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豪门狗血
    ,精彩小说免费!

    贺子煜怕贺子弈,发自内心的害怕。听到贺子弈的声音后,他吓得马上从床上爬起来穿衣服,甚至都忘记给床上的白姝找一件衣服穿。

    贺子煜衣衫不整的从房间里出来,还没等开口就收到了贺子弈的一巴掌。

    “我贺家竟然出了你这样的混账!”

    贺子煜攥紧拳头,硬生生的受了这一巴掌,只是他的眼底恨意强烈,这是他第一次被打。

    身为贺家的二少爷,根本没有人敢打他。

    可是打他的人是贺家的决策人贺子弈。

    贺子煜的脚退了两步才稳住身体,被扇过的脸通红,足以见到贺子弈的力道之大。

    “大哥,昨晚我和姝姝被下药了。”

    贺子弈的动作一顿,虽然贺子煜在他心中很蠢,可是也不能蠢到和白姝光明正大的在贺家睡在一起。

    这事确实透露着诡异。

    他强压下怒气,冷着脸说:“先送白二小姐回去,我会让人调查这件事。”

    白珂的卧室内,器灵正幻化成水镜,外面发生的情况被白珂看的一清二楚。

    尤其是那打在贺子弈脸上巴掌,看起来可真吓人。

    白珂懒洋洋的躺在床上,吃过药之后身体不再酸痛,可是她也不愿起床。

    器灵胆突突的说:“大人,您……好像不着急完成任务?”其实器灵想说的是,这一个多月以来,白珂除了攻略贺子弈之外根本什么都不做,白家还有那么渣渣等着白珂打脸虐渣,对贺子煜也一点都不上心。

    白珂抬眼看它,“我这不是在完成任务嘛,宿主的愿望并没有让我帮她打脸。”她自然没那么好心。

    “可是……”器灵小声说,“最后一个心愿,找到宿主的亲生妹妹……您不把白家那摊子破事捅出来,怎么去找宿主的亲生妹妹?”

    白珂理直气壮的说:“宿主又没有说要帮妹妹认亲,我到时候找到她不就可以了。”

    器灵:“……”

    “大人,”器灵觉得它好心累,“宿主对任务完成的满意度达到90分以上您才算是完成任务。”

    白珂挑眉,看的器灵心惊胆战。

    过了一会儿她才缓缓说:“好吧,看在这是我做的第一个任务的份上,我就帮人帮到底,送佛送上天吧。”一脸无奈的样子。

    器灵只能在心中打定主意,到下一个世界,它一定要把每一个愿望都替宿主扩展开来,省着它的这位妖神大人只按照字面意思去做任务。

    白珂穿好衣服从卧室里走出去,刚好听见贺子煜说她的坏话。

    “这里可真热闹,我亲爱的未婚夫,难道被大哥捉奸在床了?”白珂的话中满是嘲讽,只是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会看到她眼底深处的难过。

    贺子弈捕捉到白珂眼底的难道,紧皱眉头,他特意叮嘱这件事不要让白珂知道,没想到白珂还是知道了。

    谁成想贺子煜看到从一旁闻风赶来的白珂,顿时暴怒的说:“都是这个恶毒的女人,是她给我和姝姝下了药。”

    谁成想贺子煜的话音落下后等待他的不是贺子弈对白珂的质问,而是另外一巴掌。

    贺子弈扇完贺子煜之后才反应过来他做了什么,看着怒视他的贺子煜,他面不改色地说:“贺子煜,你给我有点男人的风度,有点贺家人的样子!没有证据最好不要乱说话,我对你可真是失望。”

    然而白珂却在心中对着凌霄玉吐槽,“这个贺子弈也真是有意思,早上刚从我的床上爬起来,现在就能面不改色的教育他的弟弟,真是不要脸到极致。”

    器灵:“……”

    “我就喜欢不要脸的,刚才听到贺子煜侮辱我立刻扇耳光的样子好可爱。”

    器灵:“……”

    “你对我失望?你什么时候对我没有失望过?”贺子弈的两巴掌打蒙了贺子煜,他愤怒的把心中的不甘和恨意全都说了出来,“你让我娶白珂,我就必须娶白珂,你在乎过我的心情吗?我做错了任何事,得到的不是你的安慰,每次都是你面无表情的冷酷模样,仿佛我在你眼中并不是你的弟弟而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家里的人都看你的脸色,谁把我这个二少爷真的放在心上!”

    贺子弈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抿着嘴唇。

    管家站在一旁心痛的看着贺子煜,他没想到他竟然会如此想。

    贺夫人早逝,贺先生现在还在医院住院,已经住了十多年,贺子弈从十几岁便开始处理公务,那时候贺子煜不过才十岁,他算是贺子弈照顾长大的。

    谁成想养出一个白眼狼来。

    贺子弈却没有管家想象中的那么伤心,因为他确实不在乎贺子煜的想法,要不是父亲让他照顾贺子煜,他根本不会管他一分一毫。

    他声音冰冷的说:“你不是想娶白二小姐吗?那你就和她结婚吧,想必你和白二小姐一定开心极了。”

    “我会通知白家解除你和白珂的婚约,从现在开始你的未婚妻就是白二小姐。”

    和白珂解除婚约一直是贺子煜最想要做的事情,可是当这句话从贺子弈的口中说出来的时候,贺子煜下意识的想要拒绝,其实他现在并没那么想娶白姝。

    贺子弈的一番话让愤怒中的贺子煜醒了几分,他说:“大哥,现在真相未查明,婚事我们稍后再说。”

    “呵呵。”贺子弈缓缓笑了出来,因为他察觉到贺子煜对白珂的那点不舍,可是白珂是他的。

    只是他还未开口之前白珂便说话了,“贺二少爷,刚才还骂我恶毒,怎么,现在又不想和我解除婚约了?那躺在你床上的白姝妹妹该多伤心呀。”

    “你刚才还在和大哥据理力争说你连婚姻自由的权利都没有,现在大哥要帮你解除婚约你又不着急了?”

    白珂的嘴角勾着淡淡的笑容,看起来美的不可方物,和那个脸肿着眼睛也肿着白姝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贺子煜心中后悔的声音更大,可是自尊让他继续说:“我只是想先查明真相,请你不要自作多情。”

    “够了,你可以回去安慰你的未婚妻了。”贺子弈开口打断这场对话,并且直接做了决定,任何人都无法更改。

    说完他便带着白珂转身离开。

    贺子煜推开他卧室的门,白姝穿着他的大衬衫迎了上来,急切的问:“贺总说什么了?”

    不怪白姝什么都没有听到,实在是贺家别墅的隔音效果太好。

    贺子煜看着白姝的表情有些茫然,他不知道他是怎么了,明明得到了他想要的却并不开心。

    他抿了抿唇,没有正面回复,“姝姝,大哥说要调查昨晚的事,我先让人送你回家。”

    白姝心中着急,药是她带进来的,就怕查到她的身上。

    可是她想了想,她也是受害人,而且她的动作不见得会被查出来,于是她勉强安慰自己。

    但是昨晚她明明看到白珂把那杯酒喝进嘴里,为什么中招的变成了她?

    白姝想不明白,还是说本来那瓶酒里就已经被下了药,白珂也想用这种手段对付她?

    可是无论如何白珂都吃了药,这是她亲眼所见,这种药除了男人和去医院根本无法缓解。

    要是白珂昨晚也找了男人……白姝的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微笑,很好,这一次还是她赢了,贺家是不会要一个和别人睡了的未婚妻。

    “子煜……我们会在一起的吧?”白姝觉得白珂虽然比以前聪明了,可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最后胜利的还是她。

    贺子煜像是睡服自己一般喃喃道:“会的……会的。”

    另一边,贺子弈一直在小心的观察白珂的表情,他不知道是哪个人敢如此大胆告诉白珂。

    “怎么?你在想是谁告诉我的?”白珂像是看穿了贺子弈的想法一般,“可以呀大哥,这种事你都不打算告诉我,是怕我把你贺家的丑事说出去吗?”

    “珂珂,我不是。”贺子弈对于这种哑口无言的状态很无措。

    尤其是以前都会甜甜对他笑的白珂……想到这个从今天早上一直用话刺他的心的白珂,贺子弈很难过。

    “行了,别假惺惺的了,”白珂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你们兄弟俩可真行。”

    白珂是在嘲讽昨晚的事。

    “珂珂,你身体还难受吗?”贺子弈小心翼翼的问。

    “我的身体如何不需要你知道,你现在就快点把事情的真想查明还我一个清白就可以。”

    看着一脸茫然无措的贺子弈,白珂都有些舍不得虐他了。

    回到卧室,器灵忍不住询问:“大人,您要虐的是贺子煜,怎么虐起来贺子弈了呢?”

    “我虐他当然是为了让他更爱我了。”白珂可以肯定,要是她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和贺子弈甜甜蜜蜜,贺子弈对她的好感度永远也达不到一百分。

    “男人啊都是贱皮子,你越虐他,他越爱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