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豪门狗血
    ,精彩小说免费!

    一场闹剧终于谢幕。

    白旭和安荣离了婚,但是他们加上安华三人却仍然纠缠不清, 每个人都生活在痛苦之中。

    贺子煜和白姝出了国, 白姝虽然也是白家的孩子,但是很明显白家已经放弃她了。

    至于贺子煜的身世, 贺子弈并没有选择公布,只是以后贺子煜也没有了回国的可能,他不是善人, 不可能会原谅一个想要杀了他的人,能够让他安稳的在外国生活已经是他最大的容忍。

    贺子煜离开那天白珂去机场看了他。

    “没想到最后来送我的人会是你。”

    这次见到贺子煜, 他又变了一个人。他不像最开始那样用酒精麻痹自己, 也没有后来那样被逼的鬼畜起来。他全身上下都充斥着衰颓的气息,整个人看起来都没有精气神。

    贺子煜离开的时候器灵对白珂说:“贺子煜对您的好感度终于达到九十分了。”

    白珂勾唇一笑, 对于贺子煜的好感度, 她并没有去追求满分, 实在是她看不上贺子煜, 懒得搭理他。

    这一次她来送他, 也不过是为了圆她在贺子煜心中的人设,一个单纯美好的白莲花。

    其实不用她多做什么, 只要白姝还在贺子煜的身边, 她在贺子煜的心中便永远都是最美好的。

    “就让他们互相折磨吧。”恶人自有恶人磨, 想必他们在国外的生活也一定会很“有趣”。

    *

    此时距离之前那场闹剧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

    这段时间,贺子弈和白珂的感情也突飞猛进。

    也许是因为他陪伴她度过了人生最黑暗的一段时间, 现在白珂很依赖他很黏着他。

    昨天两人在两家人的祝福下低调的订了婚, 并且白珂重新搬回贺家。

    这一晚过的很愉快。

    第二天贺子弈醒来之后便发现白珂正趴在他的胸口处画圈圈。

    白珂看到贺子弈睁开眼睛, 讨好的叫了一声:“大哥。”

    “是不是该换个称呼了。”刚睡醒的贺子弈声音有几分沙哑,听着性感悦耳。

    白珂的手不轻不重的在他的胸口处捏了一下,眼睛上挑,“那叫什么,难道叫你老公?”

    贺子弈感觉下腹一紧,咽了一下口水之后说:“这个不错。”

    “美得你。”

    白珂用手指点了一下贺子弈的头之后便想要下床,却被贺子弈从身后抱住。

    “珂珂,早上睁开眼睛便能看到你,真的太美好,美好到我都怕是一场梦。”

    白珂轻声笑了一下,然后打趣道:“难道你还想做点什么来证明这不是一场梦?”

    贺子弈语塞,其实他很郁闷,别人的床上运动都是第二天早上女人浑身无力,可是白珂看起来却活力满满,难道……他的身体还没有彻底恢复?

    想到昨晚进行了很久的运动,贺子弈觉得他的身体恢复的很好,甚至比绝大多数男人都好。

    “好了不要闹了,”白珂的语气变得认真起来,“今天是我们同居的第一天,我去给你准备早餐。”

    听到未婚妻要给他准备早餐,贺子弈心中美得要冒泡,只是未婚妻是用来疼用来宠的,未婚妻那双娇嫩的小手也不是用来给他做饭的。

    贺子弈拉着白珂的胳膊说:“你再躺一会儿我去做饭。”

    白珂的眼神闪过精光,笑意盈盈的说:“那我便拭目以待了。”

    贺子弈洗漱完毕离开卧室之后,器灵的声音响起,“大人,您这招以退为进用的真好。”器灵才不相信白珂会好心给贺子弈做饭。

    白珂躺在床上慵懒的说:“男人要靠哄,多哄几句不就什么都有了。”

    器灵觉得这些它不必记在心中,因为它又不找对象。

    贺子弈和白珂一样,都从来没有下过厨房,于是在他多次尝试之后,当天餐桌上的早餐,除了煎的很丑的煎蛋是贺子弈亲手煎的,其他都是厨师做的。

    白珂很给面子的夸赞道:“老公煎的煎蛋真好吃。”

    贺子弈……贺子弈的脸红了。

    吃完早饭,贺子弈要去上班,白珂把他送到门口,两人在门口依依不舍。

    贺子弈的眼神中带着祈求,“珂珂,要不然……你陪我一起上班好了。”

    白珂诧异,“我什么都不会。”

    “咳,”贺子弈的眼神闪烁了一下,“我的办公室大,你呆在那里就行。”

    白珂抬脚在贺子弈的唇角落下一吻,“你乖乖上班,我要心情好的话下午去公司看你。”

    “嗯。”

    下午白珂带着家里厨师做的点心来到贺子弈的公司。

    “求你帮个忙好不好。”白珂在贺子弈的怀中撒娇。

    “你说,”贺子弈低头在白珂的唇角亲了一口,“别说是一个忙,就是十个忙也没有问题。”

    “你能不能帮我找找我的妹妹。”

    贺子弈的动作一顿,他组织了一下语言,用最温柔的语气说:“珂珂,你妹妹她……”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白珂插话道,“我们是双胞胎,我总觉得她还活着,其实我也没有强求,我只是想让你找一找,万一安华她说谎了呢。”

    “好的。

    *

    一天之后贺子弈的私家侦探给他发邮件,邮件的内容是安华果然说了谎,当初那个孩子没有死,她把孩子遗弃了,现在是死是活人在哪里都是未知。

    贺子弈看到这里,只能给出高价格让侦探用心帮忙找人。

    也许是运气好,十天之后侦探顺着线索真的找到人了,他把资料用邮箱发给贺子弈。

    只是当贺子弈看到白珂亲生妹妹的资料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她……她竟然是那天晚上的女人,怪不得和白珂有几分像。

    他对于那一晚的记忆很少,所以并不了解白珂已经知道他曾经想要找女人的事。只是害怕如果白珂和这个女人相认,到时候东窗事发……他怕是会死的很惨。

    白珂得知结果之后和贺子弈回了一趟白家。

    白珂没有告诉白老爷子这件事,自从发生之前那件狗血大戏,白老爷子的身体状况更加恶劣。

    “大伯母,你陪我去见见她吧。”白珂对刘雨诗说。

    说实话,所有人都以为白珂的双胞胎妹妹在刚出世两个月的时候便去世了,只有白珂一个人不死心默默地调查,没想到真的调查出结果。

    刘雨诗摸了摸白珂的头,眼神温柔的说:“辛苦你了,明明大伯母陪你一起去见她。”

    夏晴现在是大三学生,兼职平面模特,签了一个小型的平面模特公司,养父母对她还可以,只是条件一般。她有些爱慕虚荣,因为平面模特的工作需要把自己打扮的光鲜亮丽,所以开销很大,哪怕当平面模特来钱很快,可是依旧不够花。

    夏晴看到白珂后眼神有些诧异,她昨天接到张哥的电话还以为今天是有单子要做,没想到竟然会见到一个跟她长得有六七分相似却无论是颜值还是气质都可以碾压她的女人。

    “你好,夏小姐,我是白珂。”

    夏晴的眼神中划过一丝愕然,白珂的大名她听说过,一个多月之前还曾上了热搜,只是没有人敢贴她的照片而已。

    她没想到白珂竟然如此漂亮。

    想到两人相似的面容,她的心中划过一个猜想。

    白珂勾唇笑了笑,看起来温婉大方,“冒昧的来打扰你真是不好意思。”

    夏晴有些无措的捏了捏手指,“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有事就直接说吧。”

    白珂张了张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刘雨诗拍了拍白珂的手背,然后贴心的主动开口道:“我们了解到夏小姐你是领养的吧。”

    听到这句话,夏晴心中的那个猜想越来越清晰,她点了点头。

    “看到珂珂和你相似的面容,想必你心中也有猜想,你是珂珂的双胞胎妹妹。”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后,贺子弈怕出错,便偷偷让侦探帮夏晴做了鉴定。

    刘雨诗说完这句话之后便观察夏晴的表情。夏晴的资料她也看过,很普通的一个出身姑娘,爱慕虚荣在她心中不算是大问题,毕竟他们白家有钱。

    总的来说,夏晴没有长歪。

    夏晴长长的睫毛一直在颤抖,她知道自己是被父母领养的,所以哪怕她需要钱也只是自己努力的去赚钱,而不是想办法从养父母手中扣钱。

    她曾想过她的亲人会不会来找她,当初为什么丢弃她,现在真的面对这一幕,她的内心极度复杂。

    刘雨晴轻声道:“我知道夏小姐现在的心情想必很慌乱,你介不介意听我讲一个故事。”

    夏晴慌乱的点了点头。

    刘雨晴把当年的狗血事件简单的说了说,“所以我想说并不是我们丢弃你,而是你被坏人所害。”

    ……

    接下来的几天他们陪着夏晴做了亲子鉴定,去见了夏晴的养父母,并且正式认亲。

    “姐姐,我想和你一起住可不可以?”夏晴知道白珂不在家里住的时候有些忐忑的看着白珂说,她不想住在白家,白家人都很严肃而且她有些自卑,比起这些人还是白珂看起来更亲切。

    “当然可以。”白珂眯着眼睛笑了笑。

    夏晴本以为白珂是一个人住,当她和白珂一起回到贺家的时候,她没想到白珂会住在一个豪华程度不亚于白家的庄园。

    尤其是当她晚上见到贺子弈之后,她整个人都呆滞了。

    他竟然是那晚的人……

    贺子弈没想到白珂会把夏晴接到家里来,头忍不住的疼了起来,看她那个表情,很明显是记得他。

    而且他们之间的事也不好说。

    夏晴就这样在贺家住了下来。

    白珂不用上班,所以她对夏晴很好,给她买很多大牌子的衣服,为她介绍工作,可以说这种生活是夏晴梦寐以求的生活。

    她的心态不知不觉的变了,这一切本来就是她应得的,她觉得白珂是在弥补她。

    半个月后事情终于爆发。

    贺子弈冷着脸看着穿着薄薄睡衣来到他书房的夏晴,“你有事?”

    “姐夫,你对我那么冷淡干什么,”夏晴笑的一脸妩媚,“我们之间可有很多事情呢。”

    “夏小姐,请你注意你的言行举止。”贺子弈从来不高看人性,夏晴的变化在他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他知道夏晴肯定会心存不满但是却没想到她竟然想要勾引他。

    只是夏晴算好这个时间白珂没在家,却没想到她会突然出现。

    既然被撞见,夏晴也不再掩饰,直接对白珂说:“如你所见,我对贺子弈也很有好感。”

    “更何况,”夏晴笑的暧昧,“我们之间发生过的事你还不知道吧。”

    贺子弈曾经在醉酒之后找过女人并且被下药,这个女人就是夏晴。

    “晴晴,你怎么会这样做。”白珂看起来很心痛。

    “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做,凭什么好处都是你的,被人换走的却是我,凭什么!”夏晴不想去计较,可是她实在受不来这种落差,她总是在想,如果当初被抱走的不是她,她是不是也会像白珂一样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还会有贺子弈这样完美的老公。

    尤其是当初去陪贺子弈那次,那是她第一次做那种事,她很害怕可是她需要钱,如果她是白家的大小姐,她根本不需要出卖她的身体。

    事后她不仅没有得到她想要的,还因为给贺子弈下药而被他下命令封杀,再也没有人找她拍封面。

    “你恨我?”白珂不敢置信的看着她,这段时间她对夏晴好到贺子弈都嫉妒的地步。

    “我恨你,我恨所有人,为什么要对我这样不公平!”

    原来夏晴并没有这样愤世恨俗,甚至在贺子弈离开房间的时候她还松了一口气。可是当她发现原来她本应该是个小公主的时候,她感受着身边的变化,阴暗的内心再也无法控制住。

    *

    “大伯母,我是子弈,”贺子弈给刘雨诗打了一个电话,“能麻烦您来这边一趟接夏晴回去吗?”

    刘雨诗听到贺子弈不寻常的语气便知道出事了,问道:“怎么了?”

    “夏晴不适合待在贺家了,她今天把珂珂给气哭了,她认为珂珂欠她的,她认为所有人都欠她的。”

    贺子弈并没有多说什么,但是仅从这两句话中刘雨诗便知道事情的严重程度。

    她当初就不应该让夏晴和白珂住,她应该把夏晴带在身边。

    刘雨诗理解她心理的转变,却仍然止不住失望,这种事情除了她自己看开,其他人都没有办法去帮助她。

    趁着贺子弈打电话的时间,白珂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宿主的三个愿望,第一个愿望嫁给贺子弈,这个即将实现;第二个愿望希望贺子煜爱上她,已经实现;第三个愿望找回亲生妹妹。

    最后一个愿望看似简单,可是宿主却希望妹妹能够快乐并且真心实意的接受她。

    当白珂意识到夏晴便是当初那个女人,并且了解夏晴的心理后知道她心中肯定有根刺,于是她故意刺激夏晴,想要让她在短时间内爆发,顺便帮她拔掉这根刺。

    后来夏晴回到白家没有多久便出国留学,走之前她找时间约了白珂,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对白珂道了歉。她回白家之后大伯母刘雨诗对她讲了很多事,原来白珂的豪门千金生活也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美好,一切都是她自己钻进了死胡同里。

    “姐姐对不起,我错了,我会出国努力学习变成一个更加优秀的人,也忘掉我内心的黑暗。”过去的事无法更改,那么她只能去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

    夏晴离开后器灵通知白珂,说第三个愿望完成了,那么剩下的便是和贺子弈的婚礼。

    半年后两人举办了世纪婚礼,生活的和谐又愉快。

    *

    “走吧。”白珂低头在贺子弈的唇上留下一吻之后对器灵说。

    “好的。”

    新的世界里她叫温宜,今年十七岁,是一名刚转学到南高的高二学生。

    “大家好,我叫温宜。”白珂站在讲台上,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明媚的笑容,阳光映在这张清纯白净的脸上,看起来无比美好令人怦然心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