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第 14 章
    ,精彩小说免费!

    这一个多月以来贺子弈每天都用工作麻痹自己,因为白珂根本不搭理他。

    电话不接,短信不回,就当做从来没有认识过他这个人。

    而他因为白珂住在白家主宅,没办法上门去找她。

    所以他已经一个多月没有见到白珂了。

    看着秘书刚送过来的热咖啡,他苦笑了一声,那个总是叮嘱他少喝咖啡的人已经不愿意再见到他了。

    白珂的贺子弈解除婚约的消息传出去之后他知道白珂又受到很多非议,白家为了保护自家脸面没有把白姝做的事情说出去、

    听说白珂最近一直在相亲,白家像是为了补偿她一样,给她介绍了很多英年才俊,也许有些人的身家背景不如白家好,但是从人品上来说却是无可挑剔的。

    贺子弈很焦急,他甚至想冲到白老爷子面前说他喜欢白珂,想要娶白珂,可是他不能,因为和那些英年才俊相比,他毫无优势,甚至因为白珂和贺子煜曾经有过的婚约,他反倒成为最不合适的人。

    “叮!”贺子弈的手机想了一下。

    他拿起手机一看,是他聘请的私家侦探给他发的邮件,里面是几张照片。

    照片里白珂和她的相亲对象言笑晏晏,相亲对象留学归来,温文尔雅,年轻帅气,两人看起来……十分相配。

    贺子弈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攥成了拳头,他的太阳穴一跳一跳的疼,满心都是疲惫感。

    这是白珂见到的第几个相亲对象了?

    贺子弈用发昏的大脑想了想,好像是第六个了。

    接着私家侦探又发来一封邮件,里面说白珂对这位相亲对象的态度和前面几人不同,两人吃完饭要去看电影。

    私家侦探并没有多少什么,但是贺子弈知道他的意思,就是说两人很有可能会有后续。

    前面那五个相亲对象都是吃过饭便分开再也没有见过,这一位却一起去看了电影。

    贺子弈面无表情的给私家侦探回复了一封邮件,然后站起身离开办公室。

    *

    “白珂,票已经买好了,你要喝可乐吗?”白珂的相亲对象孙清伦站在她面前轻声说道。

    本来孙清伦对这次的相亲没有放在心上,他出国读书多年的,但是圈内对白珂的评价他还是知道的,尤其现在又和贺家解除婚约。

    其实他心中是不愿意的,可是白家的面子不能不给,于是他只是礼貌性的来见一面。

    没想到见面之后他对白珂惊为天人。

    白珂长得漂亮与她蠢这两件事在圈内都是众所周知的,只是他见到的白珂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一股优雅,嘴角的微笑刚刚好,他几乎立刻对她产生好感。

    聊天的时候无论他说什么白珂都可以给出很合适的回答。

    见到这样的白珂,他终于明白什么叫人云亦云,也明白道听途说终究不可信。

    “一杯可乐就好。”

    虽然白珂说只要可乐,可是孙清伦还是买了爆米花和薯片。

    进场之后,两人找到他们的座位坐下,然后低声交谈。

    没过多久白珂便发现她身边的位置坐了个人,于是下意识的转头看过去。

    结果她竟然看到了贺子弈。

    器灵的声音在白珂的脑海中响起:“666,大人您果然料事如神,猜到今天贺子弈肯定会坐不住。”

    白珂的任务里面没有虐贺子弈这件事,只是她想让贺子弈对她的好感度达到一百分,便要让他深刻的意识到“白珂”对他的重要性,正所谓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现在看来冷落他的时间也差不多了。

    白珂假装没有看到他,反而把头转向孙清伦的方向。

    电影开始后,周围漆黑一片,他们的位置靠后,周围也没有什么人。

    白珂饶有兴味的看着电影,这玩意她没看过,现在看来还挺有趣的。

    “白珂,给你薯片。”年轻男女来电影院当然不是为了看电影,孙清伦见白珂看的认真完全没有要和他说话的意思,便把薯片递给白珂。

    “谢谢。”白珂下意识的接过薯片,然后一口接一口的吃了一起。

    贺子弈在一旁看的眼睛冒火,白珂和孙清伦共吃一袋薯片,两人的手时不时便碰到一起,偏偏他不能发作。

    这种憋屈的感觉让贺子弈快要坐不住。

    一袋薯片吃完,孙清伦问白珂还要不要吃,白珂想了想说:“不吃了。”这薯片味道一般,尤其是旁边贺子弈炽热的眼神都快要实质化了,再这样下去说不定能把他气吐血。

    “好的。”孙清伦拿出一张湿巾,他没有递给白珂,而是自己撕开袋子从里面拿出湿巾给白珂擦手。

    孙清伦擦的细致,每一根手指都擦得干干净净,旁边的贺子弈却度日如年,如果他知道坐在他们身边看白珂和另外一个男人暧昧会如此难受,他肯定在他们进电影院之前便把白珂给带走。

    白珂的手擦干净之后轻轻地搭在椅子上,果不其然,过了一会儿一只大手覆了上来。

    白珂的手被贺子弈握的紧紧的,当他看到白珂威胁性的眼神后轻轻一笑,眼神朝孙清伦的方向看了一下,无声的说:“只要你不怕被发现。”

    贺子弈感觉到白珂的手僵硬了一下,然后不再挣扎。

    他不想让白珂见到他无耻的一面,可是除了无耻,他竟然想不到能让白珂搭理他的方法。

    握着白珂的手,贺子弈没有再搞其他动作,接下来一直安静的看电影,甚至觉得头都不在那么难受。

    电影结束,孙清伦有些遗憾,他本以为白珂答应和他一起来看电影是对他也有好感,可是这场电影看下来,白珂并未对他表示出任何亲昵。

    电影院内的灯光再次亮起,出来后孙清伦绅士的说:“白珂,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我送她回去就行。”

    白珂还没有回答,比他们慢一步的贺子弈便主动开口。

    贺子弈不认识孙清伦,不过他的资料早已经被私家侦探发到他的邮箱里。

    但是孙清伦却是认识贺子弈的,当他看到贺子弈的时候诧异了一下,但是他不傻,联想到贺子弈出现在这里的举动和刚才回复他的话,他得出一个结论。

    贺子弈喜欢白珂。

    难道说白珂和贺子煜解除婚约的事和贺子弈有关?

    这一切都瞬间在孙清伦的脑海中飘过,他露出一个僵硬的微笑,“贺总您好。”不过他没有傻到问您怎么在这里。

    贺子弈点点头,然后带着白珂从他身旁离开。

    电影院人多,白珂安静的跟着贺子弈来到停车场。

    坐进车以后,白珂刚说完“你到底想怎么样”,车子便启动,速度很快。

    一路上贺子弈都没有说话,直接把车开到了他的公司。

    “跟我上去。”贺子弈只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和白珂好好地诉一诉心肠,而最安静的地方莫过于他的总裁办公室。

    “贺子弈你够了。”白珂一点都不配合。

    贺子弈才发现他刚才的表情太严肃,时隔一个多月才见到白珂,他不能吓到他,本来他现在在她的心中便没有多少地位。

    “珂珂,是我的语气太严肃,我们上去慢慢说好不好,”贺子弈勾起嘴角,眼神注视着白珂,“这里车来车往,不太方便。”

    “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说的。”白珂转过头去不想在看见贺子弈。

    “我们四十一天没有见过面了,”贺子弈的语气低沉,手在白珂看不到的地方攥成了拳,“我知道我错了,我只求你再给我一个机会。”

    白珂没有说话。

    “最近你一直在相亲,我不想让你和别人在一起,你可以知道今天我看到那一幕的时候简直是心如刀割吗?”

    听到贺子弈提起这件事,白珂反问:“你怎么知道我要去看电影?你调查我?”

    贺子弈说:“你也有问题想要问我,那我们上去再说吧。”

    白珂:“……”

    两人坐着总裁专用电梯到达贺子弈的办公室。

    关好门贺子弈直接把白珂拥入怀中,声音呢喃:“我错了,我当时就不应该放你离开。”

    “贺子弈你放开我。”白珂挣扎。

    “乖,让我抱一抱。”贺子弈的声音突然带着一股浓浓的疲惫感。

    白珂知道贺子弈是在博取她的同情,身为一个喜欢他的女人,她确实应该心疼他。

    于是白珂挣扎的动作小了起来。

    “你不要再跟我生气了好不好,只要你肯理我,哪怕你打我骂我怎么样都可以,只是你别让我见不到你。”

    贺子弈是真的很难受,说着说着竟然带了一丝哭腔。

    器灵在白珂的脑海中惊叹:“大人,您竟然把贺子弈虐哭了!”

    白珂:“……”

    “贺子弈,你别这样。”白珂的表情动容,声音也不像之前那么冰冷嘲讽。

    贺子弈的脸在白珂的脖颈处蹭了蹭,“我也不想这样,我会很多东西,可是爱情却是我从来都不曾学过的,我很愚蠢,但是我知道我不能没有你。”

    “珂珂,回到我身边好不好?”贺子弈见白珂的表情软化,开始得寸进尺。

    “咚咚咚!”门敲到好处的响了。

    贺子弈没有说话,只是眼神直勾勾的盯着白珂看,想让她给出一个回答。

    “你先工作。”

    贺子弈沉默几秒还是说了“请进。”

    “贺总,白珂小姐的小姨打来电话说有事找您谈。”秘书恭敬的说。

    贺子弈知道白珂和这个小姨关系不好,相反她从小就疼爱白姝,所以不太想见。但是白珂却说我去里面的休息室待一会儿,你看看她有什么事。

    白珂觉得肯定是她们意识到她送给白姝的礼物了。

    秘书也跟着说:“安女士说她有很重要的事要和您商谈。”

    “那就见吧。”

    秘书离开以后白珂走进休息室,然后便让凌霄玉换化成水镜。

    安华坐在贺子弈的办公室,她没有含蓄,直接从包里拿出白姝的孕检报告。

    贺子弈接过报告看了起来。他眉头紧皱,本以为白姝的事情已经过去,没想到竟然会有这样的后续。

    他心心念念的贺家下一代在这汇总情况下出现,只是这个孩子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

    安华不紧不慢地说:“贺总,现在姝姝已经有了你们贺家的孩子,你们贺家是不是该给姝姝一个交代?”她的神情放松仿佛已经胜券在握一样。

    贺子弈并不希望白姝嫁给贺子煜,其实贺子煜娶谁都和他无关系,他只是不想以后白姝出来恶心白珂。

    “孕检报告先放我这边,我稍后会和白老爷子沟通。”

    贺子弈的言外之一就是这是他们贺家和白家的事,安华未免有些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安华没有在意,只是勾了勾唇说:“贺总,我只是提醒你,如果等姝姝的肚子凸起来之后,怕是贺家和白家的脸上都不好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