,这笑容里面包含了很多,但是却没有一点怪罪贺子煜的意思。

    这下贺子煜的内心更加痛苦。

    此时白珂正和贺子弈在一起。

    贺子弈怕白珂伤心,在生日宴上未婚夫当众打脸不和她跳开场舞,所以在自己的休息室里坐立不安,索性来到白珂这边安慰她。

    可是当白珂得知与她跳开场舞的是他时,不仅没有任何失落的表情,反倒笑的更加开心,于是贺子弈也很开心。

    只是这种开心并没有持续多久,安荣便推门进来。

    安荣冷着脸色,她在心中打定主意一会儿见到白珂的时候要给她脸色瞧瞧,不要以为和贺二少订婚便可以不听她的话,未来的事……谁都不能确定。

    而且向来懦弱的大女儿竟然接近一个月的时间不接她的电话不回家,难道她以为住到贺家就可以不受她的管教?

    安荣气势汹汹的推开门,刚想开口让化妆间里的人出去,就发现屋里面除了白珂就只有贺大少贺子弈在。

    一口气憋在胸口没有发泄出来便急忙换成温柔的表情,安荣的脸色看起来怪异极了。

    “贺总,你怎么在这里?”安荣试探性的询问,今天的生日宴她便看出一丝不同寻常,没想到竟然在白珂的化妆间看到贺子弈,而且没有其他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安荣面对贺子煜可以把他当成女婿享受着他的尊敬,可是面对贺子弈,安荣是有些害怕的。

    明明贺子弈年不过三十,她却有种面对白老爷子的感觉。

    贺子弈瞧见白珂的脸色不像刚才那般红润,头也低垂着好像对安荣怕极了。

    想起看过的那些资料,贺子弈也没有心情和安荣客套,直接不客气的问:“白太太,白二小姐怎么不在?”

    安荣张了张嘴还没想好怎么回答便听到贺子弈继续说:“我弟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我身为大哥,只能代替弟弟照顾珂珂,白太太你说我做的对不对?”

    “对……”安荣脸上的表情有些慌张,听贺子弈的意思,仿佛是知道她们的打算一样。

    “我就是来看珂珂一眼,”安荣装模作样的说,“快要一个月没见到珂珂,我这个当妈的很想念她。”

    安荣见白珂一直低头根本不接她的话,自觉脸上没光,便找了个借口离开。

    “大哥……”门被关上后化妆间内再次只剩下白珂和贺子弈两个人,白珂终于抬头,眼神中带着茫然,看的贺子弈心疼极了。

    “珂珂,”贺子弈想要抬手摸一摸白珂的头发,但是瞧见她精致的造型根本无从下手,只能放下手,声音温柔的说,“大哥知道珂珂以前生活的不顺心,珂珂不想见到她们便不见罢了。”

    白珂呆呆的看着贺子弈,这种话从来没有人和她说过,也没有人相信过她。

    “别哭,”贺子弈无措的看着白珂发红的眼眶,“今天是一个开心的日子,珂珂不要哭,哭了就不好看了。”

    “嗯,”白珂的声音带着哭腔,她努力微笑,“我不哭我不哭,大哥你对我真好。”

    贺子弈眼神闪躲不再看白珂的脸,他想说其实他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好,他很自私,因为他的自私才让白珂生活的更加辛苦。

    可是胸口却又一种莫名的悸动,这种不熟悉的感觉让他有些茫然,他说:“我去叫化妆师来帮你补妆,你稍等一下,已汇入大哥带你下楼。”

    贺子弈离开后,白珂手肘放在化妆台上,手托下巴,脸上再无任何楚楚可怜,反倒是笑得有些妖媚。

    “大人,贺子弈的好感度升到六十三了。”器灵的声音很激动,前几天贺子弈的好感度便升到了五十五,可是这么多天来一直没有动过,没想到今天会直接破了六十。

    “不足为奇,”白珂看起来到没有那么惊讶,“贺子弈这个人太过成熟,因为身份的原因缺爱,我只要对他多表现出一分依赖感,他便能对我生出一种责任感。”

    器灵觉得不止这么简单,可是它不敢反驳白珂。

    “大人,接下来该怎么做?”现在贺子弈对白珂的好感度已经超过六十达到喜欢的标准。

    “接下来呀,”白珂笑的一脸暧昧,“都说日久生情,既然情已经有了,那当然是要日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