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豪门狗血(第一更)
    ,精彩小说免费!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安荣只要一想到她疼爱了二十几年的女儿是别人的女儿,而她却像跳梁小丑一样得意, 她便眼前发昏。

    “呵呵, ”安华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为什么, 安荣,你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

    “在座的所有人都可以指责我,唯独你不可以!”安华说话的时候眼神冰冷的看着白旭, 都是因为这个男人,她们姐妹成仇, 然而他却谁都不爱, 只爱他的油画!

    “当年明明和白旭在一起的人是我,你却在他喝醉来找我的时候假装成我和他睡了, 事后还污蔑白旭他强迫你, 安荣, 你贱不贱!”

    “我!”安荣听到安华提起当年的往事, 只觉得整个人都在发昏, 这种事,这周丑事竟然被安华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了出来。在她嫁给白旭之后, 她的娘家人对她无一不是讨好, 从未有人敢跟她提起这种事情, 她差点都忘记了她曾经做的一切。

    白旭是白家的少爷,虽然不是继承人, 可是也不是她们这种普通人家的女儿能攀上的。

    当时她得知安华竟然和白家的少爷在一起, 嫉妒使她红了眼。她和妹妹虽然不是双胞胎, 可是她们的年龄只差两岁,本就长得有五分像,当一个醉酒的人找上家门把她当做安华,她没有强迫白旭,她只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

    “你说我贱,你的亲生女儿还不是给男人下药上了人家的床。”

    听着这些陈年的狗血往事,贺子弈担心的看了白珂一眼,他怕白珂伤心。

    白珂表面上装出一副伤心难受受到惊吓的样子,其实她在看戏,这种狗血大戏在神界可看不到。在神界,都是谁的拳头硬谁说的算,哪会有人唱戏给别人看。

    虽然白珂早就知道其实的内幕,可是看着安荣和安华两姐妹你一言我一语,真是太有趣了。

    要是能嗑瓜子就更好了,白珂心想。

    安华自喻聪明一辈子,唯独在白姝这个女儿身上栽了跟头。

    可能是从小养在安荣身边的缘故,白姝的性格像极了安荣,蠢得要命,一点也没有她的那种聪明劲。反倒是白珂,从小聪明伶俐,长得还像白家老爷子逝去的妻子。

    要不是她确定白姝是她的孩子,她真的怀疑白珂才是她的孩子。

    为了帮助白姝,她开始不动声色的挑拨离间,直到安荣相信亲子鉴定接过之后开始针对白珂,白珂的性格才慢慢地变得懦弱沉默。

    听到安荣提起白姝给贺子煜下药的事,她不过才离开一个多月,白姝就做出这种蠢事。

    “没办法,谁让我这个女儿是你养大的。”安华绵里藏针。

    此时白姝整个人缩成一团,她无法相信她听到的一切。原来她不是妈妈的孩子,她是小姨的孩子。怪不得小姨从小就对她那么好,怪不得小姨总在教导她要去争去抢,白家让人重视的白小姐只有一个,只有搞垮白珂她才能得到一切。

    贺子煜坐在白姝的身边,他的唇贴着她的耳朵,声音低沉暧昧像是对情人呢喃一般,“白姝,喜欢我送给你的礼物吗?”

    白姝浑身发抖,贺子煜太可怕了,她从来没发现贺子煜是这样一个可怕的人,要是知道的话她肯定不会去招惹。

    “你最好乖乖的不要伤到我的宝贝孩子,”贺子煜在白姝耳旁威胁,“否则我还会有更大的礼物送给你。”

    “大人,贺子煜竟然变得如此鬼畜。”器灵看着眼前的闹剧也觉得津津有味。

    白珂不置可否,有时候越懦弱的人爆发起来才越可怕。

    白旭是一个懦弱的人,他这些年沉醉在艺术中,虽然和安荣的感情并没有多好,可是他却从未主动出轨过。

    当年他确实更欣赏安华,因为她清纯开朗,是他最欣赏的性格,后来是怎么和安荣在一起的呢,就是他醉酒的那晚,他虽然是有钱人家的大少爷,可是他却是一个负责任的人,尤其是安荣还怀孕了,于是他就娶了安荣。

    哪怕婚后安荣对他并不好,甚至对两个孩子的态度差别对待,可是他仍然没有恨她,因为他不在乎。

    反正娶谁都是娶。

    “你不是想嫁入豪门做豪门太太吗?丈夫我让给你了,但是你却得给我养孩子,要不是你生的是双胞胎,我生的是一个,我会把你两个孩子全换走。”安华说。

    “那我另外一个孩子呢?”一向遇什么事都很淡定的白旭咬牙切齿的问道。

    安华的眼神中划过报复般的快感:“死了。”

    然后看向安荣:“当年你知道真相之后选择忍气吞声默默压下,不就是怕这件事扰乱了你平静的生活?安荣,你可真心狠啊,得知自己的亲生孩子被换走都能忍得住。”

    安荣没有说话,当年那个孩子已经死了,她闹又有什么用!

    接着安华把目光转向白旭,“白旭,你看到了吗?这就是你的妻子,骨子里透着自私的妻子,她不爱任何人,她不爱你,不爱白珂,她只钱和她现在的身份地位!”

    白旭嘶哑着喉咙说:“你嘲笑你姐姐,可是你和你姐姐又有何区别,怪不得是亲姐妹,你们都是畜生,没有人性自私自利的畜生!”

    这么多年无论发生什么事爸爸的脸上都挂着温和的笑容,安荣最恨的就是他这样子,一点都不争气,白家这么大的家业拱手让给他哥哥,每天想的念的都是他的画。这是她第一次见到白旭生气,她竟然有些呆滞,原来这个男人也不是没有脾气的。

    “你以为你又是什么好玩意?”安华也不甘示弱的说。

    白旭自喻是个优雅的人,根本无法和宛若泼妇的安华对骂,只能生闷气。

    安华本来一直痛骂白旭,突然想起一件事,哈哈大笑起来,“你们所有人都以为当年油画比赛那件事是白姝陷害白珂,可是真正的罪魁祸首却是安荣!”

    这些年来白旭对谁都不在意,唯独喜欢白珂,就是因为白珂也喜欢画画,并且天赋极高。

    安荣想到白旭得知白珂参加比赛之后竟然一个月没有离开家,只为了指点白珂,她就无法不嫉妒和怨恨。凭什么白珂一个私生子可以得到这样的宠爱!于是她便想办法毁了白珂。

    “安荣……你枉为人母!”

    安荣凄惨一笑,指着白旭说:“我承认这是我做的,可是我当时不知道她才是我的女儿!你以为你真的就是什么慈父吗?你不过是喜欢白珂的画画天赋罢了,当你得知白珂威胁评审的事之后你的表现是怎么样的?你竟然再也没有和白珂说过话!”

    白旭的脸上一阵白一阵青,在他心中画画是最神圣的事,可是他的女儿却想要威胁利诱评委,这件事是在侮辱画画。

    “哈哈哈哈哈都错了都错了!报应报应!”

    满屋子里都是安荣凄厉的笑声。

    贺子弈伸手揽住白珂单薄的肩膀,他知道白珂虽然是豪门大小姐,但是却从小不受家人的待见,却仍然没想到竟然会有这样一出狗血大戏。

    他放在心尖上的人,原来这些年竟然承受了如此多的委屈。

    “以后大哥疼你,珂珂不伤心。”贺子煜笨拙的安慰白珂。

    白珂在贺子弈的怀中默默地抖了抖,惹来贺子弈更多的怜惜。

    刘雨诗知道当年白旭的女朋友是安华,最后却是安荣怀孕上门逼婚,所以她一直瞧不起安荣,只是没想到这中间竟然发生如此多的事。

    这不是小事,她没办法私自决定。

    “儿子,你说这些事我怎么告诉你爷爷呀,你爷爷的身体已经承受不住这些打击了。”刘雨诗苦恼的看向她的大儿子。

    刘雨诗的大儿子还算是冷静,他沉思片刻说:“妈,这件事咱们瞒不住只能告诉爷爷,况且小叔的事爸爸做不了主,咱们家只有爷爷能做主。”

    刘雨诗也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可是她就怕白老爷子气坏了身体。

    “珂珂,跟大伯母回家吧,这样的父母你不要也罢。”刘雨诗不想再继续看这场闹剧了,只是瞧见被贺子弈抱在怀中无比可怜的白珂,她忍不住怜惜起来,这么好的孩子,怎么就遭受这么多的打击和痛苦呢。

    “嗯。”

    贺子弈陪着白珂一起来到贺家,刚下车他便接到管家的电话,说发现他惯用的那辆车被人做了手脚,刹车坏了,做手脚的人是贺子煜。

    贺子弈沉思片刻,语气沉重的回复:“刘叔,我知道了。”

    白珂注意到贺子弈的表情不对劲,尽量温柔的问:“怎么了?”

    “珂珂,没什么事,”贺子弈心疼的看着白珂,明明她刚遭遇到这样颠覆人生的大事,却还强撑着去安慰他,“以后大哥会加倍的对你好。”

    白珂笑了笑没有回答。

    两人进到客厅之后白老爷子已经从安荣口中得知事情的真相,他气的差点一口气没有呼吸上来。

    白老爷子看到白珂担心的眼神,脸上的表情一缓,悲痛的说:“珂珂,是爷爷对不起你。”

    “爷爷你别这样,你对我已经很好了。”白珂赶快说,脸上的表情真诚不作假。

    “唉,”白老爷子叹了一口气,眼神转向贺子弈,“子弈,你最近有时间多陪一陪珂珂。”

    贺子弈的眼神狂喜,他这算是因祸得福?

    “爷爷您放心,”贺子弈是个商人,最擅长的就是顺水推舟,他直接改口,“我会照顾好珂珂的,不会再让她在我身边受到一丝一毫委屈。”

    “去吧,陪珂珂上楼休息一会儿。”白老爷子疲惫的挥挥手,看样子是不打算让白珂再掺和上一辈人之间的那些破事。

    贺子弈陪白珂到了她的卧室,门刚关上,白珂便被他抱在怀中。

    听着贺子弈的心跳声,白珂的眼眶慢慢的红了起来,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她咬着嘴唇,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

    “珂珂,想哭你就哭吧,在大哥怀里哭,大哥心疼你。”贺子弈怜惜的看着白珂。

    白珂却倔强的说:“他们不值得我流泪,我的眼泪不能这么廉价。”可是豆大的泪珠却不停的滚落。

    贺子弈温热的嘴唇贴到白珂的脸上,他轻轻柔柔的吻掉白珂的眼泪,最后千言万语只汇成三个字“傻姑娘。”

    *

    晚上,贺子煜回到家的时候,就看到一脸寒冰的贺子弈在客厅里等他。

    “大哥,你等我?”

    “贺子煜,我自问我没有亏待过你。”贺子弈声音淡淡的,眼神却没有看他。

    贺子煜现在没有什么好怕的,无所谓的说:“是啊,你是没有亏待我,可这都是我应得的,我凭什么要你可怜我。”

    “你操控我的婚姻,不顾我的意愿为我订婚,也不顾我的意愿为我解除婚约,更有趣的是你竟然看上我的未婚妻,贺子弈,你还要脸吗?”

    “这贺家也有我一半,我凭什么要听你的,就因为你是我哥?”

    贺子弈冷冷的看了贺子煜一眼,轻启薄唇,“说完了吗?”

    “差不多了,”贺子煜耸耸肩,“既然撕破脸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你把属于我的东西给我之后,我就从这里搬出去。”

    贺子煜知道肯定是他破坏贺子弈刹车的事被发现了,他有些可惜,贺子弈要是死了的话,这贺家就都是他的了。

    就连白珂也是他的。

    不过也没什么,没有白珂,他还有孩子,在白姝把孩子生下来之前他一定会对她很好很好。

    “有一件事我好像从来没有告诉过你,”过了一会儿,贺子弈冰冷的声音在客厅内响起,“这件事我本来从未打算告诉过你,现在说出来也无妨。”

    “你说,我洗耳恭听。”贺子煜掏了掏耳朵。

    “你并不是我的亲弟弟,而是妈妈的私生子,也就是说你并不是贺家的孩子。”贺子弈看着贺子煜的眼神带着奇异的光芒,这番话他本来打算咽在肚子里一辈子的。

    “妈妈临终前拉着我的手恳求我,让我将你接到贺家,我答应了。”

    “妈妈骗你说你出生之后因为命格有问题,需要从小养在乡下,其实你根本不是命格有问题,而是你是私生子,只能养在乡下。”

    “你觉得他在乡下呆的那些年都是贺家欠你的,现在想来好不好笑?”

    贺子煜听完这几句话之后脸色惨白,他敢如此和贺子弈对峙的原因就是他也是贺家的人,贺子弈再怎么样也不会对他下手。

    可是现在他的底牌没有了。

    “不……不是骗我的,你肯定是在骗我!我要是私生子的话爸爸怎么会不知道!”

    “爸爸他身体一直不好,住医院比住家里的时间还多,”贺子弈勾起嘴角,“你不要再挣扎了,你知道的,我不会骗你。”

    “我从不欠你什么,贺子煜,我对你已经仁至义尽。”

    贺子煜不敢置信的退了几步,然后双腿发软瘫坐在墙角处。

    他从未想过会有这种事情发生,明明白天的时候他还是那样的意气风发,他仿佛主宰着每个人的喜怒哀乐。

    可是现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