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豪门狗血
    ,精彩小说免费!

    贺子弈的伪装在白珂离开书房的时候彻底消失。

    他瘫坐在椅子上,手指捏着鼻梁,第一次开始怨恨老天对他不公平。

    白珂……白珂怎么能喜欢上他呢。

    突然看到书桌上的牛奶,他抬手触摸到杯壁,牛奶还温热,仿佛能感受到白珂指尖的温度,他眷恋的把牛奶一口喝下,然后看着空荡荡的牛奶杯子苦笑。

    接下来的时间贺子弈都在发呆,再回神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凌晨十二点。

    另一边白珂回到卧室后,器灵就小心翼翼的观察白珂的表情,就怕妖神大人因为被拒绝而愤怒的毁灭世界。

    “啧,”白珂随手把凌霄玉扔到一旁,“你不用整天担心这个担心那个,我对毁灭世界没有兴趣,也没有暴戾到一不开心就毁灭世界……而且很有趣不是吗。”

    白珂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眼神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凌霄玉才放下心来,主要是白珂对他来说就是小祖宗,他得供着!

    “那……大人您接下来要如何做?”器灵试探着询问,说实话它不太明白白珂为什么会选择今晚告白。

    “接下来呀,”白珂手托下巴笑的一脸天真无邪,“接下来会很有趣哦。”

    器灵:“……”我想知道怎么个有趣法!

    *

    自从生日宴会发生那件事之后,白姝一直在家里闭门不出。

    当安荣面带愤怒的回到家之后,得知白姝回来就一个人躲在卧室。

    她站在白姝门口骂道:“你给我出来,本以为我生了两个女儿最起码有一个是优秀的,结果你做了什么,你居然当着那么多太太的面陷害你姐,你快单给我滚出来!”

    白姝面无表情的坐在梳妆台前,她心狠,否则也不会多次作出陷害亲姐姐的事,在羞愧和愤怒离场之后,她回到家便冷静下来。

    这次她并没有陷害白珂,只能说是白珂学聪明了。

    听着安荣毫无形象在门口叫骂,白姝勾唇一笑,她的这个妈妈,说都不爱,爱的只有她自己,谁让她觉得面上有光便宠着谁。

    白姝慢慢站起身走到门口把门打开,见到安荣的瞬间眼泪就掉了下来,“妈妈,我真的没有陷害姐姐,你相信我。”

    安荣的表情一滞,说实话,她是不愿意相信白姝陷害白珂的,要是白姝真的做了这种事还能如此理直气壮,那真是太可怕了。

    白姝抓住安荣愣住的动作,赶快说:“妈妈,我真的觉得手心被扎了一下,检查不出被扎过的痕迹,有可能姐姐拿的不是针。”

    最后白姝成功安抚安荣,可是这几天她一直联系不上贺子煜,直觉告诉她要完了,于是她主动来到贺家。

    对于白姝的突然到来,白珂倒是挺开心的,她倒要看看白姝想玩什么花样。

    白姝敢来就是因为知道白珂好面子,肯定不会当着众人的面对赶她出去。

    “找我有事?”白珂勾唇,“那么来我房间说吧。”

    两人走到走廊的时候,白姝瞥到墙角处的衣角,就知道贺子煜藏在那里偷听。

    她哭腔十足的说:“姐姐,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有没有扎过我,你知我知,我是你的亲妹妹呀!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白珂看戏,原来白姝的打算是这样的,可真是够无聊。

    “你说想要嫁给子煜,哭着求我离开他,我做到了,最后和他订婚的是你,你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我!”

    在墙角处的贺子煜攥紧拳头,白姝的一声声质问仿佛问进了他的心里。

    “进来说吧。”白珂不给白姝表演的时间,拉着白姝进了卧室,只留下贺子煜一个人站在墙角处脸色不停地变换。

    进到卧室里,白珂嗤笑了一声:“行了,这里没有别人,你就不要装了。”

    白姝却没有再说话,走到一旁的桌子上往杯子里倒了两杯红酒。

    “姐姐,这杯酒喝下从此以后我们之间的恩怨抹消,”白姝端着酒杯向白珂说,“你陷害我一次,我陷害你一次,我们互不相欠”

    白姝说的好听,可是白珂却知道面前的这杯酒里已经被下了药。

    白珂本以为因为她的出现原本的一些剧情不会再重演,没想到竟然会加快白姝的动作。

    按照宿主的记忆,白珂和贺子煜的婚事闹的最厉害的时候,白姝在白珂和贺子煜的酒里下了药,两人被迫成了好事婚事再也无法更改,贺子煜也因此对白珂恨之入骨。

    “好呀。”白珂笑着接过酒杯。

    她的手轻轻动了动,药末就飘进了白姝的酒杯里,这要可是她给贺子弈吃的丹药,想必今晚妹妹和贺子煜会□□吧。

    白珂觉得她真是一只心地善良的妖,总是在以德报怨。

    白姝有些奇怪白珂的态度,可是她却没有在意,说到底她从心底看不起白珂,上一次的意外只能是她太过大意。

    *

    贺子弈没想到他竟然再次梦遗,在检查结果明确的告诉他,他的身体并没有恢复的迹象的时候,他开始不那么相信医学检测了。

    在公司忙了一天,即将下班的时候贺子弈既期待又忐忑,他想见到白珂又不想见到白珂,他和她不能一错再错,可是爱情是个奇妙的东西,总能让人变得不像自己。

    最后他还是照常回家了,却见到草坪处白珂和贺子煜和谐共处。

    贺子煜也会画画,只是并不精通,今天下午竟然也让管家准备了一块画板和白珂一起作画。

    贺子弈看到这种情况本应该很开心,他的弟弟开始尝试去了解接受白珂,白珂也说到做到努力忘记对他的那点爱恋。

    可是贺子弈却红了眼睛,他不想在面对这一切,便匆忙再次离家。

    让助理在酒店开了一个房间后,贺子弈叫了一瓶红酒,他除了商业应酬之外从来不喝酒,这次却开始借酒消愁。

    他一杯接着一杯的喝,不知不觉竟然喝完了大半瓶。

    借着酒意,贺子弈不知怎的心中竟然冒起一阵邪火,就因为他不能像一个真正的男人一样给白珂性福,他就要把所爱之人推到别的男人身边,贺子弈从小到大都是天之骄子,根本没受过这种委屈。

    他双眼通红的让人给他准备了几个女人,就算他的身体有恢复的迹象,在他那样的拒绝下白珂也不可能和他在一起了,他干脆先让自己死心。

    半个小时后总统套房中站了五个女人,各种风格的都有,乍一看都是顶级的美女,而且都十分干净。

    这些女人看到贺总之后眼神中都出现了异样的光芒,贺总这些年有过任何花名,只要她们能和贺总春风一度,哪怕不能成为贺夫人,这辈子也会衣食无忧。

    不对,眼神不对,表情不对,甚至香味都不对。

    随着这些女人的接近,贺子弈满身上下都是排斥,打心眼里的排斥。

    一个女人白嫩纤长的手已经碰到了他的大腿,那种感觉,让贺子弈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滚!”贺子弈冷硬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懊恼,他不仅没有起反应,反而更加恶心。

    那个伸手的女人被吓得颤抖了一下,然后缩回到门口。

    贺子弈本想让这几个女人离开,可是抬头却瞧见一个和白珂侧脸很相似的女人,他的眼神轻颤,“最左边的那个,你留下。”

    女人攥着包的手有些紧张,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可是她缺钱。

    “先去洗澡。”贺子弈说。

    女人在浴室里洗了很久,然后身上围着浴巾出来。

    女人看到还在继续喝酒的贺子弈犹豫了一下,然后慢慢朝他走过来。

    贺子弈已经喝醉了,他看着女人的脸,和白珂有七分像。

    他狠了狠心把女人一把拉过拽进怀中,女人顺从的趴在他的怀里。

    不对,白珂在怀中的时候会像小猫一样,甚至还会用脸颊蹭他的胸口。

    “贺总……”

    女人一开口贺子弈马上回神,下意识的把女人推到一边,借着醉意他还能把这个女人当成白珂,可是声音差的太多了。

    贺子弈只觉得心烦的不得了,他只是抱着别的女人就觉得全身上下都叫嚣着排斥。

    “行了,你自己呆着吧。”

    贺子弈脸上挂着一抹苦笑,然后转身离开房间。

    女人没想到都到了这一地步贺子弈竟然想离开,她赶快从背后抱住贺子弈,“贺总,你不要走……”

    贺子弈像是被脏东西碰到一样大力的拽开女人放在他腰上的手,“滚。”

    出了房间贺子弈觉得浑身都在发烫,直觉告诉他好像不是醉酒那么简单,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对,有些像是被下药之后的样子。

    想到刚才那个女人身上异常的香味,他的眼神更加幽暗。

    明明身体无比火热,可是他的下面却丝毫不见抬头的趋势。

    喝醉了的贺子弈管不了那么多,从内心深处散发的渴望让他想要见到白珂,于是他直接让司机把车开回家,他要回家找白珂。

    “嘭。”白珂卧室的门被人从外面给打开。

    白珂本来正躺在床上,见到来人脸上的表情迅速转变,冷着脸说:“大哥,夜深人静闯进未来弟妹的房间可不是正人君子所为。”

    贺子弈觉得他快要被烧糊涂了,他看着白珂的嘴一张一合,可是她说了些什么他却不知道。

    好热。

    贺子弈修长的手指搭在衬衫扣子上,然后一颗接一颗快速解着衬衫扣子,当最后一颗扣子解完的时候,他把身上的衬衫一把扯下扔在地面上。

    倒三角的身材完全成现在白珂的眼前,她的眼底划过一抹欣赏,可是却继续演戏道:“你想干什么!”

    贺子弈听不清白珂的话,本能的朝白珂的床走去。

    走到床边,他看到白珂已经逃难似的藏到床里面,本能下你给要离她更近,于是他上了床。

    “你是不是喝醉了!”

    贺子弈凑过来的时候,白珂闻到他身上浓浓的酒香味,以及女人身上的香水味。

    白珂的眼睛眯了起来,很好,居然敢背着她找女人!

    也许是知道现在的贺子弈不是很清醒,白珂不在演戏,眼神冷酷的看着贺子弈说:“你出去找女人了?找完女人回来找我?你很不错。”

    他离白珂近了,终于听清楚白珂的话,半分钟之后他才懂白珂话中的意思。

    嘴角努力勾起一抹微笑,他笨拙的解释道:“不是,我没碰,我没有碰她,我喜欢你,我只想碰你。”

    可惜对白珂大人来说,面前这个男人想过找女人就是在犯罪。

    “我亲爱的大哥,你居然喜欢你的弟妹,你可真不知廉耻。”

    “我的,我的,你本该是我的。”贺子弈突然被刺激到,直接扑到白珂的身上,表情狠厉的吻了下来。

    他想要温柔一点,可是他现在根本控制不好力道。

    当吻到白珂柔软的嘴唇时一切事情都无法阻止贺子弈的动作,他的手本能的在白珂的身上游走,吐出来的呼吸炽热,只可惜下面还软软的。

    “真是可怜,”终于被贺子弈松开嘴之后,白珂面带媚意的说,“没有我,你这辈子都当不了男人,罢了,我这个人心软,就帮你一把。”

    白珂在丹药上轻轻捏下来比平时多一点的粉末,然后伸着手指说:“舔,舔完我就满足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