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豪门狗血(第二更)
    ,精彩小说免费!

    贺子煜推开白姝,然后坐车来到公司, 此时贺子弈正在开会。

    贺子煜见不到人, 便在办公室门口耍起酒疯。

    “贺二少,您稍等片刻, 贺总他现在正在开会。”秘书对着一身酒气的贺子煜温声道。

    “让他给我出来,把话说清楚!”贺子煜不管不顾的在公司闹。

    几分钟之后贺子弈从会议室出来,然后把耍酒疯的贺子煜拽到办公室里, 关门。

    贺子煜被贺子弈扔到沙发上,他摔得大脑发懵, 但是仍然止不住询问:“贺子弈, 你是不是喜欢白珂?”

    贺子弈勾唇,“你来公司闹就是为了这件事?”

    “白珂是我的未婚妻, 你居然当众表示喜欢她, 你把我这个弟弟放在哪里!”

    贺子煜无法接受贺子弈喜欢白珂, 甚至觉得贺子弈早就找机会想要拆散他和白珂。不得不说, 贺子煜和白姝才是一类人, 关键时刻都把责任推到别人的头上。

    “第一,你和白珂已经解除婚约;第二, 白珂她不可能喜欢你;第三, 我喜欢谁和你没有关系。”贺子弈的话说的冷酷, 完全没有给贺子煜面子。

    说实话,贺子弈最近对贺子煜很失望, 他对这个弟弟的感情并不多, 反倒是责任大过于亲情。本以为帮他挑选一位合适的未婚妻可以让他靠谱一些, 可是没有想到事情全部乱了套。

    贺家的男人每个都顶天立地是条汉子,从来没有人像贺子煜这样懦弱,做错了事便把责任全部推到女人身上,难道当初有人把刀就爱在他的脖子逼他吗?

    没有。

    而且终日用酒精麻醉自己,一点担当都没有,这世上可以说没有多少人比他还要幸福,可惜他的心里承受能力太差。

    不过也没有错,贺子煜他本来就不是贺家人。

    “你早就过了成年的年纪,我现在没有责任去管你,你自己好自为之。”

    贺子煜借着酒意在贺子弈的公司闹,可是听完他冰冷的话,心中对他的惧怕再次涌上心头,他不敢再闹,转身晃晃荡荡的走了出去。

    贺子煜恨白姝,恨她毁了他的人生。也恨贺子弈,明明他也是贺家的继承人,却活的如此憋屈。

    回到家之后贺子煜开呼呼大睡。

    第二天贺子煜没有出去喝酒,反倒是在吃早饭的时候出现在了餐桌。

    看着恢复了几分精气神的贺子煜,贺子弈有点诧异,不过这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吃过早饭,贺子煜轻声说:“大哥,你之前调查过白姝吧,能否把你手中的资料交给我,她拿孩子的事情威胁我……”虽然只说半句话,可是其实的意思已经很明显。

    “可以。”既然贺子煜愿意主动走出阴影,那么他不介意帮他一把。

    “谢谢大哥。”贺子煜垂下眼眸藏住眼神中的凶狠和恨意。

    过了一会儿,管家把白姝的资料送到贺子煜那里,他一点一点看,却没有得到他想要的足够毁灭一个人的罪证。

    资料里有那次油画比赛白姝陷害白珂的具体过程,还有白姝的详细资料,可是这些都没有用。

    安华……

    贺子煜的眼神狠狠的盯着这个名字,拿着白姝孕检报告去给贺子弈看的人就是她!明明白珂和白姝都是她的亲外甥女,为什么她从小就偏心白姝呢?

    还有为什么安荣那么讨厌白珂,明明资料上写着小时候安荣对她的双胞胎女儿都很好。

    这一切都充满诡异。

    贺子煜决定先调查一下安华和安荣的资料。

    *

    “大人,贺子煜最近在调查安华。”器灵对白珂说。

    “看来他现在真的是狗急跳墙了,注意点他的行踪,我有预感他可能会设计让贺子弈出车祸。”原来的剧情中就是贺子煜因为对贺子弈的日益不满,最后在白姝的设计下让人弄坏了贺子弈的刹车。

    贺子弈从没有想过他的弟弟会害他,于是英年早逝。

    “好的。”

    白珂靠在床头看着她新做的美甲,眼神漫不经心,希望贺子煜找的侦探给点力,早点把白家那些狗血内幕全都扯出来,省着她费心。

    *

    贺子煜看着侦探给他发过来的资料。

    安华曾经生过一个孩子?而且是和安荣同一天在同一家医院生的?孩子不到两个月便因突发疾病去世?

    这些资料全部都透露着诡异。

    并且她还是白珂爸爸白旭的前女友……怎么最后白旭会娶了安荣呢?

    他放下安华的资料转而翻起安荣的资料,没想到安荣的资料更加惊爆。

    她竟然在十几年前曾经做过亲子鉴定,从那以后她便开始加倍的对白姝好,对白珂的态度越加越恶劣。

    难道……贺子煜心中有一种猜想。

    于是他打算弄到安荣白姝和白珂的头发,帮她们做一下亲子鉴定。

    贺子煜心中对白珂充满怜惜,如果是真的,那么白珂比他还要惨。

    因为这种微妙的心理,贺子煜对白珂的好感度竟然再次增加几个点。

    第二天贺子煜给白珂打电话希望能够见一面,白珂没有拒绝安然赴约。

    咖啡馆里,贺子煜的笑容带着苦涩,他恨所有人唯独不恨白珂,他对白珂只有亏欠。

    “我以为你再也不想见到我了呢。”

    白珂随意的喝了一口咖啡,不在意的说:“你已经受到了教训,我没有必要再仇视你,说实话,你挺可怜的。”

    贺子煜垂眸,明明他对白珂那么差,可是现在白珂却觉得他很可怜。白珂越美好,他对白姝的恨意越深,都怪她毁了他的人生。

    “你当初和我说你喜欢我的大哥……是真的吗?”

    白珂轻笑,“算是真的吧。”

    贺子煜放在桌子底下的手紧紧攥住,这样也好这样也好……

    贺子煜的眼神空洞,他慢慢说:“你知道你可能不是安荣的女儿吗?”

    “你说什么?”白珂装作震惊的样子,其实她真没想到贺子煜竟然想要和她合作。

    “你的小姨安华曾经和安荣在同一天生了一个女儿,你们八岁的时候安荣为你和白姝做了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以后她便不再喜欢你。”

    白珂的手指紧紧攥着咖啡杯,骨节发白嘴唇紧紧抿着,“这……这不能说明什么。”

    “所以我想请你帮我拿到白姝安荣还有安华的头发。”

    “我的头发可以给你,但是我不会帮你的。”白珂的声音颤抖,像是在极力忍着不让她慌乱。

    贺子煜突然心软了,其实他本就是一个心软的人,要不是也不会被白姝耍的团团转。

    “好吧,那我不强求你,等结果出来我会告诉你的。”

    “嗯。”白珂留下一根头发后拿起钱包转身离开。

    贺子煜深深地看了白珂的背影一眼,如果他的计划成功,那么他便要和白珂纠缠一辈子,如果他的计划失败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和白姝一起坠入地狱。

    反正他现在没有什么好失去的。

    当天下午贺子煜来到白家,此时安荣也知道了白姝怀孕的事,对白姝的态度好了很多,甚至和安华比着对白姝好。

    贺子煜出现在白家,安荣的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温柔笑容:“子煜,你是来找姝姝的吗?”

    贺子煜点头。

    “姝姝最近孕吐很严重,正在房间休息呢,”安荣觉得贺子煜既然来到这里,那便是屈服了,“要不然你去她的房间看看她吧,她看到你想必会很开心。”

    贺子煜来到白姝的房间,发现白姝正在有滋有味的吃着补品。

    “你来了?”白姝的笑容和安荣一样温柔,就仿佛两人从来不曾发生这些龌龊。

    贺子煜的眼神恍惚了一下,然后马上恢复清明,“你怎么样了?”

    白姝眨了眨眼睛,亲亲密密的说:“我很好,只是我肚子里的宝宝很想你。”

    不知为何,贺子煜竟然对白姝肚子的孩子产生一种奇妙的亲切感,就仿佛落水之人抓住的最后一稻草。

    他走上前摸了摸白姝的肚子,明明孩子才一个多月,可是贺子煜竟然产生一种幻觉,孩子也很喜欢他。

    本来他不打算要这个孩子,可是他现在更改决定了,他要留着这个孩子,这个孩子是他最亲近的人。

    贺子煜离开的时候成功的拿到白姝和安荣的头发,顺便还拿到了安华的头发,只要等待亲子鉴定报告的结果就可以。

    *

    三天后贺子煜看着鉴定结果,白姝和安荣不是亲生母女,白珂和安华也不是亲生母女,白珂竟然是安荣的亲生女儿。

    贺子煜看着他的调查结果疯狂大笑,不知道安荣知道结果以后会不会像他一样开心?

    *

    这一天临出门之前贺子煜弄坏了贺子弈常开的那辆车的刹车。如果贺子弈死了,那么压在他头顶的大山便没有了,贺家的一切都属于他。

    如果贺子弈没死,那么他也没有什么损失,反正没有比现在更差的情况。

    然后他带着鉴定结果来到白家,他要把这份结果给安荣看看,看看她这些年疼爱的女儿到底是谁的孩子!

    “珂珂,结果已经出来了,你要是想知道的话就回你家,我现在正在过去。”贺子煜给白珂发了这样一条短信之后便关了手机。

    白珂此时正和贺子弈在一起,因为器灵说一小时之前贺子煜弄坏了贺子弈常开的车的刹车,她便开车来到贺家。

    “贺子弈,你陪我回家一趟。”

    贺子弈以为白珂是不想一个人回家才来找他,白珂顺势把驾驶座让给了他。

    “子煜,你来了。”当贺子煜到白家的时候,白姝正坐在沙发上吃水果。

    贺子煜笑的异常温柔,“是啊,我来看你。”

    “顺便告诉你一件事。”

    看着贺子煜脸上的温柔表情,白姝脸上的笑容更加娇媚,“子煜,你说。”

    “现在还不是说话的时机,再等等。”等人都到齐了,好戏才要正式上演。

    过了一会儿白旭从外面回到家里,他接到通知说家里有大事发生,让他赶快回家。

    “家里发生什么事了?”白旭最近一致醉情于画画,根本不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就算是知道他也不在乎。

    因为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便是他的那些画。

    “要是没有重要的事我就走了。”白旭很不开心,因为他觉得他被骗了。

    “叔叔不要着急,家中确实有大事发生。”贺子煜笑的温文尔雅。

    此时白姝和安荣都以为贺子煜说的大事指的是他们订婚的事。

    安华到后没多久白珂和贺子弈也来了,再过了一会儿,白珂的大伯母以及白珂的大哥也到了。

    贺子煜看着人来的差不多,终于决定开始这场大戏。

    “我这里有一份亲子鉴定的报告,报告的结果表明白姝并不是白夫人的女儿。”

    贺子煜说完,有露出同情般的笑容,对着呆愣住的白姝说:“你不是安女士的孩子。”

    安荣此时也坐在沙发上,她无法相信她听到的一切。

    白姝努力露出一个微笑,“子煜,你在开玩笑吧?”

    “当然没有开玩笑。”贺子煜说完便把手中的亲子鉴定结果递给安荣。

    安荣快速翻看,然后整个人彻底崩溃。

    安荣从未想过她宠了这么多年的女儿竟然不是她的孩子,而她一直打压看不上的才是她的亲身女儿。

    “不对,你是在骗我,明明白姝才是我的亲生女儿!”

    安荣在两个女儿八岁的时候,因为听到一些风言风语,便去做了亲子鉴定,结果鉴定结果表示白姝是她的亲生女儿,但是白珂却不是。

    安荣根本无法相信这个结果,明明白珂和白姝是双胞胎,怎么会有一个不是她的女儿呢。

    后来她辗转打听又给白珂和安华做了亲子鉴定,发现白珂竟然是安华的女儿。

    当年她怀孕后没多久便传来安华也怀孕的消息,安华说她喝多了不知道和谁睡了一宿,孩子没有爸爸,她也默默地把孩子生了下来。

    当年那个孩子不到两个月便因病去世,没想到去世的却是她的女儿。安华竟然把两个孩子掉包了。

    她想到白珂和老太太相似的面容便知道什么醉酒和陌生人睡了,这个孩子明明是白旭的!

    安荣没有戳破这一切,只是从那以后她对白珂的态度变了。安华不是想让她的孩子成为豪门大小姐嘛,她便如了她的愿望!

    “这是真的。”看到贺子煜的架势,安华便知道她无法否认。

    “我的亲姐姐,你可真是蠢,蠢到你这种程度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安华的笑容带着刻骨的恨意,就是这样的蠢货,却抢了她的男朋友。

    “当初你去做亲子鉴定也是我让人诱导你的,白珂和白姝的头发也是我让人弄串的,所有的一切我都知情,偏偏你这蠢货竟然认为我蠢,以为我疼白姝是因为认错了孩子。”

    “你以为我像你这种蠢货一样,连孩子都能认错吗?”

    安荣简直心痛到不能呼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